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钓鱼系统 > 第十九章:峰回路转的遗憾
    这条巨魾长度大概在一米左右,重量的话不好说,从那巨大的肚子来看,五六十斤应该是个比较保守的数字。

    等到钱刚将鱼溜翻,杨梓他们用抄网将其拉到了船舷边,然后用尺子丈量了一下对方的体型后,直接又将它放回了水中。

    虽然不是目标鱼,但能钓到条这么巨大的鱼获,还是让几人的心情不可抑制的激动了起来。

    起码,他们已经见识到了这边的鱼情,所以对于接下来的目标鱼,大家心里都是充满了信心。

    对于巨魾的意外出现,杨梓还要巧巧帮他问了下泼塔,关于这个鱼种在这边的消息。

    结果对方告诉他,巨魾在他们这里,还有印度那边的数量都很是不少。

    不过,他们一般都是将巨魾直接喊做鲶鱼,这里的许多渔民都曾有捕获到过,只是现在的数量比以前少了许多。

    杨梓听了便也没再细问,而是让对方将船继续分开,然后三人又开始了下一轮的作钓。

    遗憾的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众人一直钓到了傍晚时分,水中的钓组也没有再传回来任何动静。

    眼见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大家开始收拾好东西,返航回到了他们镇上的酒店。

    在狭小的木船上晒了小半天,巧巧她们几个女孩子都觉得受不了,一个个迫不及待的跑到房间里面开始洗漱。

    剩下杨梓他们几个大老爷们则没那么在乎,就在外边的露天小摊点了些小吃和酒水,一边聊天一边等着几位女士下来,准备待会再去外面进行晚餐。

    “老邓,今天溜鱼溜得过瘾了吧?

    哈哈!不是我崇洋媚外,这外国的鱼情,还真不是我们家那边能比的。

    不说那条巨魾,就是前边那些财鱼,都够让人钓的是乐趣十足了。”

    喝了口啤酒润润喉,钱刚一脸兴奋的和邓岗说起了下午的收获。

    他和邓岗聊的熟稔了,也不再想之前那么客套,直接就一个老邓的称呼喊了出来。

    “哪能不开心啊,在咱们那边,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这么大的鱼了。

    看来这次跟着你们出来,还真是一个不错的决定。

    哈哈!我将下午拍的那些照片发到论坛和朋友圈,海大一票的人都在那羡慕呢。

    特别是那是毒瘾深的,这会已经在召集人马,准备自己组织一次老挝之旅了。”

