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九十一章 袁德光的电话
    “怎么?听小羽你这口气,有很大埋怨啊?”袁德光微微慈祥笑意的语气传来。

    秦羽看了看一直好奇瞪着自己的林晓蕊,林晓蕊绝对现在诧异,自己的二叔找秦羽干嘛呢?难道又让他去看仓库?

    “不是呀二叔,只不过上次只看了一天仓库就进局子里了,太晦气,我感觉我太不适合干这个了,要不你给我安排个轻松的活?比如去总部办公室看着那群员工,谁敢偷懒,直接上去就是一脚。那多霸气。”秦羽一脸兴奋的劲头全加声音上了。

    “呵呵,那总部还能办工么。好了,你收拾一下吧,一会儿我的秘书会去接你,有点事情需要你处理下。”袁德光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林晓蕊瞧秦羽放下电话纳闷的问“我二叔找你干嘛?又让你去看仓库?你看了一天都出这问题,要是在去,还不知道怎么样,我去跟二叔说给你换个轻松的活。”林晓蕊说着就要穿衣服下床。

    “你想哪去了,不是看库房,说找我有事,我去看看。要不你在睡会儿吧。”秦羽拉住林晓蕊,可不能让这老婆乱说,要真让他看库房,还真比干别的强。

    那里可是直接走货的地方,想找证据可比在这破庄园强多了,虽然在庄园里很享受,还时不时可以跟林晓蕊腻歪腻歪,可是自己是卧底。不是来泡妞的。

    林晓蕊一听不是去库房放心了,被秦羽这么一说还真困的不行,一夜没睡,刚睡了三小时,结果被秦羽那杀猪般的嗓门喊醒,现在两眼皮又打架了。“那你去吧,只要不是去库房就行,我在睡会儿。”说完就躺大席梦思床上继续露着甜甜微笑闭眼睡觉。

    秦羽穿好衣服在门口等没多久就有一男的开了辆奔驰来接他,在这庄园平时也都开车,地方的确不小,不然从这边到另外一边走路都得十多分钟。

    带着秦羽来到一间平房,秦羽纳闷了,怎么到这来了?难道袁德光住这里?怎么可能,以袁德光那享受的脾气,喝杯茶都要弄个专业的单间,怎么可能住这里。那带自己来这里什么意思?

    秦羽一脸疑问跟着这男人进了平房里面。而里面竟然还有个保镖,保镖看见这男人带着秦羽来后马上站起来冲俩人敬礼。

    那男人径直来到里面一墙壁,按了下墙壁上一块按钮。突然平房地面裂开个口子。这一下差点吓到秦羽,卧槽什么情况?这小平房里竟然还一地下室?

    那男人也没说一句话径直往地下室走去。秦羽也跟着往里面下去。地下室的楼道是一条不算长的水泥台阶,下去后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里全是暗黄色的灯光,这哪里?怎么那么像电视剧里小鬼子抓住土八路用来关押革命同志的地方?

    秦羽开始警惕起来朝四边观看,四面还真有一个个的铁门,铁门上只露个小口,上面还有钢筋,可以看清里面,秦羽好奇的朝一个铁门里望去,而铁门的小口正好也突然冒出一张简直像刚从下水道钻出来的一张黑脸。

    “尔大爷,吓死老子了。什么东西。”秦羽差点举拳打过去。太坑人了,突然就冒出这张黑脸,在这地方,这景色,在冒出这样子的人魔鬼样,简直是吓死人不偿命。

    “羽哥,不用在意,这些都是公司的罪人,出卖公司的。被关押在这里。”前面那个男人停下脚步转身对秦羽介绍道,还笑着详细说下这里的人都怎么进来的。

    听的秦羽一阵郁闷,这远山集团竟然还有地下监狱,这岂不是成小朝廷了?私人的保镖武装,私人的监狱。就差没有飞机大炮了,不然他们还真敢造反呀。而秦羽也觉得远山集团绝对和外面很多雇佣兵联系,真要干起来,绝对会冒出不少雇佣兵。

    这袁德光的秘书继续带秦羽朝里面走去,走到一个拐弯处,开始拐弯没走几步遇见个特大的厚铁门。秦羽开始更加小心了,这什么情况?

    不会是怀疑了自己来审讯吧?

    会不会那些以前死的卧底都在这里被审讯后灭口的?

    看来自己得做好随时反击呀。不过他现在倒是不怕。

    以自己现在几次变异后的实力,对付这些凡夫俗子还是轻松无压力。但是要从这里出去,好像难,因为他发现除了门口那个小平房出口,在没别的出口了。

    这一条走廊里保镖倒是不多,只有几个在来回巡逻,而这大铁门门口竟然占了四个保镖,看来这里一定很重要。

    袁德光的秘书一到,两名保镖推开大铁门,一道刺眼的强光从里面射出来,秦羽马上挡住眼睛,太刺眼了,主要是走廊昏暗的原因。

    秘书进去后,秦羽也硬着头皮进去了。准备着十二分的精神。

    而他一进去就发愣了,因为袁德光正在一张大圆桌子上喝茶。整个大门后面是一大厅,这里亮的跟白天一样,倒是只有袁德光自己,四周也没什么重要东西,除了一张临时床,还有个柜子,其他就是些洗漱用品,难道袁德光住的就是这里?

    不可能吧,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位袁家老总也太会艰苦朴素了,那他要那么多钱干嘛?这样的地方整个中国到处可见!

    “小羽呀,来坐。”袁德光看见秦羽后冲他笑笑,让他过来坐。

    秦羽也不客气,直接坐他附近。拿起水杯自己给自己倒茶。他可不怕毒,反正自己练了七杀决之后,连药物都已经有抗性了,更别说这小小的茶水毒了。

    “二叔呀,这不会就是你住的地方吧?那你也太俭省了,这里阴暗潮湿的,您这金贵身子,可别得什么病了。”秦羽瞧了瞧简陋的房间,问袁德光。

    袁德光听秦羽这么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而他后面的秘书想笑但是不敢笑,只能硬憋着,他坐了袁德光多年秘书,可知道袁德光的脾气,不敢有任何差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