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四百七十五章 你可赔不起
    秦羽在自己家里的院子里待着呢,遇见了警察来上门拜访。这倒是让秦羽很纳闷,警察现在还来找自己干嘛呢?

    远山集团的案子都已经破了。自己在去做卧底的话,那些黑帮的家伙们全都认识自己大明了,估计自己的照片早都贴的哪里都是,自己已经帮不上警察什么了。

    但是自己思来想去的,想不出来个所以然来。就让保安过去把警察喊过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保安带过来了是一男一女,男的大约四十多岁,穿着倒是变装,不过这一双的眼睛好像是能看透所有东西一样,非常的犀利,直勾勾的一直在观察着秦羽。

    另外一个女孩子,穿着一身的牛仔衣服,上身里面还穿着一件黑色的毛衣,秦羽只看他们俩人的装扮就知道是专门破案子的刑警。

    秦羽倒是也没有坐起来的意思。只是笑着道:“两位可以做个自我介绍一下么?请问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喂,我们是警察,来找你自然是想了解一些案子的,你就这样对待警察的态度么?有没有一点觉悟啊?”那个女孩子看秦羽这个小年轻跟个大爷似的一直的坐在椅子上连站都不站起来,很不爽的问道。

    而那个组长也是觉得秦羽这样的待客,有点说不过去,以往的时候他们要是专门的找人询问案情,那谁都是直接出门迎接,笑脸相迎的,哪里像这个小年轻,怎么这么没有礼貌呢,所以也没有阻止小罗的问话。

    秦羽倒是淡淡的笑着道:“你们来找我,那是请我帮忙了,我有没犯法,我们又不认识,我难道这样的坐着跟你们说话,犯法了?还是你小姑娘想直接抓我?那我倒是要问问,你这样抓我,到底是什么罪名呢?难道是不站起来的罪名?”

    “你。”小罗被秦羽给说的很恼火,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秦羽,只能是说了一个你字,在说不了别的了。

    因为秦羽说的不错,他只是坐着说话,难道这也犯法么?这也根本就不犯法啊,自己还的确是不能拿着这个罪名来抓他。但是就是看见秦羽这个样子很不爽,很想教训教训这个家伙,但是一想到这个秦羽竟然是个太极级别的武者,看来自己还真的打不过他,真是有气没地方撒啊。

    “小罗,不要在说了。”组长对着小罗说了一句,让小罗只能是哼了一声瞪了秦羽一样不在说话。

    接着组长就面带淡淡微笑的道:“秦先生果然是武者,而武者的脾气果然都是不怎么好,不管是年龄大小。”

    这话可就是说秦羽就算是年龄小,脾气倒是很大,这就是仗着自己是武者的身份。

    秦羽倒是无所谓,自己是武者的身份,那些警察们都知道,毕竟自己帮他们破案那么多次,他们自然是知道自己的本事的。

    “我们是专案行动组的成员,有一桩案子,是想让秦先生配合调查一下可以么?我们只是询问一下秦先生几个问题。您看,我们是不是可以别一直让我们坐着聊?可不可以去屋子里面坐一会儿?”组长好声好气的说道。

    毕竟现在秦羽好歹也是个功臣,没少帮警察的忙,从昨天开始专门的看完了秦羽的资料之后,的确是被秦羽的功劳给震惊了不小。

    没想到前段时间全国相当出名的远山集团案件,竟然是这个年轻人卧底给破了的。不得不让人重视起来了。

    “这个啊,没问题,那就有请两位去屋里谈吧。”秦羽站起来淡淡的说道。

    等到回了一栋秦羽专门住的别墅之后。组长和那个小罗俩人都在四处的观看。发现秦羽这里还的确是相当的有钱啊,各种的高档家具家电应有尽有,甚至还不少的古董古玩和字画。

    等到都坐在了沙发上面之后。秦羽才淡淡的笑着道:“现在可以说了吧?到底是什么事情需要问的啊?”

    而组长看了看秦羽身边的林晓蕊,有点皱眉了。秦羽倒是无所谓的提醒:“这是我未婚妻,没什么可保密的,直接问吧。”

    林晓蕊听秦羽这话,心里甜甜蜜蜜的,最喜欢听秦羽在外面说自己就是他的未婚妻了。

    而那个小罗倒是站起来在房间里面四处的乱看,一会儿看了看墙上的书画,一会儿在摸摸那些古董字画。好像是对什么都好奇一样。

    “既然是这样,秦先生,那我就问了啊。据我说知,秦先生帮了我们警方破获了远山集团案,立下了大功,对吧?”组长先问了秦羽这话。

    一说这话,林晓蕊脸色不好看了。白了这个队长一眼道:“我说,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提这事情不行么?”

    秦羽也是搂了搂林晓蕊的肩膀,拍了拍让她安心。又是对着这个组长道:“我说,专案组的组长,你不会是远山集团专案组的组长吧?”

    这个组长马上的摇手道:“不是不是。”

    秦羽直接接上去话:“那不是就别问这案子了。喂,那个谁,美女,别乱碰那些瓶子啊,摔坏了你那微薄的工资可是赔不起的。”

    秦羽还对着那边在乱摸一个架子上面的古董瓶子的小罗喊了一声。

    “有什么的,不就是看了看么。真是的,这么小气。”小罗被秦羽这么一说,就回到了这边,嘴里还嘀咕的不满意说了一句。不过悄无声息的对组长眨巴了一下眼睛。

    组长好像没看到了一样,尴尬的笑着道:“好好,秦先生既然这么说,那我就不问了。不知道秦先生,知道不知道最近在江城的离奇案件?”

    组长也不啰嗦了。直接问秦羽正题。先提醒秦羽一下,是江城的离奇案件。顺便组长还一直的在观察秦羽的反应,想从秦羽的面部表情上面找到什么样子的破绽。

    他可是个老侦查员了,很明白有些犯罪人员,在说谎话的时候,脸上会稍微的漏出来一点点的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