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七十六章 七杀经的变异
    “秦羽,既然林昊那个老东西已经被抓了,我妹妹他们是不是可以回来了?不然老待在林晓蕊家里也不是个事。”张小飞朝秦羽道。

    “嗯,是该让回来了,现在江城的黑社会已经清理空了,不用再怕什么报复。”王皓这个时候也同意点头了。

    “嗯?江城黑社会都被清空了?那个什么赵黄飞呢?”秦羽突然想起来那个杀了自己老大投靠了远山集团的赵黄飞。

    “当然就被抓了,难道还留着他在外面干嘛?当旗杆啊?”张小飞白了他一眼道。

    “如果是要对付远山集团,那个赵黄飞还真有用。他可算是远山集团的江城代言人了。”秦羽皱着眉头琢磨着。

    “好了。先不说这些了,你伤势重要,先好好养伤吧。我就不打扰你了。有什么事情打电话。”王皓说完后站起来就要往外面走。

    “王警官记得下次来时别抠的只买水果呀,好歹买点牛奶,营养品之类的啊。这一篮子水果不够我俩吃啊。”张小飞这时又开始叮嘱王警官了。

    王皓本来还以为张小飞要干嘛,谁知道竟然蹦出来这样一句话,让自己又是郁闷又是无奈。这位张小飞的嘴呀,简直损死人不偿命。无奈下只能不搭理他开门走了。

    “你给琪琪和王园园打电话让她俩都回来吧,走我们也出院回家。在这多难受。跟监狱差不多。”秦羽边说边解自己身上的绷带。

    “哎呀,秦羽,你别这样成不,刚接你的时候身上伤的跟刚从哪逃出来似的,我还专门跟警察费了九牛之力把你送医院,还缴纳了好几万的住院费,医生让住俩月呢,你这才两天就走,剩下的他们也不退啊。你好歹住满了呀。”张小飞瞧秦羽还真是要走,瞧他解开绷带后胳膊腿还真好了。张小飞过来摸了摸,真够结实的啊。

    秦羽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要不你住吧。剩下的俩月够你住满。我先回家了。”说完直接站起来跟没事人似的。

    张小飞只能一脸心疼的瞧着这么好的单间不住真败家,跟着秦羽出院了。至于出院手续很简单,不退钱,愿意走直接给开手续。

    俩人回到家两个大男人大眼瞪小眼的都不会做饭,最后秦羽只能喊外卖。俩男人喝了个伶仃大醉,还为这次平安归来抱头痛哭。

    “张小飞,家里成鸭子窝了,还睡的跟死猪似的。起来。”张琪琪大清早和王圆圆就回来了,可一进门瞧见张小飞跟头猪似的趴沙发上,还满屋子的酒精味,到处都是外卖盒子,气就不打一处来。冲着他一阵乱拽。

    “这俩是不是拿酒泡澡了?能喝成仙了。太烦人了。”张琪琪也不管张小飞了,自己开始收拾屋子。王圆圆也立刻跟着她帮忙。等俩人收拾完客厅刚一打开卧室。俩人这次是真发呆了。秦羽竟然*着趴在王圆圆的卧室地上,而地上全是一堆的脏水。黑乎乎的。这干嘛呢?俩姑娘马上捂着一张大红脸跑了出来。

    听见了俩人尖叫,秦羽才慢慢睁开眼醒来。他就记得昨天和张小飞俩人不知道喝了多少,喝的头疼欲裂去了躺厕所顺着墙到了这房间,然后全身烫的要死,感觉自己和红烧鲈鱼只差葱姜蒜的差距了。

    慢慢站起来活动了下身子,猛吸了几口气,觉得身体里现在舒爽多了,而一瞧自己全身裸着,我去,几个意思?马上朝屋里一瞧,自己的衣服怎么都成布条掉的满地都是?难道自己昨天表演撕衣舞蹈了?想起两个女人的叫声。不会吧,她俩看见自己这样子吓的?

    秦羽一阵尴尬,在屋里找了半天没找到一件男人的衣服,只能找了个床单裹成阿三的样子出门了。

    一瞧外面张小飞还趴那跟条狗似的呼呼大睡,而张琪琪和王圆圆不见了人影。人呢?

    他仔细听了下,原来俩人跑旁边卧室了。

    秦羽松了口气,幸亏没被人看见自己这一身的唐僧装,立刻跑回自己房间换了身衣服出来了。瞧了瞧俩人的房门。“出来吧,没事了。”

    张琪琪慢慢打开一条门缝瞧秦羽已经穿好衣服。才打开了门,一张大红脸低着头去了厨房还边走边说“秦羽哥,我去给你俩做早餐。俩人不知道夜里是不是玩泡酒舞呢,弄得到处酒气熏天。”

    秦羽也闹了个尴尬,冲卧室里的王圆圆笑了笑。又来到张小飞睡的地方拍了两下“别特么装了。有意思?”

    张小飞竟然鼾声听了,睁开眼瞧了瞧自己的妹妹做饭去了“我去,要是我不装睡,她还指不定怎么收拾我呢。哎呀,秦羽你皮肤更好了啊,怎么回事?难道你喝酒美容养颜?”

    张小飞瞧秦羽的皮肤比昨天更白嫩了,特别的好奇。这小子越喝越帅气,我怎么越喝越回去了?还摸了摸自己的胡茬子。

    秦羽被张小飞一提醒也觉得不对劲了,昨天自己的确是喝过后感觉身体不一样,比以前好像更清爽了很多。立刻运转七杀决,发现体内的七杀决竟然更厉害了。难道昨天又变异了?可他记得上次变异是在林晓蕊的私人基地,当时把他给疼的龇牙咧嘴,要不是老道士和老和尚出现,自己估计得挂,可昨天除了全身发烫,没别的感觉啊?

    王圆圆这时也从屋里出来了,接了两杯水放在秦羽和张小飞面前。

    “圆圆,你早晨和琪琪俩人鬼叫啥呢?是不是没见过飞哥喝醉的威风样子?”张小飞想起俩人刚才鬼叫,问了句。

    王圆圆一听问这个,立刻一个大红脸,想起了秦羽那*着光滑白嫩的皮肤趴在地上的场景,一阵羞涩。

    “咳咳,刚才跑过去一只耗子。”秦羽马上帮解释了下。

    “这得是多大的耗子啊,难道比狗还大?我妹妹可从来不怕耗子。”张小飞纳闷的问。他刚才没敢睁眼,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