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钓鱼系统 > 第二十六章:美味还是剧毒?
    “杨梓,老邓,你们俩真打算用这玩意钓鱼吗?

    就那个暹罗鲤鱼是吃素的,好比咋们家里的草鱼,对方也不吃水果和菜叶子吧?

    要不,你们用这个作钓,我继续用鱼肉试试效果先?”

    望着杨梓手里,那袋准备用来当鱼饵的蔬菜叶子和水果,钱刚有点不敢苟同的问道。

    那暹罗巨鲤他见过图片,长这么大的鲤鱼专吃蔬菜不吃肉?这还真让他有点难以置信。

    “嘿嘿!你尽管尝试,反正我们也是从网上看的经验。

    不过这暹罗鲤,它还真就是吃素的,不是这么好欺负,也不会被人过度捕捞,落到如今成为濒危物种的地步。

    听说这边的政府都专门下了禁令,已经不允许再捕杀这种动物了。

    要不然,你以为我们跑这么远来到华欣,当真是因为这里比较漂亮啊?

    还不是因为这里的鱼,都是属于半人工饲养的。

    这片水域包括附近的班布里河,全都属于人工养育保护区,所以可以名正言顺的作钓。

    但即使这样,如果钓到的是那些濒危物种,也是坚决不允许出水的。

    只能在水里面让你拍拍照,然后就得给放了,不然这里的警察很快就会上门来找你麻烦。”

    见钱刚这么怀疑,杨梓给他稍微解释了一番,顺带还说明了下这里钓鱼的一些规定。

    不过他没要对方再去更换鱼饵,因为这片水域里,还是有不少大型的食肉鱼种的。如果能钓上来一条,那也是非常不错的收获了。

    接下来的时间,大家各自挂上饵料,把三支拖竿一一抛入远处的水面,然后开始收拾起自己的第二支鱼竿来。

    杨梓选择的依旧是自己比较喜欢的手竿,他觉得这样最能感受钓鱼的乐趣。

    钱刚则估计是因为南俄湖那次断了竿子,被大家给嘲笑的太惨,所以今天直接拿了支抛竿在旁边折腾着。

    至于邓岗,居然将杨梓以前的那根路亚竿给翻了出来。

    他熟练的收拾好钓组,选了个亮片挂上后,便开始走到一旁的水面找起了鱼。

    “邓老师,你还会玩路亚啊?

    嘿嘿!这根竿子我买了好几年,真正钓到鱼的,还是上次在水库碰巧遇到一群鲈鱼,这才算是开了个张。

    寻常时候出去,连毛都捞不上来一根,您这是想在这里试试效果吗?”

    见到邓岗熟练的摆弄着路亚竿,杨梓就想起了,自己以前玩路亚的那段有趣往事,不由得和邓岗聊了起来。

    “哈哈!我也只是稍微了解过,这种钓法比较考验经验和技术。

    在国内的话因为鱼儿比较少,所以一开始没有收获非常正常。

    现在不是见这里的鱼挺多的,这才拿来体验下新奇嘛。”

    通过这段时间接触下来,邓岗现在和杨梓几人,玩的是越来越熟稔了。

    此时见到杨梓问话,他一边挥舞着手中的鱼竿,一边哈哈笑着回复了对方。

    等到大家都下好了竿,这片水域的鱼情果然没让他们失望,杨梓才等了没一会儿,水中的鱼漂就有了动静。

    不过一开始的动作比较轻微,他也没急着抬竿。

    直到等来了一黑漂,这才握着鱼竿使劲一抖,然后一条黑黄相间的奇怪小鱼被他给拉上了岸。

    这条鱼大约有十多公分长短,看上去和黄骨鱼有点像,只是体型更加的修长,身上的花纹也多出了不少黑圈。

    望着这条像鲶鱼又像泥鳅的怪鱼,杨梓决定还是请教下专家,他朝边上的邓岗询问了下,经验丰富的对方很快就给了他答案。

    这是一条花斑鳅,属于泥鳅的分支,在国内的南方省份比较容易见到。

    听了邓岗的介绍,对这条鱼获没多大兴趣的杨梓摘下鱼钩,将对方往水里一扔后,继续下起了竿子作钓。

    由于几人今天的饵料用的特别杂,素的,荤的,假饵都有,这样的安排导致众人开始上鱼后,钓到了许多他们从来没见过的鱼种。

    那些各种分支的鲶鱼,鲤鱼,鳅类等等,让人看的是新奇又觉得有趣。

    大家就好像打开了一盒未知的巧克力糖,永远也猜不到下一条鱼的种类。

    这不,眼看着水里的鱼漂又被拖了下去,杨梓连忙开始提竿刺鱼。

    感受着水中传来的力度,这次的鱼儿体型好像还不小,他在岸边溜了接近七八分钟,对方才不情不愿的浮上水面。

    结果看着那个慢慢涨成气球一样的怪鱼,杨梓先是怔了一下,然后惊喜的呼喊起众人来。

    “哇!河豚!大家快来看啊,我钓到了一条河豚。

    哈哈!快看这个头,好大啊!咱们今天晚上可是有口福了啊。”

