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三十三章 血淋淋发财道
    秦羽不明白此时的杨勇究竟要做什么,但是现在的他已经真的没了办法,就像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

    “我要说我今天不杀你,你信吗?”杨勇看着秦勇问道。

    秦羽皱了皱眉头,然后也看向杨勇,四目相对秦羽感觉的到杨勇眼神中的坚定,有一瞬间他感觉杨勇说的是真的,所以他疑惑道:“给我个原因。”

    “那我想给讲故事吧,讲故事之前我再问一个问题”

    “当初是林昊叫你来刺杀我的吧。”杨勇问道。

    听到杨勇是在问这个问题,他便大方的点了点头,毕竟双方他谁都是仇人,若能让两方因为这件事情大大出手,对于秦羽来说可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而在一边旁听的罗江也是大惊失措的看了一眼杨勇。

    “好,你应该知道一点什么的,比如,我们火蝎帮能够屹立不倒,除了我们原本的实力外,我们的背后还有一个大家伙。”杨勇说到这里停了一下,他发现秦羽的眼神中没有一丝变化这说明他刚才所说的一切秦羽是确实知道的。

    “而我跟林昊都是属于那个背后的大家伙。”他依旧从秦羽的眼神中看不到任何变化,随后暗叹道:“看来我那多嘴的老二,真是口无遮拦什么都敢说呀!”

    “那个大家伙是我们的靠山,我们火蝎帮也是他不可或缺的摇钱树,就算我死了,这颗摇钱树也要在。”杨勇徐徐道来,而秦羽听来便如醍醐灌顶一般。

    “你的意思是说,林昊要杀你,是为了自己做火蝎帮的老大?”秦羽问道。

    “不错,那老儿之前一直在国外也不是什么好鸟,不知道为何现在又跑回国内打起我们的主意了,真是不怕胃口太大撑到自己呀。”杨勇说的还蛮气愤的,而显得更气愤的是一旁的罗江。

    “你以为他这么善心,帮着我们火蝎帮呀,不过是想收拢老二而已。”

    杨勇看着罗江解释他,他又回头看向秦羽说道:“实际上你那天过去了搅了他们局,便是帮了我一个大忙。”

    秦羽沉思着纹丝不动,脑内却飞速运转着,这次他算是全部都想明白了,随后他故作毫无表情的样子说道:“我杀你们老二只是因为私人恩怨,你们不必多想。”

    “老子当然不会因为这事而感谢你,小鬼头你杀了我多少手下你是知道的,但我还是不会杀你,因为我觉得我们是一路人。”杨勇一边说着,便笑的愈发开心起来。

    “你疯了?我跟你们是一路人?”

    “对的,或者说你身体里的东西跟我们是一路人。”杨勇露出邪魅的笑容而秦羽的脸色愈发的不好看了。

    秦羽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如此的紧张,已经清晰的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除了那个当初神神秘秘的老僧外,杨勇是第二个提到七杀经的人。

    “怎么了?我戳到了你的秘密?那我继续说,我不杀你,我也不碰你那两个朋友。”杨勇奸诈的笑,这种感觉要比随意处置掉秦羽爽快的多。

    秦羽突然瞪大了眼睛,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无力感,就好像杨勇一眼把他看穿了一样,他咬着牙说道:“你敢碰他们!”

    “那看你喽,怎么还要不要我杀你?”

    “你说吧,什么条件。”秦羽呼了一口气,他最终还是妥协了。

    “对嘛,活着多好。”杨勇戏谑的说着,仿佛看不见秦羽眼神中的杀意与狰狞,他继续说道:“很简单,就像当初林昊要我的命一样,我要他的命,他也不是什么好人,你杀起来一定没什么负担。”

    “成交!”秦羽一边说着,两只手竟从手铐中滑了出来,紧接着双手帮着双脚也滑了出来。秦羽没有进行再次的进攻,虽然他知道若是再次打个出其不意,他极有可能获得胜利。但他不想,不想再把张小飞兄妹卷入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中了,所以秦羽将手铐扔到杨勇身旁,便也没有做其他。

    秦羽自己站起身来,便往岛外走。

    罗江惊讶的看着这一幕,而杨勇淡然笑道:“我以为能够多拷住你一会儿呢……”

    ……

    一片荒地中突兀的小院,秦羽轻车熟路拍了两下门,然后推门而入。陈老三坐在院中,摇着蒲扇对于秦羽的到来完全出乎了意料。

    “我消息已经全部告诉你了,杨勇这人为人小心,我现在没有新消息。”看见秦羽的到来陈老三谨慎的站了起来。

    秦羽略微一笑说道:“这杨勇却是小心呀,陈三叔神通广大竟也没个消息呀。不过陈三叔,这次我来不是来问这个的,我是想问问陈三叔可否认识一个叫做林昊的,价钱好说。”

    听到林昊这个名字陈老三紧张了一下,随后便是脱口而出:“不知道。”

    看着陈老三紧张的样子,秦羽已经断定了一些什么了。现在他的眼神略带戏谑,他看着陈老三,看的陈老三本人是一身的冷汗。

    “陈三叔,不再想想?这个名字满常见的。陈三叔纵横黑道这么多年,一定认识的。”秦羽轻声细语的在耳边跟陈老三说着。吓得陈老三连咽了两下唾沫。

    秦羽便继续说:“陈三叔,帮我查一查这个林昊吧,对了你应该叫林先生吧。如果查到了跟他说一声,我要见他,希望他能约一个时间。”

    “这……”陈三叔犹豫着,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行?”秦羽故意提了提裤子,腰间的刀在阳光的折射下照的陈老三有点晕。

    “可以,当然可以!”

    “那就好,谁不知道陈三叔身居陋室,方知江城大小事?”

    秦羽略带自嘲的说着这些便再也背对着陈老三往外走了出去。

    一边往外走,秦羽一边想着他所曾听过的陈三叔年轻时候的故事,很难想象那故事中勇敢而又有魄力的年轻人现在成了这般摸样,想来这故事多有水分。但也不得不感叹,这岁月对人的变化真的大,使人懦弱,却也使人放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