    对于钱刚的称呼丝毫没有在意,一脸高兴的邓岗,今天可算是打开了自己的话闸子,兴致勃勃的说起了他朋友圈里的一些事。

    他的粉丝也许没有杨梓他们直播间那么多,但要说到钓友,那双方就不是一个级别和数量的了。

    那些在家饥渴难耐了许久的老钓客,被邓岗今天这一顿毒给放的,不管是朋友圈,还是论坛里面,几乎是分分钟就开了锅。

    那些膜拜的,羡慕的,请教的各自留言和评论,让邓岗这会爽的是好似大伏天里头喝冰水,那就叫一个痛快。

    这人心情一好,这谈资便就开始多了起来。

    兴致来了的杨梓他们几个,在等到巧巧几人也下来后,就在附近找了个餐厅点完菜,便一边喝酒一边开始胡吹海侃了起来。

    原本杨梓在晚上,是还安排了一次作钓计划的,结果被几人这么一吹,便全都忘到了爪哇国。

    这顿饭一直吃到快半夜,大伙这才开始意犹未尽的回到住处,然后洗漱休息。

    吸取了前天的教训,杨梓几人隔天将装备重新调整了一下。

    除了那支拖钓竿,和那支抛竿,几人都还各自拿了一支手竿备用。

    至于作钓地点,几人商议了一番后,最终决定先去昨天的那里继续试探一下情况。

    如果过了半天没有动静的话,他们再去东边的堤坝那边试试运气。

    一路赶到了昨天的钓点,杨梓让泼塔往那个小镇的河道处开过去了一点。

    因为这边靠近人类的生活区域,喜欢夜晚去浅滩觅食的巨鲶,白天在这附近休息的可能性更大。

    他在这里试了试水深,发现深度合适后,几人便按照昨天那样打好窝料开始下竿。

    待到他们完全准备妥当,头顶的太阳光线也开始变得刺眼了起来。

    这不是杨梓几人起的晚,而是他们人员比较多,稍微那么耽搁一下后,这速度便慢了许多下来。

    望着已经架好在船尾竿座上的鱼竿,众人又进入了比较漫长的等待期。

    不过今天,有所准备的他们便没有那么乏味了。

    几人一个个往水面上,撒了不少渗过水的油糠引鱼,一边拿起边上的手竿迅速的准备起来。

    这里的水面,除了杨梓他们所熟悉的白条和翘嘴,还有着不少体型较为庞大的鲢鱼。

    几人打算碰碰运气,看能不能给晚餐加一顿鱼头火锅。

    这里的的鱼儿警觉性大多不高,几人这么多窝料打下去后,很快就吸引了许多的表层鱼类来此觅食。

    杨梓将鱼竿往水里一抛,鱼漂都还没立起来呢,立刻就感到竿尖传回来的震动。

    他连忙伸手一提,只见一条不到一两的小翘嘴,被他直接给提溜着出了水面。

    这么快就有了口,杨梓自然是十分高兴的开始继续下竿,可接下来的鱼情,却好的有点超乎了他们意料。

    也许是几人前面的窝料打的太多了吧,这附近很快的就聚集了许多的上层鱼类。

    由于其中一些小鱼的存在,水中甚至还不时的闪过几个的黑影。

    那是几条体型比较庞大的财鱼,它们眼见这边聚集了这么多食物,便闻讯而来开始了狩猎。

    这些大小掺杂不齐的鱼群,让杨梓他们的作钓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就拿钱刚来说吧,他一开始用手竿,钓了几条小鱼后,直接中了一条大头鱼。

    这原本是好事,因为对方本来就是他们的作钓目标。

    只是这些大头鱼的体型,好像有点超乎了几人的预料。

    钱刚还没来得及反应,只听“唰”的一道啸声想过,手竿的尖端那段便瞬间不翼而飞。

    “哈哈!钱刚你不做空军司令,改成拆迁大队了啊?”

    一见钱刚竿子给折了,一旁的杨梓可不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他哈哈大笑着,不遗余地的打趣起了对方。

    “放屁!你是不知道刚才那条鱼有多大。

    奶奶个熊的,这鱼最少得有十五斤以上,折根竿子很正常好吧!

    杨梓你少得意,老子还就不信了,待会你就看我是怎么用抛竿复仇的吧!”

    一脸懊悔的钱刚被杨梓这么一打趣,立马就开始反驳了起来。

    他将身边余下的抛竿拿起,并迅速的收拾着,打算好好报这一断之仇。

    “嘻嘻!胖子大叔,你小心点,别把抛竿也给折咯!”

    一旁的巧巧见到钱刚出糗,居然又煽风点火的打击起了对方,让钱刚气冲冲的翻了个白眼,然后闷不做声的转过身收拾起了钓具。

    很快的,钱刚将手里的抛竿挂好了饵料,然后抛入了船下的水面。

    他嘴里碎碎的念叨着什么,眼睛却一眨不眨的望向竿尖,专注的期待着自己报仇的契机。

    这一杆子下去,倒是没多久就有了反应。

    可当他一提鱼竿,却感到钩子估计是中了一尾小鱼,一点挣扎的力度都没有。

    无语的钱刚慢慢的收了点鱼线,果然,一条不大的翘嘴,正挂在那组鱼钩上面不停挣扎着,让他很是郁闷了一番。

    人生的大起大落,有时候会来的非常突然。

    正当钱刚心情低落的打算将鱼拉上来,只见水中一个庞大的黑影闪过。

    它直楞楞的冲向挂在鱼钩上的翘嘴,然后张开利嘴一口咬住对方,便朝着深水出迅速游去。

    “哈哈!我中鱼了,我中大鱼了!

    杨梓你们看着啊,今天这条财鱼没有十斤,宵夜我请你们吃大餐。”

    感受着竿尖传来的巨力,钱刚这会总算是扬眉吐气了。

    他一脸嘚瑟的冲杨梓他们炫耀了一番,然后专心的处理起了水中的大鱼。

    为了保证不再断线,这次他将卸力开关稍微调松了一点,打算任由对方游到没劲了再去收拾它。

    就连一旁的拖竿,也让身后的李妍交给船夫,叫对方帮他给收了起来。

    “滋滋!滋滋滋!”