    看着水中那只因为吃痛,这会正“嘟嘟”着不停吸气长大的怪鱼,杨梓不禁是开心的乐呵了起来。

    素有鱼中之王称号的河豚,那味道可不是一般的鲜美,此时居然被他给钓了上来,这运气还真是没谁了。

    “那么高兴干什么?这鱼有毒的,不能吃。

    听说日本为吃河豚每年都要死掉不少人,没有专业的厨师处理,我可不敢乱吃。”

    一旁的钱刚见到河豚倒是饶有兴趣的看了几眼,不过他很快就朝杨梓泼起了凉水,河豚的剧毒名声一直在外,哪里是那么容易吃的。

    “是啊!杨梓,你可别乱来啊,这个东西可不是开玩笑的。

    稍有不注意,那可是要出人命的事。”

    邓岗见钱刚那么一说,也是十分赞同的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哈哈!钱刚你忘了我以前是做什么的了啊?

    当年在酒店里面做事的时候,我可是和一名大师专门学过河豚的处理方式的。

    虽然刀法不一定有对方那么好,但怎么将那些有毒的地方给去除掉,还是十分有把握的。

    你们要是不相信,晚上我先吃给你们看。

    嘿嘿!这么美味的东西,你们要是因为不敢吃而错过了,到时候可别后悔哦。”

    眼见钱刚他们都怕成这样,杨梓十分得意的说出了一门,自己以前在酒店学到的手艺。

    不过他这番话好像并没有起到太多作用,边上的几人见他仍然打算要吃的这条河豚,纷纷开始劝说了起来。

    倒也不是钱刚几人胆小,这主要是因为他们对于这种鱼的不了解。

    在新闻上听到了许多负面消息后,这才对此畏之若虎。

    不过杨梓不同,他十分清楚河豚身上的有毒部位,也知道去除的方法,所以才有那个底气去将其当做美味对待。

    眼见自己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杨梓便不再和钱刚他们多说。

    而是将河豚溜翻后,用抄网稳稳的抄上岸边摘了钩,欢天喜地的放进了鱼护内。

    “杨子哥,我相信你!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吃好了。

    不过,这河豚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吃吗?

    而且,我记得这种鱼好像是海里的吧,怎么淡水里也会有呢?”

    听杨梓将河豚肉说的那么好吃,一旁的小吃货巧巧终于是忍不住了。

    源于对杨梓的那份信任,她很是爽快的表示自己愿意同对方一起尝试,顺便还将自己的几个疑问给说了出来。

    “还是我家巧巧好,这么愿意相信我。

    至于河豚的味道,晚上你就准备大饱口福吧!

    哈哈!我都已经好久没吃过这玩意了,不过那味道现在都还难以忘怀。

    至于出现在这里,是因为这种鱼每年都有一段时间,会在靠近沿海的江河流域进行繁殖。

    这里刚好是班布里河的入海口附近,所以钓到河豚也没什么奇怪的了。”

    看着一脸垂涎欲滴的巧巧,虽然知道人家八成是眼馋河豚的味道才会那么说的,但杨梓还是有点小感动。

    他冲对方稍微解释了一番,得到他许诺的美餐后,巧巧便抱着喵呼又远远的回到了摄制组那边。

    不知道是不是受上次那只吸血毯的影响,这几天巧巧,李妍,还有张娇几个女孩子,基本都不太敢接近水面。

    哪怕离开沙湾拿吉这么远了,心里面还是有着一股阴影。

    感叹了一番吸血毯的杀伤力,杨梓开心的看了一眼鱼护之中的河豚后,又继续开始作钓起来。

    难得碰到如此之好的鱼情,作钓的杨梓几人都是进入了一种浑然忘我的状态。

    可惜的是虽然鱼获十分不错,但大家抛下去的三支拖钓竿,却一直没有什么动静。

    这么一直等到了中午时分,饿了半天的大伙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酒店吃过午饭后,下午再出来继续作钓。

    而巧巧则开始打电话,联系上午送他们过来的船夫,要对方再来接自己几人回去。

    “杨子哥你们别收了,刚才船夫那边问我们要不要直接送餐过来。

    我看大家这么跑来跑去也挺麻烦的,还是就在这里吃顿午饭好了。

    嘻嘻!这里的服务还真周到,为顾客考虑的这么详细。”

    大家这边正收着,巧巧在拨通电话说了几句后,忽然跑过来让杨梓他们停下了手中的收拾工作。

    原来,酒店那边得知他们一行人正在这里垂钓,便要船夫转达了一下,看大家需不需要这里的送餐服务。

    正好懒得收拾东西的几人自然是欣喜的同意了,这种周到的服务还获得了众人的一致认可。

    大家委托巧巧点好了菜品,又将才收到一半的渔具拿出来准备了下,便开始继续作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