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四百三十三章 不想干了
    秦羽在腊八节这天,也算是在袁长祖的主持家宴上,和林晓蕊正式订婚了。林晓蕊也是很高兴,觉得和秦羽终于要结婚了。以后在也不用这样老是明明在一个院子里,可是自己不能和秦羽老见面。

    这要是结婚后那可是直接正常的在一起了。想想林晓蕊都很幸福。

    第二天的时候。大清早的袁德光的秘书就打来电话让秦羽去一趟。秦羽是真不想去了,觉得袁德光一定又是让自己过去训练那帮的家伙。

    那地方,根本就是探查不出来个屁,所有的地方你就算是翻个遍也只是那群的特战队们吃喝拉撒的一个窝。该检查的秦羽也都开始全部的检查完了。觉得是该离开了。

    还不如在慢慢的想办法进去那个地下洞里面看看,那里到底都是什么玩意。穿好衣服之后,出门开始朝着袁德光的家里走去。

    都是在一个庄园里面,走不了十分钟就到了。这时候袁德光正在用早餐。看见秦羽一进来。袁德光马上招招手慈祥的微笑道:“秦羽啊,你来的还真是时候,来一起吃点。”

    秦羽哪里有心情吃这些啊。只能是脸上不高兴的道:“二叔啊,我正在睡大觉呢,你这大清早的喊我来干嘛啊。我就不吃了,我还没刷牙洗脸呢。”

    秦羽一边说还一边揉着眼睛,看样子还是真的没怎么睡醒呢。

    “呵呵,年轻人嘛,睡那么多时间的觉干嘛啊。要多锻炼身体,喊你来呢,只是想跟你说说,虽然这刚腊八了。也马上都要春节,但是我们集团呢,工作还是不能停呢。我是想嗯,要不你继续的干活去,怎么样?”袁德光一边用桌子上面的纸巾擦着嘴巴,一边笑着说道。

    秦羽就知道袁德光喊自己来是说这个事情呢,立刻摇头道:“别呀二叔,这可是都腊八了呢,而且我才刚订婚,你好歹让我和小蕊我们俩一起过个年吧?过了年之后在去干活可以不?”

    秦羽现在是拿着自己刚订婚做幌子。既然你是让自己去,那你总得照顾你侄女的感受吧?好几个月不见面了,一见面就让自己跑去上班?这说不通啊。好歹也得一起陪着林晓蕊春节吧?

    袁德光摇了摇头道:“我也想让你好好的在家里待着过了年再说。但是有些事情,公司这边是没办法的。有些岗位就是需要人一直的站岗的。毕竟我们集团的仇人多,你也算是袁家的人了。该为袁家着想,知道么?”

    秦羽有点无奈。叹了口气道:“二叔啊,不是我不想去,关键是那群的兔崽子,就差这点时间不训练,没多大的事情啊,我这个岗位不重要。过了年我在去可以不?他们以前不也是根本就没有训练,照样都过来了这么长时间了么?怎么现在还就是必须要他们天天训练了呢?好像是几天不锻炼,就不行了?”

    秦羽就是觉得自己的这个教练岗位,其实是真的没什么多大的用处。那也就是成天看着这群的家伙训练。让这群的家伙每天锻炼好身体别偷懒。可是这个教练岗位,其实差个几十天也没多大的耽误事情。毕竟曾经自己还没去的时候,那群的家伙还不是天天根本就憋在屋子里面不动弹吗。怎么自己一来,反而成了特别重要的事情了呢。

    袁德光一愣。秦羽说的是,秦羽这职位的确是不重要。可是袁德光摇了摇头道:“我没说让你继续在去做这个教练啊。”

    呃,秦羽懵逼了,原来不是去做这个教练啊,那感情好。只要是不去继续和那群的家伙待一起,干其他的都可以。

    马上点头道:“那行啊,只要是做别的,别老是去做那个教练,我怎么着都乐意的。我看上次我和天哥我们俩人去送货这活就不错,我感觉相当的适合我。要不我还接着去送货吧?我保证给你完成的漂漂亮亮的。”

    这送货好歹还在仓库那边,那可是距离烂尾小区很近的,自己说不定就可以能经常去观察烂尾小区了呢。

    可是袁德光一听这话,脸上不高兴了。因为秦羽好像这怎么就喜欢和自己那个废物儿子去送货呢?说的美其名曰去送货,其实就是专门的去找美女呢。

    自己那个废物儿子什么德行,自己太清楚不过了。绝对不会在同意让他们俩一起在一块呢。

    “说什么呢。你别乱想了,作为男人,没事出去玩玩还是可以的,但是不能天天这样。别忘记了,你可是刚订婚了呢。”袁德光阴着脸警告的训斥道。

    秦羽被说的不好意思挠了挠头。秦羽感觉自己现在的表情那绝对的都是标准的演员表情了。足够是以假乱真了。让袁德光看不出来什么破绽。

    “那二叔,你说,你想让我做什么去啊。”秦羽无辜的问道。其实心里在琢磨着。刚才袁德光也说了。有些岗位,就算是春节了。那也是必须要有人盯着呢。而明面上,没什么事情是需要春节必须在岗位的啊。

    袁德光看秦羽这认错的样子,脸上才缓和了一些。想了想,对门口的一个保姆道:“你先出去一趟。顺便把门给带上。”

    呃,秦羽倒是有点不知道怎么回事了。竟然还需要这个保姆出去,看来很重要的啊。现在整个房间里面,只有这个陈秘书和秦羽,还有袁德光,三个人了。

    等到保姆出去之后。袁德光在看着秦羽,老是这样一直的盯着秦羽,感觉要把秦羽给看穿一样。

    秦羽被看的相当的不自在。好像是袁德光要对自己干嘛一样。有点尴尬的道:“那个,二叔,你别老这样看着我啊。我又没偷你的钱。”

    秦羽这句半大的玩笑话,弄得袁德光呵呵的笑了笑:“你小子,还是挺会说话的啊。别紧张,放松放松,我呢,只是想和你说一些公司的重要事情,不易让外人听见,才让那个保姆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