    由于卸力调的较松,水中这条财鱼带着线组,很轻松的就要出去了几十米的鱼线。

    直到它游了好大一会,这要线的速度才渐渐停了下来。

    一见水中的鱼儿开始力竭,钱刚连忙抓住机会,使劲提着鱼竿准备收线。

    可他才拉了没几下,忽然就感到鱼竿居然拉不动了。

    “糟了!”

    钱刚忽然想到,这里的水底以前可是山坳的。

    下面那么多的树木,自己居然蠢到让对方那么轻松的窜到了底下,这下八成是挂底了啊!

    一想到这个茬子,钱刚刚才还兴高采烈的心情,瞬间跌落到了谷底。

    “钱刚,怎么了啊?怎么不收线了?你该不会是挂底了吧?”

    一旁的杨梓一见这边忽然安静了下来,连忙开始询问起了情况。

    看着默默不语的钱刚,杨梓忽然明白了什么。

    “哈哈哈!你还真挂底了?叫你刚才跟我嘚瑟,这些傻眼了吧?。

    这底下面到处都是木头,你就那么让对方乱窜,不挂底挂谁啊?挂你吗?

    哈哈!不行了,这笑的我竿子都拿不动了。”

    忽然的一阵爆笑,杨梓被钱刚这一番操作给乐的,干脆已经是捂着肚子直不起腰了。

    就连一旁的邓岗和巧巧他们,这会也是笑个不停,对钱刚一点也没有同情的想法,谁叫他刚才还嘚瑟来着。

    被众人一阵打趣,钱刚郁闷的拉着鱼竿,上下左右的摇晃了一下,想试试能不能挣脱出来。

    可是这一摇,却突然摇出了事。

    钱刚感到,到自己刚才的动作,好像是触怒到了水底的什么超级巨物。

    对方现在已经开始缓慢的移动了起来,刚好他刚才为了绷线,已经将刹车给锁死。

    此时一股不可阻挡的巨力,居然带着他们乘坐的这条小船,开始缓缓的朝着前面移动了起来。

    “杨梓!杨梓!这情况有点不对,我这边好像是钓到什么了不得的巨物了。

    怎么办?快帮我想想办法!”

    感受着随时可能断裂的鱼线,所带过来的那股强大拉扯力,钱刚有点兴奋又有点慌张的,开始向杨梓他们求助了起来。

    一旁还在弯腰笑个不停的杨梓一看,好家伙!钱刚他们的船这会正以不慢的速度,朝着南俄湖的中间驶去。

    这种特技钱刚可没法做到,看样子还真是钓到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了。

    他连忙招呼邓岗开始收竿,然后让泼塔启动渔船跟上,一边也给钱刚当起了指挥。

    “钱刚,你先别急,将卸力稍微送一点点,能带动船走又不出线就行。

    这玩意你这根竿子想拉上来,我估计会很悬。

    只能这么慢慢的溜到对方没有力气了,才有那么一丝希望将它拉上来。”

    分析了一下情况,杨梓很快告诉了钱刚一下应急办法,对方一听也连忙照做。

    可是水底大鱼的聪明程度,好像超乎了大伙的想象。

    它带着钱刚游了没多久,发现摆脱不了嘴边的累赘之后,便直接往一旁的腐烂树枝边蹭了过去。

    随着“啪”的一声轻响,突然失去牵扯力道的钱刚,差点就给摔到了一旁的湖水里面。

    “啊啊啊!气死我了!”

    他狠狠的将手中的鱼竿一砸,看样子很是为自己,没有把握住这么难得的一次机会而懊恼。

    一旁的杨梓几人这会也没去嘲笑对方,而是默不作声的站在船上,看着依旧绿幽幽的水面发呆。

    “钱刚,可以啦!不就是跑了一条鱼嘛,咱们以后还多的是机会不是。

    过几天我们去了泰国,那里的黄钓鱼,才是这边最大最重的鱼种啦。

    所以你也别那么丧气嘛!”

    沉默了小会过后,最终杨梓还是出声劝解了钱刚几句。

    “狗屁,那么大的鱼,哪能那么轻易碰到啊。

    他奶奶的,这王八蛋怎么不咬我那根拖钓竿啊,要是那样,咱们今天就有的玩了。

    唉!可惜了!可惜了!”

    钱刚倒是想开的很快,他虽然直道可惜的反驳了杨梓,但却一会就没了刚才那股颓废姿态,很快又笑嘻嘻的拿着鱼竿开始折腾了起来。

    众人见状也是摇头松了口气,然后将船挪回原地,继续开始了他们下午的作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