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钓鱼系统 > 第二十章:海上作钓(上)
    又是一个美好的清晨,一大早爬起来的杨梓在稍事洗漱了一番后早早的就在海边跑起了步。无关于身体的强健,只是愉悦心情的同时欣赏一下晨间的美景而已。

    肖兵今天倒是没有一大早过来叫他们了,因为几个人昨晚约好了接下来的几天一起出发去远一点的海域作钓。反正赶到地儿估计也得要两个多小时,为了降低晕船的概率大伙便美滋滋的睡了个懒觉,然后养足精神再出发。

    围着附近跑了一圈后这会的太阳已经渐渐开始刺眼起来,杨梓便回了酒店做着出行的准备工作。其实也没什么东西好收拾的,除了些衣物和日常用品之类的小东西,其他那些肖兵都已经给他们准备妥当了。

    在时间来到八点多的时候大伙带着简单的行李在宾馆门口开始集合,女士和孩子们这几天会在岛上自由活动,钱刚他们几个则开始跟兵哥准备出发。

    众人相互道别完后杨梓他们乘着游艇慢慢的驶出了这个小海湾,然后提速朝着远方那无边无际的大海飞驰而去。

    既然是去远海,他们几个不出意外的话很有可能会要在船上面度过几个日夜,在船舱里收拾了一下各自的床位后众人这才站到甲板上面开始打量起四周的风景来。

    临行前肖兵有看过天气情况,未来几天的海面都会比较平静,属于难得的作钓机会,他打算带着大伙去附近海域的季风漂流带作钓几天。

    这条离这里不是很远的海流在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带来十分丰富的渔业资源,那些迁徙和赶到附近觅食的鱼群聚到一起后会吸引许多食肉类的大鱼在此狩猎,也给想要作钓巨物的杨梓他们提供了一个良好的机会。

    随着海浪的起伏越来越大,游艇载着众人慢慢的远离了近海区域。放眼望去四周都是一望无际的海水,除了寥寥几只海鸥在不远处飞着以外杨梓他们再也见不到任何的参照物。

    直到数个小时过后肖兵才开始将船速慢慢的降了下来,这里离海流带已经不是很远了,他一边看着gps上的数据一边寻找着具体的方位。

    当游艇以缓慢的速度在附近行驶了十多分钟后众人忽然感觉到船体的方向一会之间忽然发生了改变,他们走到船舷边上往水里一看,只见这片海面在他们刚才过来不远的地方分成了两半。一边是之前见到的蓝色,一种却是一种更深的蓝黑色。

    肖兵见到之后连忙将船的方向摆正开到一旁,任何抛下了锚。他告诉杨梓几人这里就是传说中洋流的分支季风漂流带了,大家先可以在这里尝试一下沉底钓和铁板钓。

    如果附近发现了旗鱼群或者金枪鱼群的话那就更好,几人还可以体验一下传说中最为过瘾的拖钓法。不过符合拖钓的鱼竿好像就杨梓那一根了,其他人的竿子钓重太低不能都达标。

    既然已经找到了目的地,时间还很充裕的几人这会都没急着钓鱼,而是从冰箱里面拿出来了一些食材和冷菜做了一顿饭先填一下肚子。毕竟这会已经是中午时分了,待会要是钓到鱼了却没力气拉上来那就出笑话了。

    午餐的食材都是由兵哥和杨梓两人挑选好的,肉类和蔬菜什么的都备的很齐。至于鱼类海鲜嘛~嘿嘿!当然是就地取材了。杨梓还专门为此准备了几只螃蟹笼子,晚上睡觉前丢下去,明天妥妥的等着吃大海蟹吧。

    美滋滋的吃完了一顿湘菜和粤菜混搭的中餐,稍事休息的几人便将钓具拿出来准备开始下午的作钓。

    杨梓将自己那根重型铁板竿给收拾好后拿出一块重达两百克的铁板饵给挂了上去,

    之所以挂着这么重的假饵作钓,主要是因为海水是流动性的,特别是这种海流附近的海水移动速度更是惊人。在动胤上百米深的海底铁板扔下去就会被水流给冲到老远。

    他现在挂的这个还只是用来试探用的,如果重量不够的话只能换三百克的再试一下了。

    随着假饵“噗通”一声落下水,杨梓一边放着鱼线一边查看着线组在水中的倾斜角度。他用的这根鱼竿搭配的线轮是那种鼓式轮,这种轮子的优点就是容线量大,而且结实耐用。虽然有点笨重,但用来钓大鱼的话也算是相得益彰了。

    随着鱼线的渐渐减少,杨梓的眉头也开始皱了起来。情况有点不对啊,这都放出去快两百米的线了怎么会还没到底啊?

