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职业球员之得分后卫 > 第二十四章 小动作与下黑手(上)
    2014年02月10日下午四点,一贯准时的老k既然提前来到球馆训练。

    拍着手掌,召集球员围过来,老k大声喊道,“今晚的比赛全部人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比赛!谁敢松懈,老子一定将他按在板凳坐一个赛季的板凳!听到了吗?”

    看到教练严肃认真的表情,所有人都齐声吼道。“是,教练!”

    张子枫看着其他队友都一副严肃认真的样子,轻声问帕克,“怎么了,好像今天你们格外严肃!”

    看到是张子枫,帕克反应过来小声说道,“今晚对阵北卡,是一场不能输的比赛!”

    一场比赛而已,张子枫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北卡和杜克是世仇!”知道张子枫这个中国人对nc+了解不多,帕克耐心地跟他讲解着杜克和北卡之见的恩怨。

    北卡罗莱纳大学创建于1789年,是美国最古老的公立大学,也是美国最优秀的公立大学之一。

    杜克大学创建于1838年,是美国最好的私立大学之一。

    公私对立不说,北卡罗莱纳大学和杜克大学,相距只有短短的13.6公里,开车都不需要三十分钟。

    两校过于靠近,同属acc联盟(大西洋海岸联盟),而且都是美国著名的篮球名校。

    北卡罗莱纳焦油踵队总计获得5次nc+锦标赛冠军(1957、1982、1993、2005、2009)、17次大西洋海岸联盟锦标赛冠军、27次大西洋海岸联盟常规赛冠军。

    杜克蓝魔队总计获得4次nc+锦标赛冠军(1991,1992,2001,2010)、23次大西洋海岸联盟锦标赛冠军、22次大西洋海岸联盟常规赛冠军。

    一山不容二虎,为了夺取生源,为了夺取锦标赛名额(联盟冠军自动晋级锦标赛),北卡罗莱纳焦油踵队和杜克蓝魔队之见的比赛可是积累了无数恩怨,可谓是nc+世仇。

    每当两队交战,门票就会抢手无比,球迷们也会无比疯狂,就连espn电视台都会直播。

    两队球员赢者无不趾高气扬,输者垂头丧气,连带球迷都是如此。

    甚至有一句是这样说:输给谁都可以,但绝对不能是输给杜克(北卡);

    北卡前任主教练多尔蒂就因为不能赢得“北卡vs杜克”的胜利,直接导致下课,换上了罗伊·威廉姆斯。

    为了争夺胜利,杜克蓝对阵北卡蓝造就了nc+无数经典镜头,也让两队积累了无数恩怨。

    1968年的比赛,经过了3个加时,杜克的险胜北卡。

    1984年拥有乔丹的北卡对杜克的比赛异常艰苦,经历2个加时才获得比赛的胜利。

    70年代杜克大学的海曼和北卡大学的拉里·布朗(后来著名的nba教练)在比赛中发生扭打,最后引起两个球队的群殴。

    90年代杜克大学与北卡大学比赛中,北卡大学的中锋蒙特罗斯鼻梁被打断,在电视直播里鲜血直流。

    2007年杜克的亨德森把北卡的中锋汉斯布鲁的鼻梁打断了。亨德森被罚出场并被nc+禁赛一场。汉斯布鲁不得不在季后赛中带着面罩出场。

    听着帕克讲述杜克和北卡多年的战斗史,无声地诉说着这两队的仇怨是多么深刻!

    张子枫这才明白为什么连一向冷静的老k都要严阵以待了。

    张子枫点点头说,“我明白了,我现在也是杜克大学的球员,会知道该怎么做了!”

    这个时候,大二的杰佛森也插口说道,“今天晚上对阵北卡,必定是一场恶战!你要有心理准备!”

    “恶战?很艰苦?”张子枫问道。

    “是的,今天的比赛一定会很艰苦!没有心里准备,只怕到时会被吓到!”杰佛森抬头回忆道。

    老子当年在chbl总决塞,半场落后19分都没有被击垮,率领球队逆转取胜,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

    张子枫叫嚷道,“我们可是蓝魔,怎么可能会被吓倒!”

