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六十三章 忧愁 (爆更)
    “林昊虽然表面上做的都是合法的生意,但实际上杨勇死后的生意自然而然由林昊接受,可林昊这人狡猾的很,所以不为人知的生意恐怕也不是他出面的吧。”秦羽朝赵黄飞问道。

    赵黄飞点了点头道:“据我这里的了解,现在管着江城这边毒品生意的人叫做黄宏,虽然并没有发现他跟林昊的关系,但明眼人都明白。在杨勇进监狱之前这黄宏根本就不知道是谁。”

    秦羽听着赵黄飞的话,这与他的猜想相差无几,他心中已经拿定了注意,随后看着赵黄飞道:“我敢确定林昊不知道咱们两个人之间还有着联系,所以你就找个缘由跟他们交易,就要一批毒品,你若是同意这钱我来出。”

    秦羽的感官是何等的敏感,所以他也相信着没有人能够跟踪他,所以他才这么确信的道。

    赵黄飞有些犹豫的看着秦羽,一时间也没有话。秦羽等的就有些不耐烦了,因为心中还惦念着其他的事情。

    “袁先生的意思可不是让我跟你商量,所以你可以不顾及我的想法,总还要给袁先生一点面子吧。”秦羽直接不客气的道。

    因为秦羽的威胁,赵黄飞也没有生气,他这一路走来先是给苗疆当手下,再给杨勇当手下,到了现在实际上自己还要看别人脸色行事。这倒也让赵黄飞有了一个不火气冲天的脾气。只是心中全是算盘。

    “既然秦羽朋友都这么了,我也只能听从了。这件事情我马上就让手下人去办一有消息便马上通知与你。”赵黄飞和颜悦色的道。

    秦羽心中还记挂着其他的事情,看赵黄飞就这样答应了,便也不怎么就留,没几句话便自己一个人走了出去。

    等秦羽走了出去,赵黄飞自己一个人坐在位置上,满心的忧愁,他不知道自己辛辛苦苦爬到了现在,是否可以真的安心了。他觉得不能,以前他在苗疆手底下办事。要万事做到心谨慎,因为上边有个脾气暴躁的主子。

    后来杨勇坐在了上边,赵黄飞不用担心上边的人来施加压力了,可两侧的人不断的敲打着自己,让他明白坐在这个位置上时刻都要警惕,因为很多人已经窥探很久了。

    再后来,上边的位置空下来了,赵黄飞就拼了命去抢夺,最后用尽了全力站在了上边,可一山还有一山高,自己的日子不快活。每日带着自己手下人拼命,为了不被那高山吞并。这次秦羽来了,好像这个少年又站在自己的头上了。就想着何时是个头呢?

    张飞坐在警局中,被没有人审讯他,但也没什么人理他,中间王皓给他递了杯水。再后来张琪琪和王园园出来了。

    “嘿,你们俩终于出来了,到底怎么回事呀,瞧给我着急的呀,你们呀。”张飞又开始唾沫星子横飞起来。

    “你给我闭嘴!”原本心情就不怎么好的张琪琪看着自己哥哥唠唠叨叨的样子就更不高兴的喊道。

    张琪琪这一喊让这警局的警察的目光全都聚集了过来,张琪琪自知刚刚自己是失控了,立即羞红了脸低下头,警察也就没好意思去训斥什么。

    “那帮歹徒并没有进咱们屋子,就在门外已经被重重埋伏的警察给抓住了。”王园园捡着张飞最关心的问题道。

    “那你们在里边问了半天话问什么了?”张飞继续问道。

    “他们怀疑秦羽哥的身份,问了我俩半天秦羽哥的个人信息。真是的,秦羽哥多好的人,怀疑这怀疑那的。”张琪琪突然的道,这恐怕也就是她心情不怎么好的原因。

    听着张琪琪的话,张飞连都紫了,连忙必出嘘的动作,心中想着自家妹子是不要命了,在警察局公然人民干警的坏话。

    “行了,我都听见了,我倒是挺佩服你这妹妹的。不生气他们审讯嘛,总要排出一些怀疑,拨云见日嘛。”王皓走了过来又是给两位姑娘递了水。

    “警官你也是老司机呀!”张琪琪还没话,张飞就突然了这么一句话。

    这话听的是张琪琪一脸羞红,这手已经往张飞的胳膊上拧了过去。

    明白了意思的王皓也是不知道是气还是就是好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表情。

    “几位聊得挺好啊。”王皓配个三人聊了几句,然后秦羽便走了进来朝着四人道。

    “我靠,你还活着呀!你知道害得我们好惨呀……”张飞又开始唾沫星子横飞的道。

    ……

    夜色已黑,林昊手中握着酒杯,站在自己的高楼内往下看,到处都是艳丽的风景,不过林昊似乎也没什么心情去思考。

    “林先生,之前派出去杀手全部被警察抓住了,不过他们经过严苛训练不可能把事情出去的。”林昊的助理走了进来心的道。

    助理完这句话,林昊手中不断摇晃着酒杯,他的晃动越来越大,直到最后酒杯中的葡萄酒依旧往外流,林昊大概是气到了极端,啪的一声将酒杯一下子摔在地上,溅的助理一身的红酒。

    可助理也不敢发任何的脾气,朝着林昊鞠了一躬然后声音似乎都有着一些的颤抖的道:“林先生,请息怒都是我的错。”

    “你,我就算把你杀了有什么用?”林昊叹了一口气道。当林昊道杀这个字的时候助理的身体明显的抖了一下子。

    林昊看见了这个动作道:“你就这么怕死?你你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怎么就还这么废物。”

    助理似乎已经吓了有一点不上来话了,然后就一下突然跪了下来完全不管自己已经跪在了碎玻璃上。

    “罢了,你下去吧。”林昊无奈的叹息道。

    那助理似乎又有了生的希望一般,离开站了起来,了两句谢谢,就像古代时候的奴才一样,随后从这个房间走了出去。

    林昊看着奴才走远的身影,心中想的却是秦羽的身影,曾经那个少年也是自己的手下,现在却成了对付自己最有用的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