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钓鱼系统 > 第二十章:夜钓进行时
    可能因为钱刚的那一番闹腾,动静实在有点过大,接下来的大半天里头,大家的鱼情都变得差劲了起来。

    不说拖钓竿没什么动静,就连上午表现还不错的手竿,这会都有点歇火的意思。

    原本,杨梓还打算换到堤坝那边尝试一下的,可是刚刚跑了大鱼的钱刚却不愿意。

    看样子,他心中对于刚才跑掉的那条大鱼,还是抱有着一些想法。

    就这么一直持续到天色渐黑,杨梓他们才不得不遗憾的收了钓具,然后返回酒店准备进行晚餐。

    他们今天可是中饭都没回来吃,在船上随便吃了点零食应付了大半天,此时一个个饿的,眼睛都快要放绿光了。

    再次来到昨晚的那个小餐厅,大家吃饱喝足后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在不停谈论着今天跑掉的那条巨物。

    “杨梓,你说白天那条鱼,它会不会就是这边传说的那种湄公巨鲶啊?

    那么大的力气,这比我们在海上钓的那些大鱼,感觉都还要来的唬人一点。”

    灌了口啤酒,钱刚仍旧有点遗憾的,和杨梓谈论起了那条大鱼的事。

    “这个不好说,对方又没露面,怎么好去猜测品种啊。

    不过嘛,从当时的情况,和你所形容的力道来说,这条鱼最少也得有一两百斤了。

    能长到这么大的鱼,这片水域也就那么几种,所以其实范围也不是很大。

    怎么了?你还在那不甘心啊?”

    杨梓简单的做了个分析,顺便轻笑着调侃起了钱刚。

    对方今天的遭遇,实在是有点太搞笑了。

    从一开始的胖头鱼折了鱼竿,到后面的翘嘴,黑鱼,再就是最后那条神秘的巨物。

    这一轮鱼儿钓下来,那心情估计比坐过山车还要来的刺激。

    “废话!换你来试试?

    这么大的鱼,连个面的没露就跑了,谁遇到了能甘心啊?”

    钱刚翻了个白眼,冲着杨梓很是鄙视了一番。

    “既然这么不甘心,要不咱们晚上再去试试?

    不过今天不能钓的太晚了,明天我们还要赶路呢。

    怎么样?不嫌折腾的话,咱们现在就走。

    钓到十二点再回来,对于行程还是没什么影响的。”

    看着钱刚那一脸的不爽,杨梓琢磨了下时间,然后充满诱惑的对他道。

    “嘿!就等着你这句话了!

    走走走!咱们钓鱼人还怕个什么折腾啊?

    今晚上就是钓个通宵,明天我也还是那么的精神抖擞。”

    听杨梓这么一说,钱刚立马就来了精神。

    他一边催促着还在喝茶的大伙,一边掏出钱包便跑到一旁开始买单。

    这是他自己前面的承诺,虽然那条黑鱼八成是被后面那条大鱼给吞了,但终究还是没钓上来不是。

    大伙回到酒店后提着钓具坐上杨梓的房车,然后一路朝着钓点附近的那个小镇驶去。

    由于白天折腾了一天,巧巧几个女孩子可没有他们几个这么好的精神,所以都是窝在酒店里边休息。

    不过为了保持拍摄工作,张娇还是喊了个摄像师跟着他们一起过来,免得错过了什么精彩鱼获。

    晚间的南俄湖边,气温十分的凉爽怡人,唯一恼人的,就是那些不停飞舞着的蚊子了。

    杨梓他们在不宽的小路上饶了几圈,终于是赶到了他们这两天,远远见到过的河道口边上。

    这次是在岸边作钓,所以大家找了片比较宽阔的地形,然后开始收拾钓具准备下竿。

    一切收拾妥当,为了尽可能的将鱼饵投远,晚上的三支鱼竿都是由杨梓来抛出去的。

    他那股怪力加上结实的竿身,用力一甩就将重达两斤多的钓组抛向了湖面,然后远远的飞了一百多米才落下。

    他把竿子在离岸十来米的地方一一固定好,几人便坐在一旁开始聊着天,静静期待着鱼儿咬钩的时刻。

    别看钓鱼人上鱼的时候感觉很爽,那都是建立在漫长等待上面的。

    一开始的的时候,几人还能有说有笑的聊天。但讲完了一些比较感兴趣的话题,便一个个的全都沉默了下来。

    “叮铃铃!”

    忽然间,架在中间的鱼竿传来一声铃铛的轻响,坐在地上的几人几乎是在瞬间便立刻起身,迅速的冲向了鱼竿。

    可惜的是这声铃响过后,鱼竿又立马恢复了平静。

    让兴冲冲扑过去的杨梓他们,在等了一会仍旧没有动静后,又一脸郁闷的走到一旁坐了下来。

    这次的铃响好像是个讯号,接下来的时间里,三支鱼竿便好似奏乐一边,一个个轮流的响个不停起来。

    问题是,这都不是那种中鱼的响法,而是一下一下的,间隔的时间都比较长。

    “老邓,你说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在作弄咱们啊?

    它大爷的,最好不要被我逮到,要不然我一定将它给红烧了。”

    不信邪的钱刚在又一声铃响过后,终于是按捺不住的将那支鱼竿拔出来,然后开始收起了鱼线。

    发现竿尖没有传来任何的挣扎力道,他不禁郁闷的和邓岗询问起来情况。

    “呵呵!还能是什么,八成就是我们昨天钓的那些财鱼了。

    不过这次的钩子太大,他们咬不进去,所以就只能拖着鱼饵不停撕咬了。

    刚才那些铃声,估计全部都是这些玩意弄出来的。

    不信的话,你待会看看这支鱼竿的饵料,肯定都被它们咬掉许多了。”

    邓岗在一旁摆弄着烟卷,一边同钱刚解释了下水中的情况。

    此时时间已经接近晚上十点,正是这些鱼种活跃的时间,出来骚扰一下他们鱼竿什么的,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

    果然,随着钱刚将钓组拖出水面,上面挂着的仔鸡这会已被啃掉了一小半。

    不少地方还显露出一些骸骨,显得很是难看可怖。

    郁闷的钱刚将鱼饵摘下来,又重新挂了只上去,然后让杨梓继续抛回了水面。

    就这么被这些财鱼,给折腾到晚上十一点多,杨梓几人纷纷是没有了来之前的那种兴奋。

    一个个时不时的看一下手机,望着不断减少的时间暗暗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