    他把肖兵叫过来询问了一番,对方看了一眼后直接让他拉上来换五百克的。因为这是海流里面作钓,虽然水深只有一百五十多米左右,但海水的流动性比杨梓想象的还要强的多,两百克的假饵是很难在附近落地的。

    杨梓一听拍了拍脑袋,只能又将放下去的线组给捞了上来,然后从边上的饵料盒里拿出来一块五百克的铁板换上。

    新的假饵挂在鱼竿上沉甸甸的,扔到水里后效果和之前果然不同起来。不但放线的速度比之前快了一倍不止,线轮也没过多久就停止了转动,看样子钓组已经落到了海底。

    杨梓见假饵到位后便将线轮给锁死,然后抬起鱼竿收了些线后开始诱晃起了饵。只是可能水底的那个假饵太过唬鱼,虽然肖兵将这里的鱼情给说的天花乱坠,但杨梓船上逗弄了好大一会都没见鱼儿过来咬钩。

    这会钱刚他们也已经在一旁将鱼竿给下好,由于他们几个人数并不多,所以只是分散开来后就直接作钓了,并没有使用放流的方式下竿,这会一个个的在那乐呵呵的拿着竿子晃饵。

    杨梓转头看了看他们那边也没什么鱼情后便专心的看着自己的鱼竿,还好水里的鱼儿并没有让他等的太久。就在杨梓提着竿子晃饵的时候水中猛的传来一股拉扯的力量,对于船钓已经不在陌生的他连忙拉起竿子用力的刺了几枪后便同水底的鱼儿周旋起来。

    人们在内陆的淡水区域作钓的时候总是嫌鱼儿太小或者鱼竿易断,使得自己不能用尽全力去溜鱼。

    但这种情况一但到了海里却是反转了过来,动胤十多几十斤的海鱼力气基本是普通淡水鱼的两倍左右。而稍微大号点的鱼竿拉力也基本在数十公斤以上,比如杨梓手中这根四百号的竿子,钓重就高达五十千克。

    在这样的作钓过程中最先败下来的往往不是水中的鱼儿和手里的钓具,而是钓鱼人的体力。特别是收线过程中的爆发,一但持续个数十分钟的话人的身体就会疲惫变得不听使唤,不常运动的人可能需要数天才能恢复过来。

    还好的是杨梓没有这样的困扰,以他现在的怪力要不是担心钓具出问题就算是一两百斤的鱼他都能直接给扛着走。现在水中的这条鱼并没多大,所以没有多大会便给他溜上了海面。

    一旁等候着的肖兵见鱼儿露出了水面连忙用抄网将它给捞了起来,杨梓看着眼前这条体型修长的鱼无语的发现自己又不认识,好早兵哥很快给他做了介绍。

    这是一条梭子鱼,因为性格凶猛而且牙齿突出酷似犬牙,所以也被人称为海狼。杨梓听完后饶有兴趣的拿着钳子走到旁边打量了一番,然后准备给它摘钩。

    因为钩子吞得比较深,他很是折腾了一番才将鱼钩给取出来。这条鱼的牙齿果然厉害,钢丝子线在它嘴里都被咬得咯吱作响,很是渗人。

    因为听肖兵说这种鱼有可能会带有某种致命病菌,杨梓在取完鱼钩后连抄网都没让它出就给丢回了海里。然后收拾收拾钓竿,开始继续作钓。

    钓上来一条鱼居然还不能吃,吸取教训后杨梓放下去的第二竿子并没有直接让假饵落地,而是在到达一百多米的深度后就将鱼线给锁死了。然后一边晃饵一边收线,打算找一下中下层活跃的鱼种。

