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钓鱼系统 > 第六章:武汉梁子湖
    梁子湖,坐落于号称千湖之省的hb省省会武汉附近。作为省内第二大湖,这里的风景环境还被评为4a级旅游景点。不过大家可能更常听起过他的另一个著名之处,那就是大名鼎鼎的武昌鱼。

    “才饮长江水,又食武昌鱼。”毛主席的这首水调歌头在当年传颂开来后hb的武昌鱼便变得广为人知。味道鲜美,又有着如此脍炙人口的诗篇故事,使得来到武汉的人都喜欢到梁子湖附近逛上一圈,然后再尝一尝当地比较正宗的武昌鱼。

    之所以说比较正宗,是因为武昌鱼和鳊鱼还有三角鲂都很是类似,许多当地的小饭店便喜欢用挂羊头卖狗肉的方法牟取利益。想要吃到真正的武昌鱼,就必须得去找那种已经做出了自己的招牌,不会再为了那点蝇头小利去毁了自己名声的地方,比如说杨梓他们俩现在所处的这家湖锦酒楼。

    那天钓完翘嘴回到家后,感觉自己身体重获新生般的钱刚隔天便生拉硬拽着老王几个一起又跑到梅溪水库作钓了一晚上。虽然众人在那里度过了一个玩的很是开心的夜晚,但却并没有如钱刚那些变得生龙活虎。

    见老王他们身体并没发生什么好转,有点怀疑自己出现了错觉的钱刚还专门去长沙做了一次检查。当结果出来的时候他和以前的主治医生两人足足在原地发了几十秒的呆,直到第三次检查结果出来后两人才敢相信这份摆在面前的数据。

    钱刚身上多年积累下来的一些暗伤和疾病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他那因为从小抽烟而有些损伤的肺叶都变得极为健康。主治医生拿着上次留下来的检查照片一对比,嘴巴惊讶的能塞下一个恐龙蛋。他喃喃念叨着“奇迹、不可能!”之类的话,一把死死的抓住边上的钱刚就问他,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能让一个人两个月之内身体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一头雾水的钱刚自然没法回答他,自己迷迷糊糊的在家里呆了几天都没怎么出门,也不知道在家里琢磨着什么。

    直到杨梓通知他准备出发前往武汉参加比赛后才好像回过神来,重新恢复往日风采的钱刚见到杨梓便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熊抱。有些懵逼的杨梓反应过来后一把将他给推开了老远,嘴里嫌弃的鄙视了钱刚一句基佬去死,两人就这么嬉闹着一路出发到了武汉。

    尝了一口这里比较出名的葱烧武昌鱼,惬意的两人坐在靠窗的卡座上一边喝着酒一边打量着街边来来往往的行人闲聊着。这是他们来到武汉的第二天了,昨天到达这边后好好的休息了一晚。今天起了个大早的两人在主办方指定的一个养殖鱼塘里参加了选拔赛,最终凭借着鱼饵和钓竿的属性加成还有两人日益上涨的作钓技术,杨梓他们过五关斩六将后成功的将后天的正式比赛参赛资格揽入囊中。

    因为准备事宜在选拔赛结束后就已经办理好了,无事可干的两人便出门闲逛着领略一下了这边的人文风情。上回在黄石水库两人就直奔着比赛而去的,比完就急赶着回了家。这次有了经验的他们便没再那么着急,好好的放松了下心情。

    悠哉悠哉的游览了一下武汉这边一些比较好玩的地方,闲逛得有些饿了的两人便找了这家酒楼来尝尝著名的武昌鱼。这里的鱼虽然不是野生长大,但味道倒也没太让他们失望。他们一边吃着一边闲谈,杨梓还惦记着自己的那个收藏任务,打算明天去梁子湖附近的樊口去作钓个半天,将这边一些自己没钓到过的鱼种收集一下。无所事事的钱刚自然也没什么意见,吃饱喝足后两人便回了住处休息。

    隔天一大早,最近精神变得特别好的钱刚便把杨梓给叫醒,两人稍事洗漱,在附近吃了点东西便驱车赶往了今天的目的地。

    樊口,樊港进入长江附近的统称。源头那边是梁子湖,也是武昌鱼的起源之地。开了近半小时的车,两人终究是赶到了附近。这里的河道数量实在有点多,他们饶了半天才找到个合适的钓点。这个地方离长江的入口挺近,几条河道将这里同陆地分割开来,形成了一个类似河中之岛的地方。杨梓他们在这里找了一个水流比较平静的水湾边将车停好,带着装备走到岸边开始准备作钓。

