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三百七十九章 该死的袁德光
    秦羽在刚和林晓蕊缠绵了一夜之后,这真是久别似新婚啊。可是大清早的,就被人喊起来说是袁德光号见自己。而林晓蕊也要离开了。现在还没结婚呢,就不可能天天的腻歪在一起,这可是在她家里。

    要是让她父亲知道了,父亲一定会伤心的。所以林晓蕊也是只能先离开了。

    秦羽倒是觉得袁德光喊自己干嘛呢,难道不成是要告诉给自己,让自己开始现在开工啊?可是秦羽还没休息够呢。这才刚回来,休息了半天,就这么着急的喊着自己干活,是不是太不把员工当回事了啊?

    可是秦羽倒是也想早点拿到袁家的证据,好早点结束自己的这个卧底的身份。这样的日子秦羽也是过够了。还是没有自由自在的爽,而现在简直就是在成天的演戏。对于演戏,秦羽是真的累了。

    还要在袁德光的面前各种的装扮,弄得秦羽有时候都不知道哪个是真正的自己了。而现在袁德光喊自己过去,秦羽倒是要认真对待起来了。

    可是车子在走了半路过后竟然开始拐弯了。秦羽可是知道袁德光的家到底在哪里的,但是秘书现在竟然开始的走的别的路线,这个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而新来的这个袁德光的秘书告诉给秦羽,现在要走的竟然是去往袁长祖的家里。闹了半天原来是袁长祖喊自己过去。

    既然是袁长祖要让自己过去,为什么不早点说呢?还用得着这样么?竟然是弄得这么神秘,在自己的家里还这样的保持隐蔽性,看来这个袁长祖老狐狸更是埋藏的非常的深啊。

    其实秦羽对袁长祖一致的看不透。主要就是袁长祖根本就不管事情了。最起码表面上,所有的事情都是袁德光在干。好像跟袁长祖没任何的官司一样。但是秦羽感觉不会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简单。

    别看袁长祖成天都是只知道的钓鱼或者说是各种的闲散。弄得真的跟退休了之后的闲云野鹤一样。其实并非如此。

    因为秦羽每次看见袁长祖,总觉得袁长祖太深藏不漏了。只外表你根本看不出来什么漏洞,可是秦羽经历了这么多的危险,自然也是能感觉得到袁长祖的身上有种非常危险的气息。

    这是秦羽这么久以来,对危险人物的一种自我本能的意识。就好像是当初的林昊一样,但是秦羽觉得,林昊不如袁长祖。最起码差了一个档次的。要说林昊是狐狸的话,那么袁长祖足够称得上是九尾灵狐。

    但是远山集团本来就是黑势力窝点,如果说是九尾灵狐,那就是有点太高看袁长祖了。应该称得上是狈,就是那个狼狈为奸的狈。虽然袁长祖是林晓瑞的亲生父亲。但是秦羽可是对袁长祖没有一点的好感。

    只看他们远山集团的经营的项目,秦羽就是非常的反感,不说别的,只说是毒品一类,都不知道毒害了多少人。所以秦羽可是对他们袁家这群的家伙们,没有一点点的好感。

    没多久就来到了袁长祖这边的这木屋子这边。袁长祖现在已经退休了,而且还不喜欢去住在别的别墅里面。每天都是只住在这边的一处木房子里面。这个秦羽道是知道的。

    上次和林晓蕊一起的来看过袁长祖。只不过是,当时根本就没有进去。只是觉得这个小木屋,外面的戒备非常的严格。

    秦羽大概可以看得到,这边不管是明里暗里,那都是不少的保镖专门的监督着这边。只狙击手都好几个。谁要是敢在袁长祖的门口闹事,分分钟都会被打成了筛子。

    只从这外表的这些守卫就可以看得出来。袁长祖比袁德光的守卫那真是相当的高等级了。

    来到了袁长祖的木房子门口之后,有两个大块的保镖在门口拦着秦羽先进去禀报了。等出来之后示意秦羽进去,但是还要先搜身。秦羽倒是无所谓啊,自己身上除了手机,还的确是没什么东西了。

    还有就是秦羽准备的那两把在东北帮总部拿到的那非常不凡的匕首。把匕首按照要求放在了门口之后,秦羽才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客厅里面是几个木椅子。而袁长祖倒是跟个老太爷一样的坐在摇摆椅子上晃悠着。而袁德光坐在旁边陪着。

    秦羽一进去之后,袁长祖睁开了眼睛,微微的冲秦羽一笑。袁德光也是呵呵的笑着道:“你小子大清早能起来相当的不容易啊。以前可是跟着我那个废物儿子在一起的时候,可是从来都没有早起啊,刚把你从被窝里面救出来,是不是心里有抱怨啊?”

    这听着好像是只是开玩笑的,但是秦羽一听就知道袁德光是因为说秦羽开始老是跟着他的那个废物儿子袁天在一起的时候,竟没有干好事。这还是在袁长祖的面前说的,那他和袁天在一起的时候,干的事情,绝对都是找女人了。

    因为那个废物大少爷袁天,除了找女人,好像别的方面根本就是个菜包一个,但是对待玩女人方面,那真的是各种的花招都随手而来啊。

    而袁长祖刚才还微微的笑着,但是听见了袁德光的这话之后,脸上立刻都有点不高兴的,但是还是勉强的笑了一下。

    能高兴的起来才怪了,秦羽好好歹和自己的小女儿,也都是自己最心疼的女儿在一起都马上要结婚了。但是以前没少跟着那个废物袁天到处的去嫖娼。而作为未来的老丈人看见秦羽干这些事情,难道还能夸他不成啊?

    可是不管怎么说,今天见到秦羽,那是为了给秦羽最近表现的鼓励。自然是要面子上带点慈祥的微笑了。可是现在这微笑明显就是变了味道了。

    秦羽心里这个腻歪啊,你说你袁德光平时说说就得了。干嘛还要当着袁长祖的面子说呢。难道看着你这个亲老哥心里不爽,你就是非常的爽歪歪啊?不知道袁长祖是我未来老丈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