    这么上上下下的逗弄了几个来回,鱼竿没过多久又有了动静,杨梓在折腾了一番后很快便将鱼儿拉上了水面。

    这次这条鱼他倒是一眼就认了出来,因为它的体型很难让人认错。银白色的身体扁平而修长,看上去就好像是一条玉带似得,这就是人们很常见到的带鱼了。

    杨梓以前在舟山的时候和当地的一个老人学到过一种红烧带鱼的做法,他特别喜欢那种口味,可惜的是回到湖南后因为没了原材料已经很久没吃到过了。

    于是这条带鱼还在抄网里挣扎的时候就已经被杨梓给判了死刑,摘了钩子后便放到了一旁的钓箱里冰着,打算晚上好好给大家露一手。

    眼瞅着杨梓这边已经连着上了两条鱼,一旁的钱刚他们有点坐不住了,几人询问了一番杨梓作钓的水层和手法后一个个都开始做了些调整。

    时间慢慢过去,在一开始的适应时间后大家伙都开始慢慢的有了收获。不时的就会有几人从未见过的鱼儿被他们给拉上来。

    有着肖兵这个经验丰富的老船长在,他们只挑了一些味道比较好的鱼儿留了下来,其他的基本都给放回了海里。

    遗憾的是除了杨梓外钱刚和老王他们几人都或多或少的出现了晕船的状况,只能磕了粒晕船药后坐到船舱里边休息去了。

    这种情况杨梓他们倒是早就有预料到,所以准备工作做的十分充分。还好晕船的几人也都不是特别严重的那种,休息一会之后情况应该就会起来,还没到需要返航的程度,让杨梓也很是松了一口气,毕竟难得这么跑出来钓一次海鱼他可不想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

    接下来的时间杨梓和肖兵两个人在船上钓了一半个下午,虽然并没有碰到什么超级大鱼,但瘾还是过足了的。特别是他的那个收藏任务,进度很是增加了不少。

    眼看着天色渐渐变黑,探望了下得知钱刚他们情况好转后心情愉悦的杨梓招呼着肖兵一起开始准备今天的晚餐。

    他们将下午捕获的海鱼料理了一番,然后或蒸或煮的整了七八个海鲜菜肴出来。鱼的内脏也没浪费,放在一旁的蟹笼里打算晚上用来钓螃蟹。

    一切收拾妥当后杨梓便走到船舱里叫钱刚他们几个上来吃饭,结果下去一看后鼻子都差点给他们气歪。四个前面还在他面前唉声叹气的病号这会居然凑一起玩起了纸牌,合着前面那鬼样子是怕自己叫他们上去帮忙做饭给装出来的。

    玩的正开心的几人见到杨梓完全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觉悟,将手里的纸牌一扔一个个闻着味道便上了甲板的餐桌。

    被他们挪到一旁的杨梓在鄙视了他们一番后也没得法子,摇着头出来从边上的酒柜里拎出两瓶黄酒后回到餐桌同几人坐到一起围着美味的菜肴大快朵颐起来。

    吃着味道鲜美的大餐,喝着浑厚养身的黄酒,几人那感觉就别提有多舒服了,而且随着一轮皎洁的明月升起后现场的气氛便更是达到了新一番的"gao chao"。

    波光粼粼的海面倒映着清朗的月光,一丝暖暖的晚风吹过后众人尽都沉醉在这静谧的气氛中。那无限的星空加上辽阔的海面,给他们一种渺小而又真实的存在感,让几人很是痛恨自己没有足够的文采去叙述这满腔的感慨,只能鬼哭狼嚎的在船上很是吼了几嗓子才让自己平静下来。

    随着桌上的酒瓶慢慢空了下去,几人出海作钓的第一天也是接近了尾声。众人在吃饱喝足后并没有和往常那般大侃特侃,而是各自找了个地方躺着安安静静的仰望星空,好似都在思考着什么。

    会是什么呢?作者不知道。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今晚注定会让他们此生都难以忘怀……

    ps:为嘛这几天人数好像多了不少~另外谢谢各位的推荐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