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五十六章 认亲 (爆更)
    “我不同意。”袁德光淡然的说道,完全不顾自己哥哥的脸面。

    此时袁氏两兄弟与林昊正坐在一起商讨着如何分杨勇的股份,身为董事长也最有说话权的袁长祖认为将股份均分,这话刚说出来老二袁德光便表达了不同意。

    “老二,你是有什么更好的意见吗?”袁长祖问道。

    袁德光看了一眼林昊,就觉得这人虽然满脸的笑容可却让他觉得异常可恶。所以他语气不太好的说道:“大哥,咱俩我就不说什么客气话,你不就是想女儿心切吗?先不说那女孩是不是咱家那小女儿,就算是是你觉得这真能是凑巧领养的?”

    “再说,大哥也知道杨勇是怎么死的,你就真愿意往这套子里钻。”袁德光继续说道。

    “徳光先生这话我怎么就不明白了,杨勇不是自己不小心才被警察抓住的吗?”林昊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袁德光就哼了一声,见自己这大哥还是犹豫不决,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心中这团火窝的更大了。

    “袁老这事徳光先生既然有所疑虑,那我也觉得可以来日再商讨。”林昊见袁长祖也有些左右为难,他便也做出了一副一切都好商量的样子。

    “我知道袁老心中有更加着急的事情,那日寿宴人多口杂,认亲这种事情也是不好说,今天我把我这义女叫了过来想来现在已经在公司里边了。”林昊继续说道,他说着也看了一眼没好气哼哼的袁德光随后继续说道:“徳光先生若是有什么怀疑,验血便是。”

    “老二就是脾气不好,林昊你也是知道。林晓蕊小姐在哪里,我去迎接她。”听到说自己的女儿来了袁长祖就有点坐不住了,急切的问道。

    袁德光看着自己的老哥如此又是连连的叹气,他清楚的知道,想要劝阻自己哥哥恐怕是行不通的了。

    ……

    林晓蕊此时确实是在,他是接了林昊的电话才来的,林昊告诉她找到了她的亲生父亲,虽然林晓蕊也是将信将疑想着这林昊怎么会有如此的好心,可却还是略带激动的来到了远山集团。

    林晓蕊也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秦羽,而秦羽对这件事情的疑心可谓是更加的大。所以秦羽也就跟着林晓蕊一同来到了远山集团。

    不过最后林昊只将林晓蕊叫了进去,秦羽也是觉得合情合理,所以答应了林晓蕊在外边等待。

    “袁老好,徳光先生好。”林晓蕊一进去看见了这两人却没有看见其他陌生的面孔,她是想不到什么袁德光就是她的亲生父亲了,所以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个套,但即使是个套她也没办法掉头就跑,所以只能见机行事。

    “我们又见面了呀。”袁长祖激动的说道。随后他看了一眼林昊意思是让林昊来说。

    “晓蕊,还不赶紧叫父亲。”林昊指着袁长祖说道。

    林晓蕊瞪大了眼睛,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

    “你这么说再吓得姑娘。”袁长祖假意的呵斥道。然后从桌子上拿出了一个手帕,上边绣着一颗树的标志继续说:“林小姐,你的身上可有这么一处纹身?”

    林晓蕊看着那棵树与秦羽那日照的那颗并又没过大的区别然后终于有些激动的说道:“是的,在我的后背。”

    袁长祖笑着撸开了袖子也露出了一模一样的标志说道:“我们袁氏家族每一代没有一个人诞生都要印这么一颗标志,我们这一代在胳膊上,而我的后辈们都在后背上。”

    “您的女儿还有没有其他标记。”林晓蕊激动的问道。

    “他脖颈下有一个小小的疤记。”

    刷的一下林晓蕊的眼泪流了下来,她也不顾什么的失态走到了袁长祖面前向她看脖颈处已经小的快要消失的伤疤。

    “好女儿!”袁长祖看见这个伤疤可谓是眼泪纵横然后颤颤巍巍的拍着林晓蕊的肩膀。看见袁长祖如此的有感而发林晓蕊也算是忍不住了,眼泪留的是更加厉害了。

    林晓蕊相信着袁长祖有感而发留下的眼泪,也相信着自己的义父平时事务繁忙众多,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更加不能知道她的脖颈处有这么一个小小的伤疤。

    自从上次秦羽提到了林晓蕊的纹身时,林晓蕊就无时无刻想要找到自己亲生父母。可是她没有想到自己既然能如此找的,并且是在这种场合便找到他们。

    “我娘呢?”林晓蕊问道。

    袁长祖愣住了一秒然后失声痛哭说道:“那年你还只有一岁,你娘当初生你的时候大出血,虽然你安全生了下来但也就此落了伤,前几年没挨住已经去了。”

    就这样林晓蕊和袁长祖两人抱头痛哭,而站在一旁的林昊和袁德光互相看了一眼,也算是有眼力见的就这样走了出去。

    “林昊先生真是好计谋呀,这步棋也下的很深呀。”袁德光刚刚走出门便说道。

    “徳光先生这是什么话?”

    “我们都以为大哥小女儿死于一场车祸,可你却说她是从孤儿院领养的,这天底下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怕不是就连这场车祸也是你算计好了的。”

    “这没证据的话,你可不要乱说呀。”林昊淡然说着,他接着说:“我想袁老已经六十多岁的人了,我这次算是有恩与他,若是找不到证据恐怕也是不敢动我的吧,再说了他深知父女能够相见甚是不易,这要是杀了我一定会惹得自己女儿伤心,甚至决裂你说值不值得。”

    “我可也样了她二十多年呢。徳光先生你也明白。”林昊就感觉自己稳操胜券一样。

    袁德光切了一声说道:“林昊先生也是下的一个好棋,我也知道我没有解开的可能。这点我是十分佩服的。”

    “不过林昊先生还是疏忽了一点,大哥是心知肚明早就对你怀恨在心了,可你知道你已经把杀你的东西送上来了?”

    “什么东西?”

    “秦羽!”袁德光故意将这两个加大了声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