    昨天参加选拔赛那会杨梓便有意的向一些当地的钓友请教了一下这边的鱼情种类和饵料配比,所以没过多久他便将今天使用的两种饵料都给调了出来。再将两袋子糠饼窝料扔了下去,收拾妥当的两人下好竿子,开始静静的看着水中鱼漂的动静。

    在这种陌生的水域初次作钓,他们心里虽然多少有些没底,但对这里的鱼情还是十分期待的。首先上鱼的是杨梓,他钓拉饵素食的竿子在抽了三四竿之后便钓上来一条船钉子。这是一种和自己家里边的趴虎鱼十分类似的小鱼,不过体型大了不少,有十多公分长的样子。看着收藏册里边显示种类加一的杨梓心里一乐,第一条便是自己没钓到过的鱼种,好兆头嘛。有了收获的他将鱼竿重新下好,聚精会神的作钓起来。

    这里的水面辽阔,鱼类品种也很丰富,杨梓两人下竿没多久后附近便慢慢的来了不少当地的钓鱼人。只是他们带的都是抛竿,玩手竿的基本没看到。钱刚他们看着一坨坨甩向河中的板钩和炸弹钩,一时间倒也觉得挺热闹。属性加成的比较高的杨梓这会儿有一条没一条的钓着,只是除了第一尾以后接下来的鱼基本都是自己钓获过的小鱼。钱刚那边则有点安静,过去半个小时了才钓上来一条鲫鱼。不过最近心态变好的他也没着急,耐心的定时换着鱼饵看着漂,确保不放过任何一个有效的口子。

    边上一位下完抛竿后无所事事的本地钓友见杨梓这边居然在拿着手竿作钓,便走过来同杨梓他们打了个招呼,杨梓也客气的同他聊起了天。这人知道杨梓他们来自hn那边后倒是没觉得吃惊。他们本地人很少会在这里玩手竿,因为很难有什么鱼获。

    现在这河里的鱼都学精了,一般不怎么靠岸,想钓到什么大鱼得用海竿抛到中间去才能碰到。杨梓两人这才恍然大悟,难怪鱼情这么不好呢。杨梓昨天只是询问了别人鱼种和饵料一类的东西,却忽视了地形。河边的鱼在沿途经过不少人为的电捕网捞之后受到惊吓,有胆子再来边上觅食的基本都是些“愣头青”的小鱼,也难怪杨梓这么高钓率上来的全是这些喵喵鱼了。

    和旁边的钓友一番沟通,找到自己错误之处的杨梓他们也没换地方,而是各自从包里拿出根海竿挂上饵料和钓组后抛到河中。钓素饵的竿子则干脆收了起来,留下一根荤饵鱼竿放着碰碰运气。

    转眼又是一个多小时过去,眼巴巴的看着水中依旧没什么动静的鱼漂,两人都没怎么说话。已经有点不耐烦的钱刚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然后转头朝自己边上的抛竿看了一眼。他忽然发现自己海竿这会儿有点不对劲,上面原本绷紧了的鱼线这会居然聋拉着。“杨子,我这鱼竿怎么回事啊?我都没碰它线怎么就松掉了?”“快去拉一下竿子看看有没有鱼啊,你这可能是鱼儿咬钩回游了,这会儿说不定还挂在钩子上面呢。”杨梓看了一眼钱刚的海竿后连忙冲他道。

    他们海竿挂的这种铃铛,鱼儿上钩后一挣扎就会带动着绷紧了的竿稍上的铃铛,钓鱼人就能根据铃声来知晓鱼儿的上钩情况。可还有一种情况就是鱼儿咬钩后并没有立即挣扎,而是先向着水岸游上一段距离,这会儿线组松掉后铃铛就失去了作用。

    明白过来情况的钱刚一听,合着不是没鱼,而是自己没发觉啊。他一个箭步冲过去拿起抛竿猛的就是一拉,结果却差点给轻飘飘的竿子闪到腰。“靠,一点重量都没有,这鱼估计早跑了。”有点郁闷的钱刚失望的冲杨梓念叨了一句,然后慢慢收线打算再下过一竿。

    收线收到一半钱刚突然发现自己线轮居然转不动了,鱼竿那边好像挂住了什么东西。琢磨着是不是挂底了的他还没反应过来,水中被他刚才几个动作刺激到的鱼儿忽然猛的一发力,一时不查的钱刚钓竿都差点没拉住,人也在一边直接摔了个大马趴。

    看着倒在地上滚了一身泥的钱刚仍旧执着的紧握着手中的鱼竿,杨梓连忙跑过来接过鱼竿让他站起来,然后将泄力开关紧了紧,希望遏制住水中鱼儿的冲势。这条鱼也不知道有多大,杨梓已经将阻力轮调到接近极限,却依旧只能看着线轮中一百多米长的鱼线快速的减少着毫无办法。一直到鱼线快放完杨梓才无奈的将线轮锁死,随着一股较大的拉扯力传过来后线组的那段便没了任何动静,自始至终这条鱼连面都没让他们两人看到。

