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要罚
    袁长祖细细的讲解了自己的下一步想法,倒是让袁德光兴奋异常,如果按照大哥的分析,那绝对轻松搞定东北帮整个帮派啊,顷刻间让他们土崩瓦解,自己大哥这脑子太厉害了,不过没大哥,远山集团也到不了这里了。

    虽然他很反感那些历史书籍,但是袁长祖每次都用那些历史事件来讲解自己的想法时,袁德光还是非常乐意听的,觉得很过瘾。什么叫以史为鉴?这是典型的嘛。听大哥说了这种表面逼迫诱惑东北帮来谈判,反而是真正的直接灭掉他们总部的想法,这个不会也是根据明朝历史来想出来的吧?所以袁德光迫不及待的问。

    “呵呵,当然,既然你想听,那我跟你讲讲我是根据哪一段想出来这些的呢。”袁长祖喝了口茶,乐呵呵的道。

    袁长祖顿了顿,组织了一会儿语言才徐徐的道:“刚才跟你说了明廷和努尔哈赤的事,那我现在在跟你讲一段关于明廷和皇太极的事。明廷最后一个皇帝明思宗,是吊死在煤山的那个崇祯皇帝,你还记得么?”

    “这个当然记得,最后一个皇帝啊。死的最贞洁的那个。”袁德光回答道,虽然自己不爱看那些历史书,但是这事小孩都知道啊。

    “他在位时,重用一个大臣叫袁崇焕,任命他为蓟辽督师,是让他去经营辽东,灭后金的,他当时心的策划是到了辽东后,和后金讲和。”

    “然后挥师回关内,扫平当地流寇,等关内全国全部乱事都扫平了,在继续全心一意的和后金一决雌雄,这本来是好的策略,但是这点,要想在当时实现,几乎不可能。”

    “可是袁崇焕还是觉得这个方法一定可行,所以在皇太极在范程的建议下,给当时正在辽东的督师袁崇焕写信,告知他后金要来和他谈判。”

    “这让袁崇焕看到了希望,袁崇焕正在准备谈判之际,后金竟然突然集结兵力,直接绕过当时他苦心经营的宁锦防线,直接穿过长城,攻打到了当时的京师北京城下。而袁崇焕挥兵救京城,可惜最后还是导致明廷损失惨重。你从这里听出来什么了么?”

    袁长祖呵呵笑着问道。他讲的较大概,但是也能讲得出来让袁德光听的较清晰。袁德光想了想道:“大哥,你的意思是东北帮绝对现在也想着和我们谈判,从新恢复了自己的实力,然后等以后有了更好的实力在和我们再战,对吧?而我们以谈判为借口,只是为攻进他们的老窝而做掩护?”

    袁长祖听见自己弟弟的话,微微的点了点头,自己这个弟弟啊,其实脑子也不错,是脾气较暴躁,但是如果有个聪明人在旁边稍微提点一下,所有东西都一点透。

    可是他只要一生气,什么主意没了,但是现在整个远山集团,只能让他来管理,而交给那些女婿们,还真不放心。可惜了袁德光下面只有袁天那一个废物儿子,而自己下面全女儿,希望自己下面的女儿们能生出来个好儿子跟着姓袁吧,那样能接自己的位置,不用等自己百年后基业落入外人之手好。

    “那大哥,照你说的这样,那这次去剿灭东北帮的人,都该得到奖励了啊?”袁德光想了想到。觉得如果按照大哥的意思,他们都是有功之臣了,虽然放跑了两个,反而是好事啊。

    “你又错了,我跟你说过,我们这个行业,一点差错都不能出,知道了么?”袁长祖瞪了一眼袁德光道。

    “大哥说的是,可是他们的确是办好事情了,难道这出什么差错了?”袁德光好的问道。

    袁长祖闭眼想了会儿道:“这么说吧,你觉得东北帮里有有没能人?”

    “当然有啊,不然以这小小的当初只是地痞流氓的一帮子人,能混到现在敢和我们掰手腕的势力么?这里绝对有脑子聪明者不少。”袁德光根本不用考虑直接说道。

    他甚至还想说,从大哥开始分析的几年前,甚至十年前东北帮已经往自己的远山集团定了个钉子能看的出来,东北帮里面绝对有脑子特别聪明的人。

    “那是了,虽然我们是无意间放跑了两人,这对我们是有好处的,难道对方只要有个疑心较重的人不会觉得是我们故意放跑的?如果我们现在在大大的奖励那些有功之臣,岂不是让对方更会怀疑?那对以后的谈判可是重大的损失,知道么?”袁长祖教训的对袁德光道。

    这倒是让袁德光没有想到,这里面的细节问题太多了,而且各方面都要想得到,必须让对方觉得自己这边的确是做好了完全准备,才可以。

    “我明白了大哥,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们重赏了那些队长,对方一定会怀疑我们是故意放跑了那两人,所以一定会认为我们在玩假的,那而且我们家平时以严厉惩罚为基础,这次没完成任务,突然还奖励,是谁都会觉得有诈对吧?”

    袁德光考虑了一会儿,突然想通了这个关节,才猛然如梦初醒一般,幸亏自己来问了大哥啊,还真差点误事了,而东北帮在自己这边有卧底,到现在还没查出来是谁,如果这边出现这种奖励情况,东北帮那边也会第一时间知道,这个卧底藏的太深,抓出来非千刀万剐了不可。

    “你能明白这点好,证明你脑子还是挺聪明的,所以呀,这次我们要奖秦羽和那个一队长,而那个二队长和三队长要处罚,但是不用太重,只要做做样子可以,是要让卧底知道。”

    “其实吧,有卧底并不见得都是坏事,有时候还会成为好事情的。如这次,如果我们这里没东北帮的卧底,那怎么可能让东北帮知道我们的戏呢?搭起了台子,结果你在这边唱了一出大戏,没观众?那岂不是可惜呀。”袁德光喝了口凉茶品味了一会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