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钓鱼系统 > 第二十九章:再次寻钓
    相比起刺身,煮出来的河豚肉还有鱼汤,尝起来又是另外的一番风味。

    一口鱼汤拌饭送入口中,感觉就是鲜,非常的鲜。

    那种鲜的让人回味无穷的触感,深深的折服了在场每一个食客,结果就是点好的一大桌子菜,到了最后还剩下许多没能吃完。

    反倒是那一大锅子泰国香米,被几人给吃的是一干二净。

    享用完一顿难忘的晚餐,大家三三两两的在酒店外散了散步,然后心满意足的回房间开始休息。

    一夜无话,直到隔天一清早,杨梓都还没起来呢,就被钱刚给吵醒了。

    这货原本就爱吃,最近被巧巧这个资深吃货带了一阵子,现在已经正式称得上是吃货大家庭中的一员了。

    他昨晚上尝过了杨梓做的河豚后,心里头就一直念念不忘。

    结果今天才五点多就爬了起来,准备早点去选个好位置,争取再钓个几条豚鱼上来解解馋。

    虽然时间非常的早,这里的天色其实已经大亮了。

    因为泰国比北京是要早一个时区的,一直用着北京时间的众人,自然要比当地人过的慢了那么一点。

    大家动作迅速的洗漱了一番,带了些简单的干粮当做早餐后,便来到了船只租赁的地方。

    今天在这里值班的,依旧是昨天的那位船夫,他对杨梓这群小费给的十分丰厚的旅客,态度还是极为热情的。

    大家简单的打过了招呼,将器材和钓具搬到船上后,便开始准备出发。

    在华欣这边,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服务类人员基本都有小费领取。

    这个量的话取决于客人的大方,比如遇到杨梓他们这样不差钱的,一天下来的打赏,可能比得上常人工作数天的薪酬。

    当然,这也和你的服务周全度和态度有关,所以杨梓他们在这边感受到的,都是那种十分细心周到的对待。

    这不,大家正准备出发呢,那名船夫看了几眼杨梓他们的装备,便用英语和巧巧说了几句什么。

    巧巧一翻译,原来是对方见他们没有带伞,而今天的天气预报显示,晚点是要下一场大雨的,这才好心的提醒了下他们。

    杨梓一听原来是这么回事,便让大家在船上稍等了一番,自己一溜小跑的回到房车,扛着以前专门买的那个遮阳棚,还有几把钓伞又赶了回去。

    一切收拾妥当,众人便顺顺利利的出发,朝着带有一丝晨雾的水域驶去。

    经过昨天的一番探索,杨梓他们对于附近的这一片水域,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知晓。

    所以今天他们就没再耽搁时间,直接让船夫带他们去了离得较远的地方。

    随着船只行驶了十多分钟,众人隔着远远的距离,便看到了远处的湄公河支流,班布里河的河面。

    这里由于已经接近入海口,所以水流平缓,地势也十分的开阔。

    “巧巧,你帮我去问一下船夫,看他知不知道,这片水域哪些地方曾经钓上来过暹罗鲤。”

    在周边逛了一圈后,杨梓便向船夫打探起消息来。

    这种宽阔的水面,想要迅速的找对钓点,询问他们这种当地人,是最为合适的办法。

    巧巧同船夫用英语交流了一番,然后很快得知了这边,曾经中过大鱼的两个地方。

    一个是班布里河入口处,还一个,则是距离河口三百多米外地浅滩边。

    不过后面这个钓点因为处在雨季,已经被水完全淹没了,所以只能给大家参考下位置。

    根据船夫所提供的信息,杨梓和邓岗两人商量了一番后,最终将钓点定在了,离班布里河大概两百来米的地方。

    这里处在上面所说的两个地点中间,是一个以前被淹没过,所以显得有些光秃秃的椭圆形土丘。

    在土丘的背面不远处,就是一群低矮的丘陵。

    两者之间隔着一小片水域,不过杨梓估计,这里的深度应该相当浅,不适合作钓。

    大家准备垂钓的水面,是面向着班布里河的这边。

    这片极为宽阔的水面深度足够,可以任由他们肆意发挥,而这种河流的交汇处,鱼儿的栖息数量也是很有保障。

    对于今天的钓点,杨梓几人明显比昨天满意的多。

    大家将装备和器材搬到岸上,谢过了船家后,便开始迅速的收拾起钓点和钓具来。

    这次的钓饵选择,杨梓几人稍微做出了些许调整。

    比如用来钓暹罗鲤的两支拖竿,他们换上了用酒水和商城饵料浸泡过的玉米。

    而钱刚那支钓荤饵的竿子,则用的是杨梓昨天从厨房打劫到的一块猪肝。

    这两种气味比较浓厚的鱼饵,相信可以让他们提升不少的中鱼率。

    迅速的将鱼竿准备好,挂好了饵料,接下来就是杨梓登场的时间了。

    这种笨重的鱼竿设计的时候就没考虑过抛投,所以没有点力气,是很难将鱼饵甩出去的。

    他拿起准备好的竿子靠在肩上,找准好方向后用力一抛,随着竿尖发出一阵啸叫后,钓组便远远的被抛到了预定的水面。

    这么依次将剩下来的两支拖竿架好,杨梓和钱刚邓岗三人,便各自拿了一支手竿开始收拾起来。

    有着昨天那条美味的河豚做先例,几人今天对于手竿的收获,反而要比拖钓竿来的更加期待一些。

    为了增加河豚上钩的机会,钱刚这货直接从河边摸了几个小螺蛳,敲碎后挂在鱼钩上就开始作钓了。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去查过食谱,知道河豚比较喜欢新鲜的活饵。