    杨梓将线全部收回来一看,八个钩子的板钩上面有两个不翼而飞,不用想也知道是被刚才那条鱼给拉去做了纪念。边上这会儿才缓过神来的钱刚一脸茫然的对杨梓问道:“刚才那是什么鱼杨子你有看到吗?啧啧,这力气差点连我都给拉到河里去了,这鱼得有多大啊?”一旁看着一身泥巴的钱刚偷笑着的杨梓摇了摇头道:“隔着那么远哪能知道是什么鱼啊,不过这里离长江那么近,就是出现一条好几百斤的鱼也有可能。刚从那条鱼我估计只有坐上在船上或者用那种超强韧性的海钓铁板竿配上超大号线组才拉的上来,倒是你自己,这一身的泥巴要不要先回去换个衣服啊?”

    钱刚听杨梓这么一说有点懊恼的拍了拍衣服,摇了摇头对杨梓说道:“早知道就该将装备给换一下了,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这衣服没关系了,只是有点脏,里面没有湿掉。咱们继续,我今天就不相信了,一定要钓上来一条像样点的鱼我再回去。”看着钱刚满不在乎的走到水边洗了洗手后又一屁股坐在钓箱上面开始作钓,杨梓笑了笑也开始将注意力放在了自己的鱼漂上面。

    接下来的时间依旧没有什么鱼情,杨梓看着水中的漂有点无奈。看来这水里要是没鱼的话自己这钓率再高也没啥用啊,边上的海竿自从钱刚那有过一回动静后便如石沉大海,也是泡泡都不见一个。眼瞅着时间慢慢接近中午的他便打算拉上钱刚转移阵地,去这里的源头梁子湖去看看情况。谁知钱刚这会儿还在恼着前面跑鱼的气,居然说今天不在这钓上来鱼就不走了。杨梓笑着摇了摇头,只得随着他的意继续在自己的钓箱上待着。

    拿出早上买的几个包点两人分着吃完填了下肚子,坚持到下午一点多的杨梓他们开始被头上的太阳晒得有点受不了了,特别是钱刚,他的防晒服涂了一层厚厚的泥,变得又重又不透气。早被他给脱下来稍微洗了一下挂在边上晾着,自己干脆赤着胳膊作钓,看样子武汉这个“火炉”的称号还真不是吹出来的。

    杨梓虽然不怕热,但没什么鱼情坐了这么久他也有点烦了。起身将一直没什么动静的海竿拉上来换了一下饵料又给它扔了回去,指望着抛竿能给自己建一回功。从包里掏出瓶水喝了几口,杨梓忽然发现水中的鱼漂就在自己这一抬头的瞬间内居然不见了踪影。他连忙一台鱼竿,感受着那头传过来的拉扯力后杨梓不禁激动的喊道:“有了!”

    自从系统附身后钓鱼从没像今天这样钓的如此憋屈的杨梓这会儿有点扬眉吐气的感觉,紧握着竿子不给水中的鱼儿一丝逃脱的机会。这条鱼儿不大不小,在杨梓溜了三四分钟后便拉上了岸。“杨梓,这是什么鱼啊?怎么这么丑?”钱刚看着抄网里面一条三四斤左右的怪异冲杨梓问道。杨梓仔细看了看后有点不确定的说道:“这好像是胭脂鱼啊,不是说这鱼很稀少吗?听说都列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了,怎么这么容易就给我钓上来了。”

    来hb之前杨梓有查过这边的一些鱼类资料,这胭脂鱼便是其中一种。因为长的有点丑所以印象比较深刻,没想到资料上说得挺少见的鱼却被自己给钓了上来。既然是保护动物,自己自然不能抓回去了。他看了下系统提示,经验和收藏都已经到位后便和钱刚拍了几张照片留念,然后将这条少见的胭脂鱼给放了回去。

    终于有所收获的两人这会儿也是松了一口气,虽然最后放生了,但毕竟有了这回忆不是,钱刚这会儿都已经将照片发到了朋友圈去嘚瑟去了。杨梓则重新换上饵料下好竿,看着水中的鱼漂希望再接再厉一下。可惜的是今天两人的运气实在不咋滴,之后的时间里除了杨梓的海竿钓上来了一尾一斤多的鲤鱼后两人一直钓到五点多收东西回家都再没有任何收获。

    因为明天还要赶去参加比赛,杨梓两人虽然有点不甘心,却还是收拾好家当早早的回到了宾馆休息,为明天的竞技比赛养足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