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一百九十章 敢赌么?
    秦羽处理掉了这么多抢他钱的人,到最后还得了两亿多,这倒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可是在行动起来,竟然还得到了赌场的认可,这感觉很爽。

    而且还得到了一个华夏的完美小姑娘,抱在怀里别提多高兴了,还时不时的鄙视鄙视那边那位败家大少爷。

    这位败家大少爷被秦羽这话气的牙疼,看见那边还剩下一个傻不拉几的高丽女人,怎么瞧怎么不顺眼,这等于是这个土包子都不要的货,自己怎么可能要?

    当初自己怎么没瞧这个大陆妹?也难怪他了,港岛那边的大陆妹去港岛打工,都被本地人看不起的。可是瞧这大陆妹害羞的样子,真是让人心痒难挠啊。

    秦羽抱着这个大陆妹这个喜欢呀,这女孩子简直跟水做的似的,害羞死了,这脸红程度能到了脖子根。秦羽还把手塞进衣服里摸摸,让这女孩子吓得硬往外面拽他的手,可是死活拽不动。

    秦羽一边摸着还一边贱兮兮的问道:“小妹妹,你家是哪里的啊?”

    “我家,我家是北方的。”这个女孩羞答答的回答。

    平时也不是这样的脾气,但是被一个男人这样折腾着,而且自己今天一天都属于他,感觉特别的放不开。

    这倒是让秦羽意外起来,北方?这是哪里?那自己过两天要跑东北去了,不是正好路过北方?这个倒是可以和她多聊聊。

    虽然袁德光还没说,但是秦羽已经算个差不多了。大约是明天或者后天会来消息。还有是绝对不是自己一个人去,不然自己去完成这任务和送死没多大区别。

    但是秦羽现在可不是乱问的时候,他没去过北方,得好好的找这个女孩抽个空问清楚,但是现在是赌场,任务是搞扩大化的玩耍娱乐。

    这时那个正在摇色子的女人停手了,等着人押注呢,刚才处理事情时,已经停止了押注,现在又从新开始第一次。

    旁边依然只几个人,那些来瞧热闹的,可没工夫完这些,早都各自完各自的去了。而那个败家大少爷倒是刚才赢了觉得很爽。还朝秦羽嘿嘿的嘲笑:“土包子,你赶紧下注啊,本大少爷还等着赢你呢。”

    他刚才赢的是反着秦羽压住赢的,觉得这样挺爽,虽然不在乎那些,但是赢了土包子是很开心。

    秦羽看了看桌面,他根本都没听那女人摇色子的声音,当然不知道是大是小了。所以也不准备押注,可是旁边好多人都在看着他呢。

    刚才秦羽表现太突出了,都等他下注后在跟着压呢。秦羽想了想拿出来一个五十万的扔到了小的面,其他人才开始押注起来,不过这次都小心了不少,刚才都是乱跟风,可是现在都是只一点一点的来,但是大多数还是跟着秦羽,只有少部分压大。

    结果出来是四五五,大。又是一群人乱骂,都骂秦羽小气的狠,那么多筹码,能落成一座城堡了,竟然只压这么少,让自己跟着压,还输了。

    而那大少爷倒是笑的跟神经了一样,指着秦羽说秦羽的狗屎运已经过去了。秦羽既然要准备赢的这个家伙裤衩都没了。自然不能放过他。

    秦羽瞧这小子还剩下十几个黄金筹码,这两把他赢了几个,这要全拿过来,又是一亿多。

    秦羽想了想,拿出来自己的筹码里五千万,剩下的黄金的,全让秘书存在自己的瑞士银行卡里。

    那败家大少爷看见了,又是发现了嘲笑的话题:“土包子?输了一把又怕把刚才敲诈捡来的钱给丢了?瞧你那出息,真是没见过世面的货。赶紧滚蛋吧,这里不是你这土包子玩的地方。”

    秦羽一边搂着这个小青涩姑娘,一边瞧了瞧自己托盘里的筹码,在看看那败家大少爷,嘿嘿笑着道:“败家子,你信不,大爷我这几千万,能赢的你裤衩都没了。”

    “嘿嘿,你那水平,别以为开始你踩了几次狗屎,赢了点小钱,不知道东西南北了。有本事来接着压啊,本少爷压多少,你跟多少,敢么?”这个败家大少爷嚣张的说道。

    看他那嘚瑟的样子,秦羽很想抽他一顿,但是又觉得在这里抽太坑了。为了这废物不值当的。

    想了想,笑笑道:“这多没意思,敢不敢和本大爷单独赌?敢的话,来,不敢闭你那*,别在那胡咧咧的,赶紧回去躺你爹怀里做乖宝宝去。”

    秦羽这话一激,倒是让这大少爷发怒了,这大少爷是有点脑残,一刺激,立刻着道。这大少爷雄赳赳的道:“赌什么?本大少爷从来没怕过。怕你到时候连你身边的这几个美妞全给输的光秃秃的出去哟。”

    这大少爷边说还边色眯眯的看着秦羽怀里那个大陆妹,其他几个安南学生他没兴趣,这里这样的学生太多了。

    这个大陆妹妹瞧见这大少爷这么贱的眼光,有些害怕的往秦羽怀里躲躲,而秦羽抱着更舒服了,还真得感谢这个大少爷呢。

    “那简单,我俩一人一幅筛子,自己摇,赌谁的大,敢不?”秦羽眉毛一挑,挑衅的道。

    “这又有什么不敢的?本少爷玩筛子从小玩到大,怕你这个半路冒出来的暴发户土鳖?”这个少爷嚣张的道。秦羽竟然要和自己玩单独摇色子?那怕他啊。玩不死这个土包子货。

    秦羽等的是这句话。立刻对旁边的迎宾道:“喊你们经理过来,我要和这个败家子单独的赌。赢的他裤衩都没了。”

    旁边收了秦羽十万筹码的迎宾还没走,因为收了钱了,得跟到最后,现在她看见秦羽怀里那个女人羡慕嫉妒恨。不过也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干净的身子呢,而自己第一次早被以前那个不要脸的负心汉给祸害了。想想都气。

    现在秦羽让自己跑腿,更是不高兴,可是只能听话的去了。迎宾不是跑腿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