    至于杨梓和邓岗,倒是没有这么针对着去用饵,而是选了份商品饵和红虫搭配着作钓。

    要知道这边河里的鱼种众多,包括淡水鲈鱼和鳗鱼在内,都是营养丰富且味道极佳的鱼获。

    这些鱼在滋味上面也许无法和河豚相提并论,但选择范围多了,钓获的难度自然而然就降了下来。

    大家各自挂好饵料下好竿,然后专注的望着水中的鱼漂,开始等着自己心中所期望的鱼儿上钩。

    华欣这边的早晨,气温属于比较凉快的那种。

    加上还是阴雨天,一阵晨风吹过后,岸边的众人都不由得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杨梓,你这样能看清楚鱼漂吗?我这边风一吹着,怎么时时刻刻都感觉有鱼在咬钩啊?

    再这么盯下去,我要去配一副眼镜才行了。”

    望着在浪头中起伏不定的鱼漂,钱刚有点头疼的和杨梓谈了起来。

    他们今天选的这个钓位,鱼情好不好现在还不知道,但这弊端倒是发现了一个。

    那就是因为这里靠近班布里河,所以浪花比起昨天那里,要大了几乎一倍不止。

    这样的环境钓钓抛竿什么的,倒是没有什么影响,但用来钓手杆的话,这状况就有点不如人意了。

    “哈哈!这才刚开始起风呢,等到待会下雨了,你再说看不见漂吧。

    谁让咱们选位置的时候没注意,一门心思想着有大鱼钓就行,哪还能想到,为了吃鱼会钓手竿这茬啊?

    不过既然来都来了,就先凑合着钓一会吧,等下雨了看看情况再说。

    你把竿子拿上来,将漂调钝一点的话,视线应该会要好一些。”

    望着有逐渐变大势头的水浪,杨梓也是一脸无奈的回复了钱刚。

    他在下竿的时候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但人家渔夫已经回酒店去了,这时候再换地方显然有点太折腾。

    而且,他们的主要目的还是暹罗巨鲤等大鱼,手竿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口腹之欲罢了。

    如果待会下雨,实在没法再用用手竿作钓的话,大家就在遮阳雨棚里坐一会,守着拖钓竿看看有没有鱼情吧。

    心里面不停的计较着,杨梓竖在水面的鱼漂突,然间来了一个小黑漂。

    嘿!小口咱们瞧不着就算了,黑漂还能给你错过了?看到动静的他连忙伸手一提,一条不大的鲫鱼很快就被他给钩了上来。

    望着使劲蹦跶着的小鲫鱼,杨梓摇摇头将对方丢进了鱼护,然后继续下竿作钓。

    “杨子哥,你快过来看看,后边这块水面好像有东西。”

    百无聊赖的钓着小猫鱼,杨梓忽然听到巧巧在遮阳雨棚里喊自己。

    他扔下鱼竿跑过去一看,对方怀里抱着喵呼,正和张娇以及几名摄影师在以前观察着靠山那边的水面。

    “怎么了?看到了什么啊?”

    看了一眼带点浑黄的河水,没什么发现的杨梓有点奇怪的询问着。

    “好像有东西,但是没看清楚。

    你也知道的嘛,喵呼一般都很少叫唤,刚才却突然朝这边喵了一声。

    我一转头,就只见到一个水花,你说,该不会是那个吸血毯吧?”

    想起沙湾拿吉的那段经历,巧巧有点心有余悸的猜测着。

    她不说还会,这一开口,张娇和几名摄影师便齐刷刷的往后退了几步,很明显的对此物心有余悸。

    “哈哈!哪来那么多吸血毯啊,上回碰到那个已经是非常巧合了。

    喵呼肚子饿了的时候,见到自己喜欢的食物也是会出声的。

    看它现在这么平静,应该不会是什么危险动物了。

    你们要是觉得害怕,离岸边远点就是。”

    望着一脸惧怕的几人,杨梓轻笑着安抚了几句。

    喵呼的叫唤虽然代表预警,但有时候见到了爱吃的鱼获,也是会出声的。

    而且真要是什么危险生物,喵呼也不会像现在这样那么平静。

    杨梓和巧巧她们招呼了一声,然后回到了岸边开始继续作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