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钓鱼系统 > 第二十四章:吸血毯!
    隔天早上,迎着清晨的朝晖,杨梓一行人整装待发后,开始驱车沿着湄公河沿岸走了一圈。

    他们在离沙湾拿吉城区数里外的河湾,找到了一个比较理想的钓点。

    此处是一个山峦起伏的地形,湄公河水沿着这里的几座山峰绕了个湾,使得这片水域开阔而平缓,水深也十分的足够。

    杨梓他们查看了一番地形后推断,这里应该栖息有不少的鱼类,至于有没有他们想要捕获的黄貂鱼,那就只能碰碰运气了。

    在河边的不远处停好车,大家带着各自的钓具和器材走到河岸,然后挑好地方开始做起了准备工作。

    这次作钓,杨梓他们没有用窝料,因为这里的水面虽然平静,但水底其实是有着不少暗流的。

    窝子打下去很快就会被冲走,所以发挥不了什么左右。

    他们利用黄貂鱼喜食小鱼小虾的特点,在钩子上挂了一串市场上买的鲜鱼,然后将三支拖竿依次抛入了水中。

    接下来的闲暇时间,几人便收拾了几支手竿,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河岸边钓起了小鱼来。

    由于心里一直想着婚礼的事,杨梓今天钓鱼的时候显得很是心不在焉。

    一旁的钱刚见他要么是跑鱼拉空竿,要么干脆连鱼饵没了也不换,脸上还不时露出来一丝幸福(猪哥)的迷之微笑,便饶有兴趣的猜测起了对方的心事。

    “杨梓,你这是怎么了啊?跟得了梦游症一样的?

    你给我说实话,是不是你和巧巧,两人的好事将近啊?。”

    看着钱刚挤眉弄眼的凑过来,然后冲自己悄声的打探起了消息,杨梓两眼朝天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可奉告。

    只是将水中由于没有饵料,而静止了半天的钓组给拉了上来,换好鱼饵后专心开始作钓起来。

    他这一幅默不作声的样子,却让钱刚对这个话题更加感兴趣了起来。

    “嘿嘿!这么拒不承认,一定有问题。

    你们昨晚上回到酒店后就变得开始不正常起来,一个个都是魂不守舍的,偏偏又不像在闹别扭。

    看样子,我得早点给你们准备个大红包了。”

    听完钱刚的一番分析,杨梓非常无语的看了对方一眼,你这么能猜,怎么没去当福尔摩斯啊?还一直盯着我这点小事不放。

    两人这么一番闲谈着,手中的钓竿也没有空下来。

    虽然三根拖竿这会还没什么动静,但手竿这边,已经是渐渐的开始有了鱼情。

    那一条条的鱼儿不是很大,但大家还是十分享受的体验着这个过程。

    就这么钓了几个小时,大鱼虽然还是没有收获,但小鱼已经是够他们好好吃上一顿了。

    这会时间也渐渐的接近了中午,杨梓他们开始琢磨着是不是先回去吃完午饭,然后再来继续作钓。

    大伙正在岸边这么谈论着,却见河的上游段,此时漂了一艘很小的渔船下来。

    这是一艘竹筏拼起来的简单渔船,虽然带有动力,但却没有发动,而是缓缓的浮在水面上飘荡着。

    船的主人,是一名四五十岁左右的精瘦男子,他正收拾着手中的渔网,不时的往水中抛去。

    为了防止河中的钓组被对方给网住,杨梓几人在他离得老远的时候,便开始不停的呼喊着打起了手势。

    对方很明显听不懂他们的话,哪怕巧巧的几句英语也是一样。

    不过他看了一眼岸边竖着的几支鱼竿后,还是很快就明白过来了几人的意思。

    所以这次将渔网收起后没再去收拾,而是放在一旁从兜里掏出了半包烟,然后坐在筏子上面点着,看样子打算趁这点空闲时间稍微休息一下。

    眼见对方已经看懂了自己的意思,杨梓几人也是松了一口气,笑呵呵的冲对方拱了拱手,以此表示自己的谢意。

    “杨梓!杨梓!你快看那里,那边水面上飘着的是什么啊?

    我看着怎么好像是咱们,这次想要钓到的黄貂鱼啊?”

