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怀疑卧底
    袁德光在听完袁长祖的一些肺腑之言后,觉得大哥的决定是对的,这样可是给袁家真正的后路,这样可是确保袁家永远不会被灭族。可是这样只能让自己的大女儿和大女婿继续在东南亚呆着了。

    虽然那样的话绝对没在国内或者安南舒服,也没这边赚钱多,但是最起码安全。而国内查的这么严格。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载进去了。

    “还有,今晚行动,要让秦羽参与。最好让他亲自上阵。”袁长祖看袁德光真的明白自己的话后,心里也是比较欣慰的。

    袁德光听了袁长祖的这话又有些不明白了,为何一定要让秦羽参与?难道不让他参与不行?不是说要让他去东北干掉那个东北帮老大么?为何还让他参与这事?

    “大哥,这是为什么?”袁德光好奇的问句。毕竟秦羽在安南那边还不熟悉。而且秦羽这火爆脾气,在这么重要的任务中别出任何的差错。不然全功尽气。

    袁长祖依然在拿着他那鱼竿:“如果这次安南的事秦羽也动手了。等他在去灭了东北帮帮主。你觉得以后东北帮的剩下余孽会怎么看待秦羽?”

    “呃。”袁德光被袁长祖这话问住了。还能怎么看秦羽?不就是拿他当仇敌么?

    袁长祖看自己的弟弟还是没明白,放下鱼竿耐心的道:“如果秦羽只去杀了他们的帮主和那群老不死的。其他的剩下的东北帮余孽有的人还不一定会找秦羽麻烦。”

    “毕竟真杀了他们老大,和那几个长老,他们才能上位。但是秦羽如果连这边都开始干掉东北帮的人。那以后东北帮就会觉得秦羽是专门针对东北帮,而不是只针对帮主那几个人。”

    “这样的话东北帮的余孽会觉得秦羽是只要是东北帮的人,都会杀,以后不管东北帮分成几个势力,也不会轻饶了秦羽。而秦羽又是杀了这么多人,在警察那边想做个顺民也不可能了,只能乖乖的在我们袁家带着。老实的给我坐女婿。”

    “哦,原来如此。大哥你这个方法的确不错。秦羽这小子虽然脾气暴躁,想的事也简单,但是身手还是不错的,但是怎么说呢,就是太生活上不检点了,这样的人做我们袁家的女婿,是不是不妥?”袁德光现在终于明白袁长祖什么意思了,这是要活活的逼着秦羽走这条路。但是又觉得秦羽太不检点了。你不像别人,爱怎么玩女人随便,但是袁家的女婿不能这样的。

    “男人不都这个模样?”袁长祖白了他一眼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两个女婿外面都有"qing ren",就连小东都干净?还不是偷偷找女人?就连你那个二女儿也是没少养小白脸。有几个男人不好色?只要以后真正结婚后老实就行了。但是他要是敢欺负我女儿,我第一个弄死他。”袁长祖说道最后一句话,眼里一道寒光闪过。

    说起袁德光的二女儿,袁德光都不好意思说下去了,自己这个二女儿,在国外竟然学会了西方那些人找"qing ren"的坏毛病。养了不少外国小白脸,而自己那个二女婿连个屁也不敢放。自己平时说她吧,还不听。也没办法管了,离得远,又不在身边,随便他们去吧。

    “好的大哥,我这就去安排。”袁德光说完站起来就要走。

    “不用着急,我们庄园内的卧底查出来了没?”袁长祖淡淡的看着水池的水面,漠不经心的问了句。

    袁德光听见袁长祖问这个,又坐了下来道:“目前还没查出来,但是有了几个怀疑对象。”

    “说说看都有谁?”袁长祖依然跟没事人似的。

    “一个是这边库房里的那个管事。他在这边有七年了,而且也掌管着重要位置,很可能有机会掌握到我们袁家的信息然后卖给东北帮。”袁德光说着这个库房的管事就是他儿子现在的顶头上司,说上司那还不如说成是小弟,成天在袁天面前跟个孙子似的,就怕招惹这个爱惹事,爱发大脾气的大肥少爷不高兴。

    最近秦羽走后,这位大少爷的脾气更暴躁了,动不动就是乱砸他那办公室里的东西,砸完之后自己刚收拾完又来砸。而自己还不敢说半个步字。

    本来袁德光还没怎么怀疑他,可是他最近没少给自己诉苦,还正赶上了最近查奸细的时间段。自己一算,这个管事来的时间,和接触的东西,还真的够吻合的,正好那就把他也算在内了。

    “嗯,这个人的确各方面都挺合适,还有呢?”袁长祖默默的想了下,又问道。

    “第二个就是你的贴身保镖光头。他是你在十年前救回来的,而且天天在你身边带着,最能掌握我们袁家的事情了。”袁德光一边说光头的事还一边看看袁长祖的脸色,毕竟这个可是跟着袁长祖身边十年的贴身保镖。虽然现在在谭小东身边,但是只要一回来还是会跟着袁长祖的。而且整个远山集团只听袁长祖一个人的话。

    “这个光头你不用怀疑,他不会出卖我,他就算是想出卖也不敢出卖的。”袁长祖直接肯定的道。

    这个倒是让袁德光纳闷了,大哥怎么就这么肯定呢?就不怕来个万一什么的?

    “大哥这个差卧底,只要是有一点点的怀疑都不能放过啊。你这怎么和你的性格不一样?你那么肯定那个光头不会真出卖你?”袁德光问道。

    “我说了,光头不用怀疑,难道我的话你的也不信?”袁长祖扭头瞪着他道。

    “你的话我当然信了。只是。”袁德光说道这里时已经被袁长祖挥手打断了。

    “你不用在怀疑,等到该让你知道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袁长祖打断了袁德光的话后说了一句这么莫名其妙的话。

    该告诉我的时候?难道这个查卧底的时候还不是该告诉的时候么?那什么时候才是?可是既然大哥这么说了,那就过了光头这个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