    “你别轻敌,比赛的艰苦不是你能想象的。北卡绝不会让我们轻松获胜的,更加重要的是我们客场迎敌。那里的球迷跟其他球队不一样,对我们可是非常非常非常敌视!甚至可以说是死敌!”杰佛森严肃的说道。

    “对,今天的比赛会很激烈,身体对抗和拼抢跟以往的比赛会大不一样,大家可要有心理准备!还有千万要记得小心,不要受伤!”大三的普拉姆利在一旁也说道。

    好好人帕克听到惊愕地问道:“怎么?难道还下黑手?”

    “当然,所以千万不要大意!”

    普拉姆利怕大一新生不清楚杜克与北卡之间恩怨,掉以轻心,于是将两队之间下黑手的事迹告诉了这些大一新生。

    普拉姆利说道,“和北卡的比赛,小动作是一定会有的,甚至有可能直接下黑手送你去医院!你们现在怕吗?怕的话,今晚可以不用上场!”

    张子枫听到普拉姆利那轻蔑的语凶狠地喊道,“怕个鸟,他敢下黑手,老子就敢废了他!看谁更狠!”

    球队老大杰佛森欣慰地拍了拍张子枫的肩膀,高兴地喊道,“对,就该这种气势,这才是我们蓝魔该有的精神。他们敢下黑手,我们就敢废了它们。嘿嘿,其实你们也不用太过担心。虽然比赛会很激烈,但得意我们前辈的光荣事迹,他们北卡更害怕我们。所以大家比赛只要小心一点就行!”

    那倒也是,北卡的中锋汉斯布鲁、蒙特罗斯的鼻梁都被打断,不用说,一定是伤在杜克大学前辈的铁肘下。

    今晚对阵北卡,三十分钟不到的路程,直接坐校巴过去就行。

    离比赛还有两个小时,迪恩·史密斯中心球馆前人山人海。

    今晚基本所有北卡的学生都不去酒吧,不去旅馆,不去图书馆。

    所有人都穿着印着“击败杜克”的球衣都聚集在球馆前,每个球迷眼里已经开始狂热起来。

    他们高呼,“焦油踵队必胜!”

    “焦油踵队必胜!”

    “打败杜克!”

    几乎所有的北卡的球迷都用吼声来激励球队。

    杜克大学的校巴开到球馆门前,一众球员下车后,看到围在四周的北卡球迷一直叫嚷、恐吓、威胁、辱骂杜克蓝魔球员。

    因为张子枫是黄种人的缘故,北卡的球迷骂张子枫骂更凶,更难听。

    “黄猴子,你这个白痴,比赛中可不要吓得尿裤子!”

    “垃圾的黄种人,这里不是游乐园,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除了兵乓球,你们还会什么?看着吧,帕维斯会打爆你的!”

    ……

    张子枫看到眼前的北卡球迷那嚣张的样子,气不过,他扬起了自己的手,用力的握紧,大声喊道。“蓝魔必胜!”

    杜克所有队员,还有教练组都惊讶地看向这里。

    “蓝魔必胜!”队长杰佛森也吼起来。

    “蓝魔必胜!!”所有的球员齐声高喊道。

    听到杜克大学的球员竟然敢公然在他们面前大声喊蓝魔必胜。

    这下彻底激怒了北卡的球迷,他们大声叫嚷着。

    “这里是北卡,不要在这里嚣张,否则你会付出代价。”

    “滚回杜克,这里不欢迎你们!”

    “你们这帮傻鸟,今晚会输的哭着回家找你妈妈安慰你们的!”

    ……

    如果不是北卡的保安还算称职,只怕北卡的球迷都能直接冲上来撕碎了蓝魔的球员。

    在保安的护卫下,杜克大学的球员加紧脚步走进了球馆客队更衣室。

    更换比赛服,教练拿着战术板大声讲解着战术布置。

    战术讲完,老k特意叮嘱道,“今晚的比赛会比较激烈,大家一定要保持冷静,多注意安全,懂了吗!好了,准备出场!”

    所有队员们都神色凝重的整理衣服,活动手脚准备出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