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原来是袁长祖
    秦羽不知道自己这次回来之后,找袁家的麻烦会给林晓蕊带来多少的心里创伤。但是没办法啊,自己还必须的要把袁家给断掉了。

    因为袁家简直就是坏到了骨头渣子里了。这次自己去东北之后才知道,其实在北方的东北帮,那就是一个远山集团在南方的一个翻版。东北帮的人在东北那边是多么的嚣张跋扈。简直就是一群的地痞流氓,没少欺负老百姓。

    而远山集团这边也都是一些这样的货色,而且他们更厉害,竟然没少走私倒卖毒品之类的东西。这样子祸害人那就是更狠的了。

    所以秦羽是不允许继续这样的一个集团生存下去的。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老百姓,都必须要铲除掉这个远山集团。

    但是到时候希望铲除掉了远山集团之后,林晓蕊能原谅自己吧,最起码自己不会对她的父亲和二叔下杀手,估计也就是和林昊一样,直接的进入监狱吧。

    那最起码也有一条活路啊。所以秦羽就是准备先瞒着林晓蕊,等到事情做成之后在告诉给林晓蕊,到时候反正不管她愿意不愿意,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了。

    而现在袁德光既然是要找自己,那绝对是有别的事情了。说不定是要安排自己活干呢,顺便再问问林晓蕊要去澳洲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的。

    松开了林晓蕊道:“老婆,你好好的去玩自己的吧,你放心吧,我会一直的在这里,想我了就可以来找我的。再有就是,我们要早点结婚,但是结婚后也可以直接住在这里嘛,不用非要跑那么远去澳洲,但是如果非要去澳洲的话,那也可以结婚后一年了再去嘛。照样也可以在你父亲的身边呆一年呀。”

    林晓蕊看秦羽又是要出去了,有点不高兴,但是也知道自己的二叔要找秦羽,那一定是有事情的。而秦羽说的话也相当的有道理啊。反正自己早都是秦羽的人了。早晚都是要嫁给他的。

    只要是嫁给秦羽了之后。还可以继续的在家里待在父亲的身边呀。想到这里,就很开心的道:“那我就好好的和我父亲说说。那我先走了啊。”

    和秦羽好好的激吻了一下,才换了衣服离开了这里。秦羽也开始换好衣服,出门之后,还真有车在这里停着呢。也不客气直接上车了。而这车里也没什么保镖,也根本就不需要保镖。毕竟这是在袁家庄园,这里几乎明里暗里的不知道多少保镖了。

    而来接秦羽的,也就是昨天看见的那个非常年轻的秘书。秦羽一上了副驾驶对秘书说道:“陈秘书,我二叔找我什么事情啊?”

    陈秘书一看秦羽上车,就发动了车子开始开了起来。继续微笑的对秦羽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董事长也没告诉给我呢。”

    得了看来在这个年轻人的嘴里是问不出来什么。你不知道才怪呢,袁德光那个老狐狸可是有什么事情,那都会跟秘书商量的。任何事情都会找秘书去干活的。

    以前就是袁德光身边的那个朱秘书,有任何的事情都是让朱秘书去干。甚至是当初自己在仓库里面听见了朱秘书和那个仓库的管理经理夜里悄悄的说的话,自己都听的清清楚楚。

    那都是袁德光受益的。当初要不是秦羽真的跑过去听见了什么内容,那秦羽还真的会上当,说不定早都漏出来了马脚。上次是袁德光想试探秦羽,直接的让朱秘书去找哪个仓库的经理。让那个经理直接的在第二天的走货里面放入一些货,故意让秦羽看见,但是要假的。

    不过秦羽夜里已经跑了过去偷听到了,所以第二天就视而不见的样子。所以当时就知道了,袁德光的秘书,那就是袁德光的一双手,一个传话筒。可是这个秘书好像比那个朱秘书还非常的能守口如瓶,秦羽看问不出来什么,也就不再多问了。

    还有就是秦羽始终不知道,那个朱秘书到底干嘛去了呢。这么久了都没看见那个朱秘书,估计是真的出事了。

    可是秦羽在这边想着呢,而秘书突然的开了没一会儿车就突然拐弯了。秦羽这才猛然反应过来的问道:“不是要去我二叔家里么?怎么突然的拐弯了呢?难道二叔搬家了?”

    秦羽可是没少去袁德光的家里,袁德光的别墅到底在什么地方,自己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呢,但是现在竟然开始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过去。这是要带着自己干嘛去啊。

    不过也觉得这个秘书不可能带着自己跑到没人的地方害死自己,那他也没那个实力。因为也没必要那样干。

    “是这样的,董事长现在在老董事长那里,是老董事长要见你。”这个年轻的秘书只是轻声的说了一句。

    这话说的还真的非常的斯文,好像能把蚊子给吵醒了一样,秦羽还就是不喜欢和这样的人多说话,老是文绉绉的,有什么事不能大声说啊。也幸亏秦羽的耳力听得相当不错。不然的话,秦羽还得琢磨的在自习问两遍才可以了呢。

    原来是袁长祖要见自己,也不知道这俩老狐狸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水。但是要见自己那就见吧。

    秦羽也知道,在这个袁家,真正当家的那绝对是袁长祖,只不过是袁长祖现在做起来了甩手掌柜的,把明面上的事情都交给了袁德光。

    但是袁长祖如果在远山集团说话,那绝对是一言九鼎。是谁都不敢忤逆袁长祖的意思。甚至秦羽怀疑这次自己出去,先到了安南,再到东北的一系列安排,还真的出自袁长祖这个老狐狸的手里。

    不然袁德光那样的人,怎么看怎么都不可能想出来这么多的连环计。要知道中间任何的地方出现了错误,那都是不可避免的一些损失呢。

    而袁德光别看,好像是非常老成的样子,但是真正的骨子里,可没那么的稳重。但是袁长祖不一样。那老家伙,秦羽都有点看不透的样子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