    忽然间,坐在自己钓位上的钱刚,好似在前方的水面发现了什么东西,指着离那艘渔船不远的地方,大声的招呼起杨梓来。

    杨梓朝着他指过去的那片水面一瞧,嘿!那里还真有东西。

    只见起伏不定的水面之上,此时正漂浮着一个一米多见方的淡黄色生物。

    它的边缘部分由于淹没在水中,所以也看不到实际大小,不过从颜色和形状看起来,还真和黄貂鱼有那么点相像。

    十分扁平的身体,湿漉漉的表皮上面,还长了许多颜色深浅不一的斑点,和他们在网上看到的黄貂鱼背部,起码有七八分相似。

    “还真是啊!不过黄貂鱼不是底层鱼类吗?怎么跑水面上来了?

    而且,这个东西的身体,好像形状有点怪异。

    怎么说呢,就好像没有骨头似的,浑身都软的跟个八爪鱼一样。”

    邓岗就坐在中间,所以很快就找到了钱刚所说的那个生物,他仔细瞅了几眼后,忽然又有点怀疑了起来。

    “是有点不一样,黄貂鱼的身上有隆起,顶部还会有两个窟窿。

    这个生物扁扁平平的,而且还能随着水浪起伏,反倒像条毛毯似的,应该不是黄貂鱼吧。”

    杨梓此时也看到了,隔着四五十米的距离,他的视力能很清晰的看到那个生物的细节。

    不过这个奇怪的东西,和他所认知的任何生物都不相同,这么一眼望过去,给他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三人这边正在商量着那个未知生物的种类,却发现对方距离那艘渔船越来越近,杨梓见状连忙招呼起坐在船上的那名渔夫起来。

    因为对方可能是贪图凉快,此时的脚正伸在河水里边荡着。

    可要是那个未知生物真的是黄貂鱼,那可是很容易受伤的啊。

    要知道黄貂鱼这种动物,是拥有一种致命武器的,那就是它的尾巴。

    它尾巴上面的尖刺,能轻易的划破和穿透人类的身体,而且带有一种可怕的毒素。

    如果不小心被扎到,一时的剧痛还是其次,拖得久了,甚至会有危及生命的可能。

    这个在网络上已经是有过先例的,所以杨梓几人看着越来越接近渔船的不明生物,不禁开始替那名船夫暗暗着急起来。

    对方见岸上的几名陌生人,不停指着自己这边大声喊着,一开始还以为是怕自己影响到鱼竿。

    他连忙挥手朝杨梓他们做着比划,可渐渐的,他也发现了不对劲。

    那些人的神情,已经变得越来越激动,双手还不停的往下做着示意,好像是要他注意这边的水底。

    水底?水底有什么?他好奇的探着脑袋往下打量着。

    只听“哗啦”一声水响,一个黄色的身影迅速的靠近,然后好似一条蟒蛇一般,破开水面缠住了船夫的脚裸。

    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瞬间就被脚上的生物给拉入了水中。

    一旁的杨梓他们看的是清清楚楚,那名船夫,就是被他们前面所看到的那个生物给拖走的。

    而且就在几人一愣神的功夫,对方已经落入水面不见了踪影。

    “噗通!”

    看到这个场面,杨梓的第一个反应是快点救人,所以他想都没想的就跳进了水里,然后迅速的朝着那片水面游去。

    “杨子哥,你小心点啊!别被那条黄貂鱼的尾巴给扎到了。”

    巧巧一见杨梓又开始以身犯险,连忙大声的提醒着对方,生怕他发生什么差错。

    “巧巧,别喊了,刚才那东西不是黄貂鱼。

    具体是什么不清楚,但这种生物好像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一旁的邓岗神色有点凝重,他在水边待了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见过,或者听过这种生物。

