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掌握主动
    等秦羽推到奔驰旁边时立刻有保镖拉开车门,秦羽进去后,又把这小子给拽了进去。谭小东马上坐上车,还有兵哥也是最快的速度上车,然后让司机快点开车走人。

    那二十多个保镖也是立刻上了几辆越野,跟着奔驰直接跑了。

    而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现在憋火憋的难受,看着这车队走了后,拿出一把ak47半自动步枪朝天上“哒哒哒”的乱开枪。

    “唐哥,现在怎么办?计划失败,而且少爷也被他们给带走了。”那一头小辫子的男人道。

    “还能怎么办?特么的当然去谈判了,不然小鹏这小子还不得被活活打死?那帮主会发大火的。抓小鹏的那个小子,你觉得实力如何?”这位唐哥现在一肚子憋火,可没办法,只能依照秦羽的话去办了。但是觉得秦羽那家伙不是个软货,应该是个硬茬。

    小辫子男人琢磨了下道:“实力在我和二哥之上,只刚才那一拳还有他的速度看的出来不简单的,应该是一个练家子。”

    旁边那个打手也是回想了下秦羽刚才的动作,觉得也的确如此。

    “远山集团什么时候有这么个厉害的家伙?怎么我们掌握的远山集团没这个人啊?赶紧让远山集团里面的卧底调查下,这个小子到底是谁。”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一看自己的两个手下都这么觉得,看来那小子身手的确厉害,但是一直根据远山集团的卧底回报,所有的远山集团头目都有详细资料,可是唯独没见过这小子。

    小辫子男人看起来相当谨慎的,而且考虑问题也多一点:“唐哥,你说会不会不是远山集团的人?不然我们这么多年的调查,不可能一点痕迹没有。”

    “嗯?”本来要往车里进的那个唐哥,听见他这话,停住脚步,扭头看向他:“如果不是远山集团的人,他干嘛这么积极的替远山集团卖命?”

    “有可能是远山集团临时花大价钱请来的人,唐哥你发现没,他们的主要领导应该是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也就是我们看过照片的谭小东,可这个小子竟然没得到谭小东的指示直接动手。而且还动手两次,我是觉得他可能不是远山集团的。”

    这位小辫子男人看的的确很仔细,秦羽的确没听谭小东的话直接动手,觉得秦羽好像是单独行动一样,可是他哪里知道秦羽压根就不可能听谭小东的话。看见不爽直接打了,抓了在说。反正这样反而显得他还在给远山集团卖命呢,相信袁德光更相信他了,不过只会觉得他太鲁莽一些。

    “嗯,你说的有道理,我竟然被气糊涂了,这样,快点去调查下这个人什么背景,如果是远山集团花钱请来的,那我们也能请的到,这样的高手,如果用来帮我们对付远山集团,那还谈判什么,直接吃掉他们。”唐哥冷静下来后,琢磨了琢磨还真是这么回事。如果这小子能为我所用,灭远山集团指日可待啊。

    而在奔驰车里的后排,是坐着秦羽和那小青年,还有谭小东。谭小东很想训秦羽两句,可是秦羽办的的确漂亮,这是掌握了主动啊。同时他也对这个小年轻的身份好奇起来,东北帮竟然因为他,而放弃追赶。看来很在乎这个小年轻的生死啊。

    “你最好放了我哈,不然我爹知道了,绝对不会饶了你的。我爹是谁你知道不?”这个小青年现在不被掐着脖子了,马上捂着自己的两根手指,但是还是疼的要死,可是竟然还没好呢,就忘了伤疤,开始又威胁起来秦羽了。

    “放了你?”秦羽瞧了他一眼,不由非说,直接一巴掌下去,把这小子打的一脑袋撞在前面兵哥的椅子上,又拽着头发回来,“啪啪”的又是两巴掌:“老子管你爹是谁。会怎么不绕我?”

    “呜呜呜”这男人竟然捂着脸哭了起来。哭的稀里哗啦的:“我爹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竟然敢这样打我。”这男人估计一辈子都没这么挨打过,今天手指被撇了,竟然被这样打。

    秦羽又是一阵的巴掌,打的这家伙哭的更狠了。然后点了根烟抽上:“在啰嗦,继续揍。老子倒是要看看你这家伙能挨多少揍。对了,特么的哭就别出声,要是在出声,也揍。反正老子就喜欢揍人玩。”

    这小青年是真被打怕了,“哼哧哼哧”的一直哼哧鼻子。不敢哭出声。卷着身子在那捂着手指擦鼻涕眼泪。这跟刚才嚣张的不可一世的家伙简直判若两人。

    秦羽都觉得这小子太特么不是男人了,刚才吹牛吹的挺大,一被打,立刻怂包了,真不知道怎么成长的。

    没本事嘴上就老实点,本事不大,吹牛倒是挺大。不然一遇见不吃你那一套的,有你受的了。估计也只能干哭鼻子求饶了。

    等来到他们开始住的远山集团开设的五星级宾馆后,直接开到了地下车库,秦羽直接拉着这个青年从车里拽了出来。

    如提着个小鸡似的和谭小东还有兵哥,光头一起打开电梯来到顶层。下面车库等那二十多个保镖到了后马上也被两个队长分开,把整个大厦都戒严了,连个苍蝇都飞不进来。

    等到了顶层的大厅时,直接把这个小年轻给扔在了地上。几人都坐在了沙发上,开始拿出来烟一人抽了一根。

    服务员又立刻端上来茶,给每人放上一杯。而他们几个都好奇的看着地上这个年轻人。这家伙到底什么身份?

    而地上这个青年坐在地上还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惶恐的看着他们几个,特别是看到秦羽抽着烟瞧着二郎腿微笑看自己时,更是全身哆嗦。

    这是真的被秦羽折磨怕了,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这样欺负自己。心里还想着回去后一定让自己的爹把这小子抓回去,要把他的十根手指,不对,外加十根脚趾,全部撇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