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九十八章 收工
    秦羽停住脚步用铁棍抬起副管事下巴道:“是么?姓徐的都认了,你竟然不认?”

    “羽哥,我真没干啊,你就算杀了我我也没办法认啊,我真没说这样的话,在公司这么多年,从没出现过任何过错,怎么可能会告诉那小子这些话?”副管事也是咬牙不松口,这事绝对不能认,不然全家都得死。

    秦羽露出了笑容,开口道:“看来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呀。让副管事尝尝电击的味道。”秦羽说完就回座位上了。

    “羽哥我说的是实话,我真没说过。”副管事现在感觉自己在面对夺命鬼一直求饶,可秦羽一点反应都没。

    对于秦羽来说副管事这人帮袁家没少干丧尽天良的坏事,狠狠收拾一顿只是收利息。而天少爷倒是悠哉的玩手机,对他来说只要快点搞定就可以,哪怕现在就把这副管事宰了更省事。

    保镖打开电棍保险盖,冲一直大呼小叫的副管事身上就招呼,一阵电流乱窜,副管事全身哆嗦的像个筛子,嘴里吐白沫直接晕了过去。头上还冒着青烟。

    一保镖又拿起水龙头冲他一阵猛冲,冲醒后副管事是有气无力,感觉真像是临死症状了。

    “副管事,老实交代得了,可能你是无意说了出来,放心,公司对待你这样的老员工绝对会从宽处理的。”秦羽瞧着二郎腿笑着道。

    “羽,羽,羽哥,我没,没,没说!”副管事说完这些话又晕了过去。他也知道,如果承认了,那绝对是全家死绝的下场。袁家对待这些人从没手软过。

    “羽哥,又晕过去了,要不要在弄醒?”那个拿水龙头的保镖问道。对待他们来说在这里各种用刑都是家常便饭,这副管事竟然两下就挨不住了,以前的警察卧底,被收拾的更惨,可比这家伙硬气多了。这家伙在折腾两下估计能挂掉。

    秦羽琢磨了一下,缓缓开口道:“带下去吧,别弄死了。”

    两个保镖把副管事解下来拉了出去,跟拉条野狗似的。

    “天哥走了,收工了!”秦羽站起来冲天少爷碰了一下。这少爷简直就是来玩的,可你要玩去别的地方玩啊,看的让人闹心。

    “呃?完事了?”天少爷一抬头没人了,玩游戏入火了,竟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的,真不知道成天脑子里在想啥。

    “你走不走?不走我自己走了。”秦羽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天少爷立刻收起手机在后面跟着,跟个圆球滚动似的。笑眯眯的说道:“秦羽啊,一会儿我爹要问起来,你得多说我几句好话呀。就说我表现不错什么的。”

    天少爷在旁边嘿嘿赔笑,没办法啊,秦羽要是不帮说好话,那他爹非抽断他双肥腿。好不容易让他办件事,怎么着也得表现好点啊。

    “老板,您看?”秘书小心的说道,现在袁德光正在思考刚才副管事的话,不知道在琢磨什么,应该是在想着怎么处理副管事。

    “这样,我去见见我大哥,你去让那俩小子回我的客厅等我。”袁德光说完拿起秘书手里的记事本朝外面走去。

    秘书也马上跟着,他要去找秦羽和天少爷俩人。

    在一间客厅里,袁长祖看完所有审讯的全部过程,袁德光问道:“大哥,你觉得怎么样?”

    袁长祖闭眼手里拿着那两个不离身的圆球球转呀转,在回顾刚才的整个过程,一直琢磨了十多分钟才睁开眼道:“你觉得呢?”转头问袁德光。

    袁德光倒是也没什么能说的,只能说道:“看的出来这个副管事应该没多大事。消息应该不是这里泄露的。”

    袁长祖不说话又闭上了眼接着转球球道:“那些保镖和搬运工都处理了么?”

    “处理完了,让他们都出去放松,把他们五个安排在一辆车里,然后找人用卡车直接撞死的,卡车司机也肇事潜逃了,现在也被处理。”

    袁德光打开记事本看了下,就告诉了大哥,这种事都是秘书干的,秘书会把所有事都写本子上,而袁德光只要拿住这个本子一看就可以。什么事忘了,秘书也会提醒。

    袁长祖在一会儿后“嗯”了声。

    “把那个小混子给处理了,这个副管事好了后继续让他干副管事去,不过找两个信得过的保镖看着,如果出现任何异常直接处理了,这副管事干的年数也不短了,还是有可用之处,临时也找不到适合人选。这次没审出来个所以然,还是先继续用。”袁长祖语气缓慢的说了句话,好像决定人的生死对他来说只是决定蚂蚁那么简单。

    袁德光马上用个钢笔在笔记本上记下。回去后直接交给秘书,秘书一看就知道该怎么做。

    “至于秦羽嘛,先让他休息两天。我在考虑下让他做什么。”袁长祖提起秦羽,琢磨了下决定还是先考虑考虑,应该是对秦羽还有顾虑。毕竟秦羽第一次去仓库就出了事情想不让人怀疑都难,虽然他从始至终都没打过一个电话,可这事不能出一点纰漏啊。还是要好好想清楚再说吧。

    “好的,我马上去办。”袁德光站起来就要走出去。

    “德光啊,你那宝贝疙瘩的儿子,真得好好管教管教了,不然袁家的下一代怎么能是这样?”袁长祖在袁德光背后说道。

    袁德光站住脚,听大哥说完,也是脸色黑的难看。自己儿子不争气能怪谁。想起这个玩意儿现在就一肚子火,到哪里都能给他丢人。

    “坐吧秦羽,别客气,到你二叔这里了,还生分就见外了。”袁德光回到自己的客厅里,秦羽一看他进来马上站起来打招呼。

    秦羽坐下后也不客气拿起烟就抽;“二叔,审完了,我跟你说啊,那里面的味道比乡下厕所都恶心,这种事以后在不去了。简直不是人干的活。”张嘴就是一堆的牢骚。倒是旁边的天少爷现在特别老实。

    “秦羽,看你审讯不错,在哪学的啊?”袁德光也不管秦羽的唠叨,直接问自己的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