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九十章 编造谎言
    袁长祖转着手里的两个铁球,闭着眼不说话,只有袁德光在旁边一直自己感觉特别精明的分析,反正是说来说去觉得都是副管事有最大嫌疑。

    袁长祖突然一睁眼道:“在下午来货后,到船来之前,保镖和搬运工有没有什么特殊情况?”

    袁长祖考虑比较仔细,他在心里一直捋顺整个事件,天儿被踢出,那秦羽也算没什么遗漏,只剩下副管事,还有就是下午货到仓库之后一直在到货船到来期间,有没有特殊情况。

    想着想着,袁长祖的一双老眼中的精芒不定起来。

    “我看过所有摄像表面没任何正常,而那段时间有两个保镖和三个搬运工向外面打了个电话。”

    “其中一个搬运工打了两个电话,我查过一个是给女儿打的,一个是给老婆打的,两个保镖,一个是给他爹打的,一个是给夜总会一小姐的电话。另外两个搬运工都是在给家里打电话。”

    袁德光拿出一个小本,上面密密麻麻记载一堆文字,这都是他的秘书给办的,坐这个位置上,不能出现一点问题,所以事无巨细的全写下来,下午都谁去上厕所了也全纪录下来。

    “至于那个副管事打一个电话是给一市里的小混子打的,那小混子专门给有钱的少爷们介绍大学生。”袁德光说着说着就觉得不好意思了,全怪自己那肥猪儿子,不然也不至于这么麻烦。

    “所有朝外面打过电话的人全做掉,一个不留,利落点。”袁长祖闭上眼睛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话。

    袁德光惊讶了,这可是不少人命,如果被他们家人知道了,那岂不是要闹?难道全家都给杀干净?不留一点麻烦是不可能的。“大哥,这可是五条人命,难道全部都给做了?会比较麻烦吧?”

    “麻烦?你敢保证他们的家人或者女朋友旁边没警察?如果卧底就是他们之一呢?而且他们打电话给家人,正好就是给警察报信号了呢?去想办法做成出现意外就可以了。”袁长祖一脸不满的道。

    袁德光觉得大哥说的也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要是这里真有卧底,那就麻烦大了,下次真走货时,绝对是颗*。

    要做成意外也简单,不是让他们都休息一天么?这五人正好凑一车,来一货车一幢了事。然后在来个肇事者逃逸或者也死亡。警察就算怀疑,也查不到这边。

    “那个副管事呢?”袁德光问道。既然打过电话的都得处死,那副管事也得弄死。

    “先去抓了那个中介混子,然后在把这副管事关起来,好好审讯下。这副管事在码头干不少年了,对码头也算功劳不小,毕竟还用得到,但是不能一点点马虎,审讯完的确没什么问题,在用。但是那个中介混子绝对不能留。”袁长祖这会儿就像个皇帝,在他眼里真是人命如草芥。

    袁德光点了点头站起来刚走到门口准备去吩咐下去把所有事都办妥了。而这时袁长祖又喊住他道:“德光,那俩人审讯,让秦羽去审,具体细节我回来要看,但是你要想磨炼你那宝贝疙瘩儿子,可以让他陪同。”

    “好的大哥,我这就去办。”袁德光答应后就出门了。

    等袁德光走后,袁长祖睁开眼看着桌子上面一张女人的照片,这个女人的样子和林晓蕊有六成相似,如果林晓蕊在过个十几年,应该会更像。

    “蓝儿,我们的宝贝闺女选的男人,如果是仇人,我一定会把他揪出来,如果是自己人,那将是我们袁家的未来,女儿也会在我下去陪你时有依靠了。”看着这张女人照片,眼里全是温柔。同时还有深深的思念。

    秦羽梦见自己化身成了斩妖除魔的使者,抓了袁德光,袁长祖,还有袁天那肥猪,另外还有一些男女,不过看不清面容,应该是袁家的下一代儿女们,刚把他们全推警车,林晓蕊就上来给秦羽一巴掌怒骂着:“你这个骗子。”

    语罢,直接拿出一匕首抹了脖子。秦羽抱着躺地上身体开始慢慢变凉的林晓蕊一直喊她名字。

    “小蕊,小蕊。”秦羽一身冷汗坐起来。才发现原来是个梦。

    “秦羽,你怎么了?做噩梦了?”旁边的林晓蕊也是被秦羽这一惊吓给惊醒了,马上过来摇秦羽的胳膊,在她眼里,秦羽是自己的男人,甚至是丈夫,不能有任何闪失。

    秦羽扭头看看一脸慌张的林晓蕊一把把这位让自己牵肠挂肚的女人抱进怀里。“小蕊,我们都好好的,我们永远都不要先死,记住了,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嗯嗯,我听你的,我会陪你一辈子,秦羽你做噩梦了?”林晓蕊听见秦羽的话非常开心,自己选的男人的确好,看的出来他很在乎自己。

    秦羽这才觉得,如果告诉给了她刚才的梦,那绝对会真干抹脖子的事。只能硬着头皮道:“刚才梦见林昊要杀我,而你帮我挡了一枪,你就这样被我躺怀里,我一直喊你的名字。可你怎么都不醒。”

    秦羽感觉自己太天才了,竟然转眼工夫来了这个奇葩的借口,不过这借口林晓蕊绝对不会怀疑。因为林昊本来就恨不得杀了自己,可林晓蕊也绝对会替自己挡子弹。不管那么多了,先糊弄过去在说。

    “傻瓜,林昊早被抓起来了,怎么还会杀你?你放心吧,不会遇见那种情况的。”林晓蕊捧着秦羽那刀削般刚毅的脸上,吻了下嘴唇,一脸甜蜜笑着道。原来秦羽做的是这个梦啊,看来他是非常心疼自己。不过自己觉得,真遇见那情况绝对会好不犹豫的替他挡子弹。

    这时秦羽的电话响了,秦羽正抱着林晓蕊舒服呢,这谁这么不长眼,来电话也掐着时间。一脸不高兴的瞧,竟然是二叔。一边抱着小蕊一边接听电话道:“二叔啊,怎么了?不会又来货了?”

    秦羽这时得装作懒散的样子,证明不想干了。千万不能让袁德光听出猫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