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两百二十三章 装神秘
    秦羽和这位张师弟轻松的较量,让那位吴师兄看了个真切,吴师兄眉头皱了起来,自己和张师弟俩人较量的话,其实也就是半斤八两,百招内,几乎分不出输赢,后面会自己稍微高一线的可以赢。

    但是秦羽这个小子,竟然如此轻松的赢了师弟,而且他也看的出来虽然师弟重要的是没拿兵器,没办法发挥出全力,但是如果拿上兵器,也不见得能赢这小子,毕竟这小子凭借着他刚才的动作,要是也拿上兵器,绝对比自己师弟厉害的多,那也就是说我这个师兄也不见得是他的对手。

    看来这个年轻人的确厉害,难怪公司让自己和师弟来这边一定要和他汇合,但是这个人成了个乞丐的模样开始让这两位师兄弟看走眼了。在说秦羽这人的功夫,就算是无论如何,也不至于混这么惨啊,实在万不得已的受到检查的憋屈,大不了干掉对方。以这年轻人的实力足够可以的,但是他竟然以捡破烂混进来,还弄得身上这么臭,现在这扔在地上的衣服还臭的要死的。

    那只能说明,秦羽这个年轻人,够能屈能伸的,没想到世俗界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高手,关键是可以为了完成任务,竟然能这么的忍耐,看来不是个一般人。

    而在地上坐着的师弟愣了,不过马上站了起来,觉得自己丢人死了,看秦羽更是恨,简直是恼怒交加。立刻到了后面电脑桌子上拿出来一把匕首,要拿着武器和秦羽干。秦羽依然躺在床头无所谓的翘着二郎腿。开始还以为十多招之内干掉他。

    但是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这么不堪。或许是地方小的原因吧,对方不可能只这么简单的实力,主要是施展不开。

    但是就算这家伙拿上家伙也不怕。正准备继续较量几下呢。旁边那个吴师兄立刻冷冷的道:“师弟住手,切磋已经结束,你输了。”

    这师弟听了自己师兄的话,更是愤怒,他很不满意的道:“师兄,这小子就是占了地方的便宜,而且我又没拿武器,如果出去打,我绝对能赢。”

    看得出来这个师弟也知道自己吃亏在哪里啊。刚才那只能打几拳的根本施展不开,不然不用那么丢人现眼。师兄看了看秦羽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又看看自己师弟这恼羞成怒的模样,从这里就看的出来自己师弟的心境不如对方,这是典型的被对方给攻破心里了,让他开始生气起来。

    这可是在打斗的时候是大忌,你如果情绪不稳定,会大打折扣的,他冷冷的道:“如果换了地方,对方也拿着武器呢,不行就是不行,再说了,别忘了我们这次来这里是干什么的,不是来打架的。”

    师弟听了师兄的话,觉得师兄说的有道理,秦羽如果也是拿出来武器,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可是就是抹不开面子,最后很不甘心的道:“小子,算你运气好,等任务完成了,我在好好和你打一架。”

    秦羽无所谓的抽着烟道:“无所谓,但是任务期间,你俩必须听我的安排。”

    “不可能,你个世俗界的小子,怎么能和我们武林人士讲条件?竟然还想着要领导我们?小子,世上不是只你看到的那样,更深层的世界,不是你能想象的。”这个师弟鄙视的看着秦羽道。好像是看不起秦羽这个世俗界的年轻人一样。

    而那个师兄虽然觉得自己的师弟说的有点难听了,但是秦羽这小子的确是个世俗界的家伙,这提议简直是不可取。这都是平时因为不在世俗界,所以对世俗界的看法造成的。

    这种对他们而言,这种看法可不是那么容易就改变过来的。

    秦羽也知道世俗界上面还有一个层次是武林杰,这些人都是以习武为主,各个功夫都不错。开始秦羽觉得这俩人本事不怎么样,但是想想,那是以自己的眼光看待。毕竟远山集团能派这两个人来相当不错了。

    在那个什么安南的富豪老板,他的旁边最厉害的老头,秦羽觉得自己和那个老头应该差不多,在那富豪老板眼里,远山集团只是个普通的黑色势力,那么也就是比远山集团更厉害的一个团伙,最厉害的高手才和自己差不多,不过也不确定是不是有更狠的家伙,但是秦羽没看见。

    而比那个富豪老板低级的远山集团,高手的实力绝对比不上富豪娱乐场的老板身边的高手实力,这两个人应该算是相当牛掰的了。

    秦羽自己要完成这次任务,自己还的确很麻烦,看来这俩人还不错。但是这俩人的眼光的确叫秦羽很不高兴,什么世俗界武林界的,你们武林界牛掰?还不是被自己教训过不少人。

    但是为了任务的顺利,能名正言顺的指挥这俩人,秦羽想了想站起来抽着烟坐深沉的样子,鄙视的看了他们两眼,然后从他们身边走过,来到窗户朝外面看去,刚才那个吴师兄一直拿着望远镜朝外面看,秦羽不用望远镜,大概一看就看的出来,外面街道上现在都两点多了,还不少混混检查呢。远处街道也是不少这样的人。

    秦羽一边抽烟朝外面看,一边道:“你听谁说我是世俗界?”

    秦羽这话,让这俩兄弟同时发愣的看向秦羽,这小子不是世俗界的人?但是从公司那边听的消息是这小子就是世俗界长大的啊。没什么门派可言。那师兄想了想道:“敢问,这位兄弟,你出身何门何派?”

    秦羽微笑的扭过来头,用一个相当神秘的表情道:“我们这是在任务,而我也不可能告诉你们我的事情,不过可以告诉给你们,我五岁开始被师傅带山里习武,十二岁开始出来历练,十五岁被师傅定为内门弟子,十八岁被定为师门的传承弟子。至于我师傅是谁,你们不用问,我只能说,只我自己对付你们两个一起,毫无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