    刚才对方露面的瞬间,他清楚的看到了那个生物翻过来后,肚皮上面那一个个奇形怪状的吸盘。

    “对啊,刚才那玩意翻过来的时候,我看到它肚皮上好像长了好多张嘴,密密麻麻的怪渗磕人的。

    这玩意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

    钱刚也发现了一些异状,他认同了下邓岗的意见,然后几人一起看着杨梓潜入水面,不禁暗自开始替他着急了起来。

    湄公河在这一段的水面,只要不是发洪水的季节,水底的能见度还算是比较好的。

    杨梓在水里找了一小会,很快就在前方三米多处的水中,看到了一个十分奇怪的身影。

    他一个猛子扑过去,眼前的一幕顿时让他有点毛骨悚然了起来。

    只见前面落水的那名船夫,此时已经被那个未知生物给整个包裹了起来。

    对方在水面看着才一米多见方的身体,在水下伸展开来后,居然有两米多长。

    此时它已经将那名船夫给紧紧的缠绕着,要不是这个奇怪的缠绕体不时的还晃动一下,杨梓还真不好判断船夫的生死。

    见到情况紧急,杨梓也是没顾那么多。他双手一划,整个人很快就靠了过去。

    望着近在咫尺的怪异生物和船夫,杨梓真有点无从下手的感觉,只能硬着头皮用手抓住生物的一个边缘,然后迅速的朝着水面游去。

    一接触到对方的身体,杨梓只感到一股滑腻腻的触感传来,让他很是用不上力气。

    而且,在生物边缘的内部,好像还有着什么东西在啃咬着自己的手指,只是因为他的防御太高,所以直接给免疫掉了。

    既然无法伤害到自己,杨梓的心里就是一松,他双脚奋力的一使劲,整个人便带着手中的生物迅速朝水面浮去。

    他刚才的位置并不是很深,这一番游动后,两三秒钟就浮到了水面之上。

    看了看手中十分渗人的怪异生物,杨梓想了一会便迅速的朝着离他只有十来米的竹筏游过去。

    此时从船夫落入水中才过去不到一分钟,所以他并没有失去意识。感觉到外面有人在救自己后,对方开始不停的在里面嘟哝着什么。

    问题是他们话语又不相同,杨梓只能爱莫能助的游到竹筏边上,然后将这么个大疙瘩扔上去后,自己也跟着跳上了船。

    直到这时,这个十分怪异的生物都没有任何的动弹,它也没管自己已经完全暴露在阳光之下,而是继续死死的缠绕着船夫,好像一点也没有松开的想法。

    杨梓看着这依旧一动不动的东西想了想,然后就伸手想去将对方给掰开来。

    可他刚刚才一动手,里面就传来船夫一声惨痛的呼声,好像这个生物已经完全依附在他的身上,掰开来的话就跟撕他肉一样的。

    无奈的杨梓见这个方法行不通,又害怕拖得久了导致船夫窒息,只能从腰间掏出一把十多公分长的锋利匕首,在这个生物上面小心翼翼的割了起来。

    这把刀是他在琅勃拉邦的时候买的,当时见了后很喜欢,然后想起自己牂牁江吃亏的那一回,所以随手就买了下来,没想到现在还真派上了用场。

    匕首锋利的刀刃很轻易的就划破了这只生物的皮肤,由于担心伤到里面的船夫,杨梓并没有割的太深。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随着一股脓血喷涌而出,他在划了不到两刀后,这个奇怪生物便被他给穿透。

    对方整个身体的厚度,居然还没到五公分,只是里面的血液量倒是十分惊人。

    杨梓这一划,那鲜血就跟割爆浆果似的,一下就喷的四处都是。

    他这么一划,一直没有动弹的生物终于是有了反应。

    它感到身上传来的疼痛之后,浑身剧烈的颤抖了几下,然后慢慢松开了包裹着的船夫,在杨梓楞神的瞬间飞速的滑入水中,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危险源走了,杨梓却依旧恍若未觉,他望着面前遍体鳞伤的船夫,只感到一种战栗感瞬间占据了自己的思维。

    只见此时得救的船夫,脸上血色全无,身上也没有了一块好肉,各种大大小小的伤口遍布他的全身。

    而且极为诡异的是,在他所有的伤口上面,全部都没有血迹,白渗渗的皮肉裸露在表面,一眼看去给人一种惊悚异常的感觉。

    好像感觉到自己已经得救,船夫浑身抖个不停的睁开了眼,他惊慌失措的左右望了一下后,嘴里反复的念叨着一个单词。

    “#@%~*?”

    无奈杨梓听了半天也没弄清楚,只能跑到船尾发动马达,然后朝着岸边驶去。

    他一边招呼巧巧她们叫了警察和救护车,一边也默默的对这名船夫施展了两次装备技能,终于是将对方从那几近弥留之际的状态给救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