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两百一十九章 捡破烂的
    秦羽这一钻出来玉米地,已经是相当残破,在偷了人家一身衣服后,跑出来村子在换,那是真怕被别人知道了。不然老头追出来,自己还得跑。

    在路边换好后,秦羽就郁闷了,这灰色裤子,一看就是老人穿的,布料穿着真难受,硬邦邦的。在配上自己这条上万的腰带,这组合简直没谁了。

    而且腿部有点短,弄得跟八分裤似的,一看就知道不是自己的衣服,不过大晚上的不管这么多了。还有上身这衬衫,穿上去袖子短,秦羽干脆直接撸起袖子。扣也不挤了,也挤不上。这样舒服多了,但是刚才在苞米地里被苞米叶子给刺的全身酸疼。猛一穿上衬衫,还真是让皮肤更疼了,但是总比光着膀子好看吧。

    秦羽就这样朝市里走去。这里和市区不远,没一会儿,来到了车辆比较多的地方。虽然过了交警检查的地方,但是秦羽发现这大街上的混混还真不少。这还不算市热闹区呢,都这么多人。

    根据那个司机说是这两天开始这么严格了,估计东北帮也是怕了,毕竟安南那边闹了那么一出过后,不怕才怪,万一远山集团直接摸到他们老窝,那他们直接被断掉了。

    秦羽甚至都怀疑那个东北帮老大已经不再莱阳了,可是目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连联系上那帮手再说。

    秦羽到了这边一个没人的角落才打开手机。他从辽东上了私车后就没敢开手机。这还是以防万一呢。现在打开后,第一个赶紧联系袁德光。

    播完号码,一会儿竟然是袁德光亲自接的,这都大半夜了,他估计也得睡觉,这么老的家伙,也没精神来夜生活呢。

    “秦羽啊,怎么样了,到哪里了?”袁德光一接电话,还打了个哈欠,就知道是还在睡觉。

    这让秦羽很不爽,我在这东奔西跑跟个丧家犬一样的乱窜,还得给你们远山集团这群人渣卖命,可是你倒是挺爽啊,竟然都打起来哈欠来了。

    “二叔啊,我到了莱阳了,累死我了啊,遇见了黑车抢劫,怕被暴露还活活的挨打了,这又偷老百姓的摩托车,又是钻了半天苞米地,才算是来莱阳了,可是我怎么联系那几个帮手呢?”秦羽张口就是各种的委屈,不过没说偷人家衣服,怕觉得丢人啊。

    袁德光倒是好像听笑话似的,很高兴的道:“呵呵,秦羽啊,你受苦了,为了任务嘛,你既然到莱阳了,我就帮你联系,一会儿会有人联系你的,你等着就可以了,记住咯,千万别暴露身份。”

    秦羽赶紧称是。挂断电话后,秦羽都觉得无语了,自己为了不暴露身份,受了多大委屈。简直是比逃荒都恶心人。

    秦羽这边是大马路旁边的一个小区门口附近,这边本来没什么人,但是看见那边几个混混手里还提着铁棒朝这边走来,秦羽觉得应该避开他们。

    别又遇见各种检查了,赶紧把手机静音,随便塞到小区院墙旁边的草堆里,还用个黑色塑料袋盖着。

    秦羽的眼光比较好,所以几里地能看的清楚,他们离这边还几百米,秦羽觉得这边人是最少的,所以在联系上那几个帮手之前,就不换位置了,现在莱阳市里查的太严格。

    左右想想,在附近找了个破塑料大袋子,也不知道是谁去超市买东西,拿的这破大袋子,里面还有不少垃圾,全给扔了。又跑到旁边垃圾桶,秦羽翻了半天找到几个矿泉水瓶子。放在袋子里后,又找了根树杈,开始继续的翻垃圾桶。

    弄得自己还真的像是一个捡破烂的,在加上他的头发现在乱遭的狠,这边灯光又不行,一身的衣服也是土不拉几的,还真看不出来他是个年轻小伙子,外加这袁德光的手下准备的这好假胡子,简直跟真的一样。

    不一会儿那几个小喽喽走了过来,不过他们看起来也就是刚二十岁左右。还一直嘻嘻哈哈的说笑着,各个嘴里都叼着烟,拿着钢管。

    等来到秦羽这边后,刚要路过去,可是旁边一个高高瘦瘦的挺了下来,突然拿着钢管捅了捅秦羽后腰:“喂,拾破烂的,转过来身。”

    其他人也都全部停了下来,看向秦羽,其中一个一头黄头发,还穿着牛仔特别瘦的裤子道:“一拾破烂的,你管他做什么。”

    “你没听吴哥说么,我们要认真的查看每个人。这个人大半夜的跑来拾破烂,有点特殊吧?”这个捅秦羽腰的人道。

    “对呀,大半夜的跑来捡什么玩意儿的破烂。喂,你哪人啊?”一个人走进了一点,问秦羽道。

    秦羽看他们这些人还真是会问啊,不过秦羽还记得自己在那个村子里偷摩托的地方,笑了笑道:“我是道青山河清县的。白天这边的人不让我捡,嫌弃我翻垃圾桶脏,所以我都是晚上没人的时候来翻翻。”

    “河清的?怎么跑我们莱阳来捡破烂啊?”开始那个怀疑的年轻人道。

    秦羽觉得这个家伙脑子太谨慎了,不过外表显得轻松的道:“这不是莱阳是个大城市嘛,各种垃圾多,能多赚点。”

    其他几个小喽喽也都点了点头,这点他们相信,莱阳是附近几百里最发达的城市了。很多外地人都跑这边干活,捡破烂的来这里,也无可厚非。

    “看你这年龄也不大,怎么捡破烂啊?不会是装的吧?”还是最开始怀疑秦羽的这个年轻人道。

    这话一说出来,所有人都怀疑秦羽了。秦羽真想揍他,让自己围着垃圾桶呆半天,太丫的臭了。

    秦羽有些无奈的道:“我在十年前工地干的时候,腿被摔了,现在只能瘸着走,也干不了啥重活,只能捡个破烂,或者是收个破烂。”

    其他人都看秦羽,他还真一个脚高一个脚低,秦羽的那双鞋早就被摔的破破烂烂了,甚至旁边还开了个大口子,看的的确挺惨,甚至上面泥土不少,都是路上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