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三百八十五章 担心别的
    秦羽是在这里害怕着袁长祖会不会一直的揪着小静不放手,所以话里话外,就是把小静给说成了一个自己只是在东北太无聊寂寞了。用来发泄的一个玩伴。

    而袁长祖倒是根本就没有在乎这方面的事情。他倒是在琢磨,如果说是秦羽哪天造反了,自己到底能不能控制住秦羽。如果说是没控制住的话,那秦羽很有可能就是最大的一个威胁。毕竟东北帮那边的总部,可是几百个高手,竟然都没拦住秦羽,而自己这边绝对没有东北帮那边的高手多。

    到时候如果秦羽要是对自己这边直接动手的话,自己岂不是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么?不过还好,现在还有小蕊专门的牵制着秦羽。只要是有小蕊在,秦羽不会乱来的,自己也看得出来,秦羽对自己的女儿是真感情的。

    不然还真的不会去接这次的任务,毕竟这样的任务怎么看怎么都是,吃力不讨好的。袁长祖根本就觉得秦羽不可能因为那点从二长老身上搜刮出来的钱,能让他心动。因为有秦羽这样的本事的人。随便弄点什么,那就足够捞不少钱呢。

    而之所以秦羽原意给他们卖命,那还是想娶自己的女儿。但是以后呢,那就不敢保证了。毕竟秦羽这个家伙也是个非常的色狼一条。

    从老是和袁天那个窝囊废跑出去找女人就看得出来。那真是中外不忌口啊。特别是在安南的时候。秦羽的一举一动,袁长祖都全看在了眼里。那真是会想着法子的玩。这可是比他当年都风流多了。

    就算是秦羽跑到了东北那边,正在完成任务呢,也知道专门的找一个女人作为伴侣,这样的男人,能可靠才怪了。看来以后还是必须要好好的找一个专门可以制约秦羽的办法。想到了这里,袁长祖才是漏出来了慈祥的微笑道:“秦羽啊,在东北这段时间里面,你也是够累的了。你先回去好好的玩几天吧。过段时间再让你的二叔给你安排工作呀,以后我们的公司可都是要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啊。好好干。”

    袁长祖这话是非常的明显了,就是让秦羽先休息两天,随便玩。秦羽当然是乐意了。可是你大清早的喊自己来干嘛啊。自己正在抱着自己的老婆舒服呢,被你这样给搅和了。真是无语啊。估计袁德光是觉得自己和他的女儿还没结婚呢,就这样过日子,应该是心里不爽吧,不过这个秦羽道是非常的能够理解。

    而袁长祖的这话另外一个意思也就是说你可以走了,我们大清早的谈话就开始结束了。我们早晨喊来就是为了和你聊这些内容。现在你玩去吧。

    秦羽当然也是非常懂事情的站了起来,嘿嘿的笑了笑,也表示一定都听老丈人的指挥,笑着离开出去了。

    袁德光看着秦羽走了之后,有点不明所以,大哥喊秦羽过来,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啊?难道就是只问了几句话?这也太简单了吧?难道只是这样的话,还至于喊这个臭小子过来么?本来还以为大哥会直接的亲自给秦羽敢拍工作呢。没想到闹了一大圈,竟然没这么回事啊。最后竟然还是说要让自己专门的给秦羽安排工作去。

    “大哥,你怎么就这样让这个臭小子给走了啊?你这到底是怎么意思啊?你让我给他安排工作,那我给他安排个什么地方的岗位呢?”袁德光有点纳闷的问道。

    这太奇怪了啊,秦羽都到了你面前了。而且你还说秦羽的表现非常不错,要亲自的接见,怎么这人来了之后,只问了一些东北的事情,好像也没什么表扬的,就这样就完事了?这是不是有点太离谱了呢?

    袁长祖继续的闭上了眼睛,躺在了摇摇椅子上面,摇晃着椅子,没一会儿,说道:“我就是想看看秦羽到底是怎么在东北完成任务的。看他的回答,和那边的汇报几乎没什么出处,只是那个二长老死的时候没人在场,也不知道二长老到底是死在了什么地方。到目前为止东北帮也没有找到过而长老的尸体,不过这个已经不重要了。最起码我的心里那块石头落下来了。”

    袁长祖的这突兀的一句话,搞的袁德光有点别扭,东北那边,有袁长祖的眼线,这个袁德光是知道的。但是秦羽在东北那边到底是怎么表现的,自己都是只听见了大哥的说的。只有大哥说了,秦羽在那边表现如何如何。自己才能做出来什么样子的判断。

    可是如果袁长祖不想告诉给自己的,自己根本就是一点都不知道。比如说秦羽在那边竟然还有一个帮手。这个还真的是相当的奇怪啊。而这个帮手还帮着秦羽一起干掉了五长老,也就是说,后来一直的跟在秦羽身边,自己怎么就是一点都不知道呢?看秦羽刚才和自己的大哥袁长祖的通话之中,好像这个帮手还是个女的。

    而现在袁长祖的话,更是让他奇怪,忍不住好奇的问道:“大哥,你说大石头落下?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还有什么事情担心么?是不是东北帮那边?这点你放心吧,东北帮那边,帮主一下的五个长老,四个是实实在在的都死掉了。还有一个已经是残废了。根本够成不了任何的危险了现在。”

    袁德光还以为自己的大哥是担心东北帮那边呢,毕竟前段时间远山集团的主要敌人就是东北帮那边。可是现在东北帮可以说已经要面临四分五裂了。至于他们想在从新组合起来,那是没个几十年的功夫,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这点我本身就不担心,其实就算是秦羽没杀那个五长老,我也不会担心东北帮,我担心的是别的。”袁长祖依然是没有睁开眼睛。手里继续的那和这个两个核桃在那边转来换取。这摩擦的声音都是够响亮的了。真是老古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