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九十七章 天少的脾气
    “那你说说,都给那个姓徐的小混子在电话里说什么了?”秦羽依然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位副管事,很想从他眼神里看出一点点漏洞。

    “我只是告诉他,让他找两个美丽好看的大学生,然后送到海边,让仓库的两个保镖去接,就这事,而且我直接给他打了几万块钱作为中介费,没别的了。”这副管事估计是这段话早想很久了,所以秦羽一问,立刻啰嗦出来。

    毕竟自己也只这点事啊,也没说别的呀。

    “副管事,我劝你还是好好想想,是不是忘了点什么,要不要我给你提个醒?”秦羽现在脸上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可看在副管事眼里,这特么是杀神啊。

    副管事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直接把烟头都给摇掉了,开口道:“没有,真没有在说别的。那天羽哥你也在,天少爷让找大学生,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去找了啊,可我只知道这姓徐的小子是大学生中介,别的也不知道啊。早知道我就不去替天少爷找了。”

    一脸的哭丧样子。简直比死了娘还悲惨!

    天少爷倒是不干了,一下子蹦了起来,怒斥道:“兔崽子,竟然敢不替本少爷办事?来给本少爷先打十鞭子。”冲旁边保镖吼道。他感觉这副管事一个下人竟然敢说这样的话,真是气的一身肥肉乱颤。

    秦羽一阵头大,这肥猪怎么竟搞这事啊。这不是添乱么,不过并没阻止。让这副管事先见见厉害在说。

    保镖拿起鞭子冲副管事身上啪啪的乱抽。“天少爷,我错了,我错了,以后你让干嘛就干嘛。别打了,哎哟,别打了。”副管事这小身材版被抽的乱动,跟发羊羔疯似的,竟然也尿了出来,秦羽马上捂着鼻子回沙发上,自己百毒不侵,可这骚味简直无敌。

    “这个废物,真是能气死我。正事没有,脾气倒不小,竟耽误事。”袁德光瞧自己的儿子竟然瞎指挥,气的脸色铁青,没办法,谁让自己生出来这么个玩意儿。

    而秘书在旁边低着头不敢乱说话,心里差点笑翻天,这天少爷太逗比了,简直就是猪脑子啊。哪有这时候瞎发脾气的。

    “这废物哪怕有秦羽一半聪明也成啊,看秦羽这小子审讯还真可以呀,干脆以后只让他审讯得了。”袁德光看秦羽审讯的过程觉得很不错,这小子太适合干这个了,不过那大侄女绝对不会同意,而大哥应该也不会同意,偶尔让他审讯两次还成。

    “哼,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不把本少爷的话放眼里。”天少爷一脸的牛皮样子,不过这鼻子里塞着卫生纸,真是天蓬元帅下凡。

    “不敢了,不敢了,在也不敢了。”副管事有气无力的回答道。心里憋屈死了,这天少爷简直就是个*包,一不小心就会爆炸,但是相对于天少爷,秦羽这小子就难缠多了啊。

    秦羽看天少爷闹够了,又走了过来,;“副管事,我提醒你一句,你知道不知道那个姓徐的小子和一协警认识?”秦羽找一根铁棍抬起副管事那血糊糊的下巴,他可不想用手去碰了,太膈应了。

    “不知道,羽哥我真的不知道。”副管事一脸惶恐的道。他不知道秦羽为何这样问啊,所以只能回答不知道。毕竟在袁家只要掺和上一点点警察的事都是大事。

    “那你和姓徐的怎么认识的?”秦羽眯着眼问。就不信找不出一点点把柄。

    副管事也不隐瞒直接竹筒倒豆子一五一十非常详细的说了出来,他是以前和一个认识的老总去桑拿,想*,可这老总要请他找女大学生,当时副管事还纳闷呢,女大学生那么好找?

    这位老总直接打了姓徐的电话,让他带俩学生来,还别说,不一会儿这姓徐的真带来俩又漂亮又动人的女学生。因为那次副管事开始记下了姓徐的电话,后来找过几次。还和姓徐的吃过饭,一来二去就熟了。

    秦羽认真的听完,感觉这副管事不像在说谎,可中间有个关节,他既然和这姓徐的小子吃过饭,那姓徐的不在他面前吹嘘吹嘘?这值得抓住啊。

    “副管事,我在问一遍,你到底知不知道姓徐的认识一协警?”秦羽这次是瞪着双杀人的眼光看着他。

    副管事被秦羽的样子吓住了,一时愣神,各种念头在脑子里转圈,不过还是咬牙道,:“羽哥,我是真不知道姓徐的竟然还认识一协警。”

    秦羽放下铁棍,走回自己沙发,边走还边吩咐句道:“砍掉一手指。”坐下后点了根烟。这里只能用烟来挡住那种臭味了。

    一保镖马上过来拿起匕首抓住副管事一只手要砍小拇指。

    副管事瞧这来真的,竟然是直接砍手指,马上撕裂的喊道:“羽哥,知道,我知道,我知道姓徐的认识协警,别砍别砍了。”

    秦羽等的就是这句话,挥挥手让保镖停下,启口道:“副管事早说就得了嘛,为何非要动刀子才会说出来?说说吧,怎么回事?”

    副管事一副活下命的侥幸样子,喘了几口粗气道:“羽哥,其实是那小子有次请我吃饭,然后跟我吹嘘,自己认识什么警察局的协警。不过就这一次,被我记住了。真的在没别的了。”一脸无辜的样子,简直就像是小绵羊遇见大灰狼。

    秦羽站起来来回走着道:“副管事,你是昨天下午打电话时告诉他我们这里要走货对吧?或许你是有意的,或许你是无意的,但是的确是你说的,因为刚才徐林朝已经承认了。”

    “什么?怎么可能,我根本不可能说这些话,因为我太明白公司的规定了,每次走货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除了管事和副管事,哪怕其他保镖也不能知道具体时间。这是每次都严查的规定,那姓徐的小子这是坑人。羽哥你要严查呀。”副管事明显被秦羽的话给说的特别激动。这事可不能乱说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