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一百六十六章 袁德光的戏
    袁德光出门后依然是阴沉着一张脸,朱秘书看见老板这么不高兴,也不敢多说什么,静静的跟在后面,等袁德光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拿起电话拨打给了谭小东。

    秘书马拿出来那个小笔记本赶紧准备记录袁德光的话,他去见袁长祖的时候不用自己的笔记本,估计是老板发大火了,而且刚才听老板跟谭小东说什么剿灭,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搞不明白。

    那谭小东在安南呢,对手只有东北帮,要浇灭的话,那也是剿灭东北帮啊,按理说这样的事情,自己不可能不知道,和东北帮火拼,但是自己一点风声都没听过。

    难道老板不信任自己了?朱秘书一想到这里,差点把钢笔给丢在地,双手哆嗦,如果老板不信任自己了,那是证明怀疑自己哪一点了,如果是这样,那证明自己的价值已经用完,下场如何,自己太清楚不过了,往常只要袁德光不信任的人,没一个活着的,或许哪里自己做错了?朱秘书在一直胡思乱想的。

    袁德光那边响起了谭小东的声音后直接不高兴的道:“小东是我,你二叔。你那边怎么样了?”

    谭小东也知道绝对是袁德光打来电话了,至于袁德光是去跟自己的老丈人商量拉,还是自己琢磨了什么,那不得而知了。

    平时这个二叔吧,对付内部还是很有手段的,但是遇见稍微大点的事,有点着急乱阵脚,还得自己在旁边稍微提醒下,但是他只要在清醒的情况下,那是什么事情都能搞定的,但是刚才他明显发火了,显然是去找地方询问人去了。

    “二叔啊,我这边都处理完了,人都已经休息了。”谭小东微笑着说道。

    现在谭小东心里还很害怕,真不知道袁德光到底会给自己什么惩罚,如果只臭骂一顿那还好,可是严惩的话,挨一顿鞭子,那自己非得躺俩月医院不可。现在他后背全是冒汗。

    “那行,明天早晨吧,你带队全部回来。记得都早点回来。不用在隐藏了,另外一个,你今晚对那些人谁表现的什么样子,全一五一十的给我写个报告,这次表现不错的,我要重赏,表现不好的,重罚。”袁德光说完这些直接气呼呼的挂了电话。

    朱秘书小心翼翼的写好了内容。在接着等袁德光接下来的吩咐。听袁德光这话音口气,是非常生气,不知道这次谭小东会不会受到波及。

    而袁德光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又一拍那前面秃顶的脑袋道:“都是被这帮混蛋给气的了,竟然重要的事情忘交代小东了。”

    马又拿起了电话拨通谭小东的手机号码。

    “二叔?怎么了?还有什么吩咐?”谭小东刚松了口气挂断电话,又听见手机响了,打开一看又是袁德光,真是郁闷,还有完没完啊?为了等你的电话墨迹到现在还没睡觉,困死人了,一会儿还得写什么表现报告,本来今晚任务等到现在菜结束,又折腾到现在,真不知道这个袁德光还有什么烦人的事呢。

    “我刚才一着急忘了在交代你一件事了,你这次带队回来后,秦羽不用来了,让他在安南先呆着吧。”袁德光说完又挂了电话。

    而对面的谭小东愣住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刚想问问袁德光到底为什么,可惜袁德光已经把电话挂断了。为何只单独留下秦羽?

    这次秦羽表现是最好的,难道因为表现最好,想特意栽培秦羽?不应该啊,秦羽还不到那个时候,第一个是还没结婚,第二个是秦羽只这一次表现,根本不足以让袁德光信任啊,算袁德光信任了,自己那个狡猾的跟老狐狸似的老丈人也不可能同意,那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不过不管怎么说,既然袁德光下命令了,自己只能执行。可是明天在说吧,现在睁眼都费劲。谭小东不管那么多了,也懒得去洗澡,直接脱了鞋后,穿着衣服躺床睡着了,因为今天这个任务,他一大早起来忙活到现在,累的全身腰疼。

    而那边袁德光挂断电话后开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而旁边的朱秘书也被袁德光的决定给搞糊涂了,这次回来后,竟然秦羽不让回来,为什么?

    秦羽的功劳可是最大的,抓住了东北帮的大少爷,废掉了东北帮的三少爷,而且听开始老板和谭小东的话,秦羽这次表现还不错,这么好的表现应该好好奖励啊,为何让他继续留在环境特别差的安南?难道想让秦羽在那边自生自灭?

    这次让秦羽去安南本来没想过在让他回来?也不对啊,如果真是这样,那小姐岂不是要发飙了?她现在可是大老板的心头肉啊。

    那么只能一个可能了,那是秦羽表现不错,公司想让秦羽在安南好好的发展下去,很可能想让他做那边常老的接班人也有可能。

    不过这些话朱秘书是不敢对老板问的。现在自己都有可能被怀疑了,在去多事,那会更招麻烦,还是小心的好。

    而袁德光揉了会儿太阳穴,外表看起来是特别的生气,但是心里都乐开了花,看来连谭小东都看不出来留着秦羽在安南干嘛呢,估计都觉得是为了培养秦羽在安南。大哥说的不错,只要让所有人都觉得秦羽要做安南接班人时,是这边亮剑的时候。

    回头看了下朱秘书还在那跟个三好学生孩子似的抱着个笔记本等记自己的话呢,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而他也是在怀疑之内,自己不能让他觉得被怀疑呀。

    “朱秘书。”袁德光沉着声音喊了句。

    “在。”朱秘书一听袁德光喊自己感觉像是阎王爷要审判了,两腿打斗,可是声音不能显示出害怕,硬着头皮故作轻松的回答道。

    “你帮我看看,这次没完成任务的队长,我应该怎么处理?”袁德光轻描淡写的问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