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四百零三章 还是我举报的呢
    秦羽只是问一下关于朱秘书的事情,没想到袁大少爷竟然是这么的胆小。竟然偷偷的让秦羽保证绝对不会对别人说,不然他爹会打他的。

    秦羽倒是有点想笑,难得的看见这个大胖子袁大少爷这么的害怕样子。平时只要是其他人,袁大少爷从来都是趾高气昂的样子。根本不把别人给放在眼里,只要稍微有一点不顺心,不是揍这个,就是打那个的。

    也只有秦羽还能跟他正常说话,能阻止他,因为袁大少爷也知道,自己的老爹对秦羽很好。相当的喜欢秦羽,在一个就是自己也打不过秦羽,还有就是秦羽老喜欢跟着他去找美女。在袁大少爷的眼睛里面,秦羽是正儿八经的好哥们。

    所以几乎什么都会对秦羽说。而关于这个朱秘书的事情,还是让他害怕的。因为袁德光已经下了严格的命令,如果说出去重罚。

    这个重型惩罚,袁大少爷可是相当害怕的。虽然是别人不敢打他,但是他爹,那可是从来都是下狠手。就算是外面的人很多,依然是会被打的不轻。

    不过秦羽这样问自己了,又想显摆显摆,又怕挨打,只能是让秦羽直接的先发誓了。

    秦羽也能了解袁德光的做法心情,自己那么久的跟班,突然成了一个叛徒,是谁心里都会难受,发火。更会觉得这事情要是传出去了,相当的丢人。

    这会让别人觉得你识人不明。这么重要的位置也能叛徒,那其他人该会怎么样呢?所以袁德光才会加了严令。看来现在朱秘书这个名字应该是袁家现在相当忌讳的话题吧。估计也只有袁长祖能提起来这样的事情。其他人要是在说出来的话,袁德光绝对不会轻易饶恕的。就连自己的儿子,都这样了,更何况是其他人。

    秦羽也是很好奇起来了,这个朱秘书到底是谁的卧底了呢?所以听见了袁大少爷的话之后,也是马上的发誓,绝对的乐意不会泄密的。

    看见秦羽发誓之后,袁大少爷才开始放心的胡咧咧起来:“说起来这个朱秘书啊,那还得要从我的二姐夫说起。我的二姐夫也是个叛徒。你知道么?”

    看袁大少爷这样子,看着倒是挺臭美的。但是这话让秦羽有点发愣?袁大少爷的二姐夫?不就是前段时间自己从王大帮主的手里知道了这边的东北帮的卧底么?那不就是袁德光的二女婿么?怎么朱秘书和他扯上关系了?

    看来东北帮还挺深的啊,竟然埋伏了一个袁德光的二女婿,又在袁德光身边藏下来了这么一颗*。还的确是够厉害的。

    可是袁德光竟然一点都不知道,这么多年,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看来这都是因为这边的袁德光的秘书,还有袁德光的女婿俩人提供的情报,根本就没有让东北帮动手。

    所以袁德光和袁长祖就是愣没有发现异常。这就是可以表明,东北帮也挺能忍得住的。先埋伏了好几年前的潜伏人物,只是为了现在做准备。这么多年,这个王大脑袋还真沉得住气。

    不过也是啊,像袁长祖那样的精明人物,他的思想那都是如同一张蜘蛛网,只要是你能稍微的碰一点,他都能知道你到底是从哪边开始触动到了他的利益的。除非是对方一直的不动,这次袁长祖应该也是察觉到了有奸细,只是不知道是谁。可是这次能挖出来朱秘书,也是相当的厉害了。

    “我当然知道了,还是我对二叔举报的呢,你二姐夫,当初在南洋那边得罪了一个黑势力。被东北帮的老大给救了下来。所以才成为了东北帮的卧底了。”秦羽想了想道。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毕竟也的确是自己先知道的,也告诉给了袁德光,就算是袁大少爷在跑过去找袁德光求证,也没什么。甚至可以说这还是秦羽的功劳呢。

    而袁大少爷本来还是觉得自己比秦羽知道的事情多,还想摆摆架子,可是听秦羽这样一说,那两只跟绿豆一样的小眼睛一下子瞪大了。看着秦羽道:“不是吧,竟然是你发现的,又向我爹举报了?我说呢,我爹怎么无缘无故的把我姐夫从南洋给抓了回来。原来是你啊。不过还别说,你这次的举报,还真的很靠谱的。”袁天非常崇拜的语气说道。

    好像是秦羽告诉给了袁德光他的二姐夫是卧底的事情,是多么的伟大一样。其实对秦羽来说,这只是顺手的事情,其实自己也懒得管远山集团的事情。只不过是东北帮收拾他们帮主的时候,帮主顺便说了出来。秦羽也顺便给袁德光卖了一个好。证明秦羽是个中心的人,有什么事情都会向袁德光汇报。

    可是秦羽如果知道了,因为自己告诉给袁德光,他的女婿是奸细的原因,导致了袁长祖和袁德光对自己的女婿都不怎么相信了,甚至还包括了秦羽这个未来女婿也不怎么相信了,这样的局面,不知道会不会后悔当初的举动。

    其实就算不说的话,也没多大的用处了。因为东北帮已经完蛋,那这俩线人也应该没什么作用了。也根本防止不了自己继续的动作下去。所以这对秦羽来说,根本就不值得说,也根本没有什么成就感。但是对待袁家可就是不一样了。这样的背叛袁德光,那袁德光是绝对不会饶恕的。现在秦羽可以想象的到,袁德光的二女婿,还有朱秘书俩人被抓起来之后,都经历了怎么样的惨无人道的折磨。

    “我当时只是偶尔知道了这个消息,但是这我绝对是马上跟二叔说了啊。这样的蛀虫,竟然是祸害我们袁家,我为了我们远山集团,也得让二叔把那个祸害给揪出来了啊。你不用这么崇拜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秦羽倒是装出来了非常的低调的样子。而且看起来相当的臭屁。不过话里话外,倒是说的大义凌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