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袁长祖的打算
    谭小东紧张万分的把安南这边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给了袁德光,只希望袁德光少处罚自己,而袁德光是气氛有加的暴走去找袁长祖把结果汇报。

    可是袁德光怎么也想不到袁长祖竟然听了这个话无高兴,袁长祖可好久没这么兴奋了,难道跑了俩人还这么开心?

    “大哥,你能说说,为什么他们没完成任务,你还这么高兴么?”袁德光实在是想不起来原因,只能问大哥了。

    “你呀,考虑东西太死板了,那我问你,算这两个人不跑,东北帮的帮主那边,你能保证他们不知道这边发生的事情?”袁长祖觉得自己这个弟弟啊,守成可以,如果遇见什么事情,需要去仔细考虑,那考虑不到更高层次的关系了。

    袁德光想了想,还真是没用,在打时,安南的东北帮人绝对已经向东北帮总部打过电话了,甚至连这边的具体情况战事如何,这边装备怎么样,都能给汇报过来了,跑了这两个其实也没多大用处了。但是他们跑了为何好呢?

    “大哥,算他们跑了,对整个大局没多大用处,那为何说他们跑了对我们有好处?”袁德光不解的问道。

    袁长祖笑了笑,闭眼想了想该怎么跟自己的这个什么事情都不能往更深的复杂想的弟弟解释,不过还是等了一会儿睁开眼,穿鞋子来到客厅,坐在一把摇摇椅子,而袁德光走了过来倒了两杯凉茶,自己也坐在了旁边。

    袁长祖喝了一口凉茶后慢慢的道:“我给你说个历史典例,当年明万历年间,辽东建州努尔哈赤造反,但是努尔哈赤兵少,粮缺,在他造反后,明朝朝廷震怒。”

    “派高第为总指挥统领四部兵分四路出击,结果两路全军覆没,一路损失惨重,一部没有出击不战而退,这是有名的萨尔浒之战,当时努尔哈赤也不可能,也没能力全部灭掉所有明军。”

    “但是逃回去后的明军,全都带着恐惧回去的,回去后为了掩饰自己的无能,到处传播后金人多厉害威猛,这还只是开端,在后来一次次的辽东灭金失败后,导致明廷下流传一句:满人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谣言。”

    “其实是后金自己吹嘘自夸而已,但是在加战败逃回来的人大力宣传,所以才使得,明朝到朝廷,下到黎民百姓,全都信以为真,而那些逃回去的人,是最大的帮凶。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说,那两个逃回去的人是好事了吧?”

    袁德光想了想后,大概明白自己大哥什么意思了,自己大哥最喜欢看明朝的历史,而需要事情的决定也是按照那个朝代的典例来进行的。但是很多次竟然很管用,可是自己也想看看那些历史,想从得到什么启发,但是自己是死活看不进去,更别说明白里面的内容和射影了,但是大哥每次都讲的头头是道,还能运用到现实里来,不得不让自己佩服。

    “大哥,你的意思是,他们逃回去后,一定会大力宣传我们多厉害?而让东北帮那边害怕?可是这反而让东北帮总部那边防守更严密么?”袁德光不解的问,下一步是要去灭东北帮了,难道这样一来,岂不是更加增加了自己这边的难度?

    “呵呵,你想的太死板了,这么说吧,我们远山集团袁家不是建州的努尔哈赤,而他东北帮更不是明廷,我们不需要过度宣传自己,只一句话不说,足够威慑到东北帮了,再说了东北帮还能在来火拼不成?”

    “反而他们逃回去的人什么都不说,只东北帮那边知道在安南全军覆没后,足够他们慌张了,明廷能死活不谈判,一次次不停的围剿后金,东北帮敢么?”

    “东北帮一定会想着怎么和我们谈判,从此两相安生。因为他们刚壮大没多久,根本不能没有安南的货源为基础,所以,他们也不敢保证在来安南拿货源的时候,我们会不会又侨务生意的给他们来个全灭。”

    “再一个,那个帮主的独生子还在我们手里,我相信那个帮主不可能伟大到连自己的独生子都不顾了,一心只为帮派,毕竟没了儿子,以后这所有的利益全给了别人了。是个人应该都做不到这点。所以,我们只管等东北总部的谈判信息好了。”

    “而只要东北帮那边谈判的信息一到,我们也假以真色的回复他们,强硬一些必须让他们派得力的人员来我们总部谈判。”

    “而且不许带太多的人来,这样会给他们造成一个我们是真实谈判的幌子来迷惑他们。相信东北帮那边会信以为真的,只要东北帮那边一同意,我们立刻直捣黄龙。而那时也是东北帮最放松警惕的时候,明白了吧?”袁长祖语重心长的跟自己的弟弟好好讲了讲自己心的安排。

    虽然自己以前直接告诉给了袁德光自己想要的整个计划,但是那只是简单的一步步大概,这次直接来了个最细腻的。让袁德光听了恍然大悟。

    大哥这步棋真是高啊,高的简直是离谱,表面强硬逼着东北帮来谈判,拿帮主的儿子和安南的货源做筹码,除非他们在安南不想安生的拿货源了。

    或者是帮主不想要这个独生子了,这样会导致他们觉得我们远山集团这边一定是真心想和他们谈判了,而谈判的条件必定是让他们大出血,这样东北帮那边绝对会想着怎么大下本钱买平安无事,根本想不到真正这边的目标是直接捣毁他们的总部。

    这招够狠,够果断,有假有真,有虚有实,让对方不得不当,还不得不来谈判。

    “大哥,呵呵,你还真是厉害啊,这细节我还真想不到,难道这个也是根据明朝的历史想出来了?这个又是哪一段啊?”袁德光嘿嘿笑着问道。他虽然自己很讨厌看那些历史书,更讨厌看那些历史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