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四百四十九章 不让走?
    秦羽在这个神秘黑暗的房间里面找到了王皓说的那个类似于水表的东西,也是一点不敢大意的小心按照王皓说的做。一点点的全部的打开上面玻璃罩。

    然后在按照王皓说的,把上面的指针给挪移到了两个暗扣中间。这个指针就是专门的引爆器。如果袁长祖那边按动遥控器。这指针就会自动的转了半圈,这等于是直接引爆。可是现在如果把指针给挪移到了两个按扣中间,就算是那边的遥控在厉害,但是这个指针有按扣挡着呢,根本动弹不了,所以也根本不能爆炸。

    而且这样做,也是让对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感应知道这边已经做了手脚了。所以秦羽在做完这些之后,也终于松了口气,依旧是小心翼翼的把玻璃罩给放了回去。接着就是在把瓷砖给慢慢的贴上去。这才放心的快速钻进去了通道里面。

    安好吊顶,接着按照原路慢慢的返回回去。等秦羽从新回到厕所之后。快速的恢复了原位通风口。这才算是大功告成了。

    接着就是打开水龙头,装作洗手的样子。而刚洗手呢,突然就有人进来了。秦羽一看竟然是刚才在房间里面*那个女人的这个科研人员。

    他只穿着一身的睡衣,进来厕所之后,看见秦羽正在洗手,只是鄙视的看了秦羽一眼,直接自己进了厕所里面撒尿去了。

    秦羽看见这个小子,就忍不住想过去抽他一顿。这家伙有什么能耐啊,不就是化学学的好么。成天老看不起他们这些特战队的人,因为他们觉得这些特种兵也就是靠着蛮力和他们享受一样的待遇,他们觉得吃亏。所以永远都是看不起他们。

    秦羽看着那家伙的后背,瞪了一眼,心里骂道,小子,等着,等警察来了,在好好的看看你还有没有那种嚣张的样子了。

    秦羽洗完手直接就直接摔门出去了。到了外面之后先捉摸做样,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的去了办公室里面。有个特战队的正在这里看着视频,看见秦羽回来了,马上站起来笑着喊教练。

    秦羽知道这个视频是绝对不能停人的,所以必须时刻有人盯着。秦羽不再的时候,会有特战队员马上的过来帮看着。

    秦羽看了看时间,算算自己刚忙完*的事情,竟然只用了几分钟。感觉时间差不多了。自己是是该联系王皓了。就走出来房间看着来回走动的两个拿着武器的特战队员道:“你们看着啊。我出去一趟。”

    秦羽一边穿着自己的皮大衣,一边朝着外面走去。可是还没走两步,马上就被后面的特战队喊住了:“秦教练,您去哪里呀?”

    秦羽停住了脚步,眯着眼转过来头道:“怎么了,我去哪里,还要朝着你汇报汇报啊?”

    看着秦羽这眼神,这个特战队员一个机灵,都知道秦羽脾气不好,没人乐意得罪秦羽,但是自己有任务,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走到秦羽面前小心的道:“秦教练,刚才我们队长告诉给我们,今天这边没什么人,所以我们这边要严加防范,说是公司那边要求,您这两天就一直坐镇这里吧,以防有人捣乱。”

    秦羽瞪大了双眼,这两天?大爷的,自己刚弄好了*,竟然让自己两天不能出门?这算什么狗屁的规矩啊。

    “就你们三个人还不行么?拿着武器是柴火棍么?有人来捣乱直接干掉就得了。还用得着我坐镇?”秦羽很生气的道。

    秦羽也是没办法,自己这边刚弄好了*,那是必须的要赶紧通知王皓行动的,不然这边稍微一不留神,就会被袁长祖给发现了。那可就是个大麻烦了啊。

    “这个,秦教练,您别为难我们了。是公司里的安排。”另外一个特战队走过来,讨好的说道。

    秦羽无语了,只能是朝着办公室里面走去。还随手拿出来了手机拨打号码。两个特战队看秦羽的样子,有点面面相见,都是无语。

    “喂,秦羽啊,怎么了。那边出什么事了么?”电话里面传来了袁德光的声音。

    秦羽很是不高兴的道:“二叔,这可都是大年二十九了啊。我今天回家不行啊,为什么让我在这里坐镇?难道让我在这里过年不成啊?我还指望春节和小蕊一起过呢。你要是让我在这里过年,那我可不乐意啊,这里屁的都没。连玩的东西都没。要么你让小蕊来陪我,要么你让我回家去陪小蕊,不然我可不干了。太憋屈人了,哪有大春节的还在上班呢。”

    秦羽气呼呼的对着袁德光发着牢骚。好像是自己多么的不乐意一样,其实都是因为刚弄好了*,害怕期间时间长了,会被那边发现猫腻。

    “哎呀,秦羽啊,我还当什么事情呢。原来是这呀,没有不让你春节不回家啊,不是这两天特战队都休息了么。当然是想让你辛苦辛苦的在那里坐镇坐镇啊。为了我们袁家,为了不让我们的工厂出事,那是必须要有自己人坐镇才可以呀。你正好也有这个本事,这叫能者多劳嘛。什么没玩的啊。我今晚就准备去一次工厂,慰劳那里的工人呢。到时候会给你们送去好东西的。”袁德光在电话里面浦口婆心的道。

    秦羽现在是彻底的懵逼了,袁德光要来?开什么国际玩笑,本来这边都怕出事呢,怎么袁德光又在这个时间段来啊。

    那自己岂不是要在这里待到明天?可是如果被袁德光提前知道了这边*动了手脚,那岂不是全都白忙活了么?难道要让自己直接的再把*的指针给拨回去?那是绝对不可能了。太危险了。

    可是袁德光既然这样说,秦羽也是没办法了。只能是叹息的道:“那成,二叔,我可说好了啊。我最迟明天晚上回家,大年三十呢,你要是在不让我回去,我可真的给你撂挑子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