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三十章 还没完
    张小飞开着车不知已过去多久,他终于停下了车,打开陈旧的破仓库门,秦羽却已经自己站了起来,张小飞又急急忙忙的去扶他,然后颤颤巍巍的将他扶进了仓库里。

    仅仅数步的距离,秦羽走的艰难异常直到再次躺下时,他还在喘着大气。

    “没事吧你,这个样子。”张小飞问道。

    “这两枪打你身上你试试,有没有命还单说呢。”秦羽没好气的说道。

    看着秦羽的样子张小飞也有些担心了,随后埋怨道:“你也知道你伤的有多重呀!我就说跟我回去算了,有我妹在还有人照顾你,你瞧瞧这里清净是清净,就是不怎么干净,到时候伤口感染了怎么办?”

    “行了不至于,就我这身体抗生素打上去就不带管用的,感染也是不可能。至于琪琪,算了吧现在见她比我这伤还要命。”

    “躲得了一时,躲得了一世吗?”

    “那你也得让我先把事情办完吧,也好好给你们一个交代。”秦羽叹了一口气说道。

    “不是,火蝎帮老二不是死了吗?”张小飞疑惑道。

    “火蝎帮不是还在吗?老大不是还活着呢吗?”秦羽此时挣扎的靠着墙瘫坐了起来,嘴角露出一股莫名的笑容。

    看着秦羽此时的样子,张小飞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觉得这兄弟不会真的杀红了眼吧,仔细一想他这兄弟早就杀红了眼了,身上估计已经背了数十条人命了,不过转眼一想自己也是蛮牛逼的跟这样的人从小撒尿和泥长大,以后有人敢找他这不是找死吗?

    “我命大的很,你回去吧,不然出来这么久张琪琪该怀疑你出来干什么了。”秦羽看着不说话的张小飞说道。

    “你确定没事?”

    “没事。”

    张小飞知道他已经决定的事情自己确实是改变不了的,所以他也就只能顺着这个兄弟的。秦羽说的却也是事实,若是出来久了,张琪琪确实会怀疑他去干什么的。

    汽车启动时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没多久张小飞就这样扬长而去,秦羽就像是失了重负一样,躺了下去就这样昏睡过去。他确实太累了,七杀经改造过的身体固然强的可怕,可那两枪打在身上疼的也是撕心裂肺,就算没有生命危险,他的身体也是已经到了极限。

    也不知这一觉睡了多久,醒来时已是漫漫长夜。秦羽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发现两处枪伤已经基本愈合,他便随意的活动了一下身体,而又盘腿而坐。

    随着秦羽杀的人越来越多,他身体中这股浊气也是越来越重,而上次因为张琪琪受到欺辱达到了顶峰。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自己就觉得自己有着用不完的力量,同样也对嗜血有着充分的渴望,万幸尚存一丝理智不至于暴走。

    而那次之后,秦羽就觉得自己遇到了瓶颈,之前他每一次的杀戮对身体都会有一个直观的改观,而现在不然,就像是一个小水滴沉入大海,虽有波涛但过于微小。

    不过秦羽始终不觉得这是坏事,他要做的是沉淀,而不是贪婪的吸取,他发现自己经过这半个月的磨练对于七杀经愈发的得心应手而不会出现过于依赖鲜血,急迫的想要杀人的事情了。

    秦羽一直记得他的初衷,想要变强,但不得滥杀无辜,杀尽天下恶人。直到他再次遇到张小飞和张琪琪,他再次向往住了普通的生活,而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他都需要七杀经能够可控,不能成为一颗随时让他发疯的定时炸弹。

    秦羽想着这些,也许是夜深了身旁无人的缘故,他越想越远,想到了最开始使他变成这样的江蓉蓉,再到火蝎帮的老三,然后便是林晓蕊和林昊。

    想到林晓蕊他的感情突然出现了起伏,她本对这女人没有情感,直到那一夜,或许是因为男人的担当吧,或许是想念他妖娆的身姿吧,秦羽此时不得不承认他对林晓蕊有着那么一丝奇妙的感情。

    想着林晓蕊他又想到了张琪琪,对于张琪琪秦羽总有种不可言语的感觉。他不是傻子,对于张琪琪的态度,或多或少能够感觉到。而他呢,只不过是把张琪琪当成自己妹妹,而所有的态度,也是对一个妹妹的态度。

    可那件事情发生之后,秦羽便不知如何是好了,他觉得是自己害的张琪琪,若是此时还把张琪琪当个妹妹,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畜生。以至于现在已经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张琪琪了。

    “等先把主要的事情解决完再说吧。”秦羽呼了一口气,忧愁着自言自语道。

    若如秦羽所愿,他与火蝎帮的恩怨在这几天之内便能解决掉了。可是他总觉得还没完,林昊太神秘了,而火蝎帮老二所说的又不像是假的,若真是如此窝里斗?秦羽又摇了摇头,要是真的的话,火蝎帮老二不帮自己大哥帮着林昊,这有点太假了吧。

    很明显,林昊想杀火蝎帮老大杨勇是有计划的,证明就是在他去试探火蝎帮时,林晓蕊的出现,并且林晓蕊的姐姐已经在之前的事情中牺牲了。

    秦羽想的脑袋疼,所以他挠了挠头,便不去想这件事情了,这事情说到底又跟他有什么关系呢?先把火蝎帮解决掉,若是林昊依旧不依不饶下一个便是他……

    想着这些,这夜也没有要亮的样子,他便闭上眼再次进入梦中。

    就在秦羽再次进入梦乡时,一架飞机正好从江城机场降落,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缓步走下,晃了一眼四周,便叹了口气走了下来。

    那男子走出机场,看向走向他的魁梧壮汉露出微笑说道:“没想到还真的有人能来接我。”

    “都是我们这些小弟无能,才落得这般田地。”

    “没事,我回来了,一切也就该结束了。”

    清晨,秦羽被一个短信吵醒,发出的手机号秦羽并没有备注,而短信也是只有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他回来了。

    秦羽惬意一笑,迎着阳光的方向伸了个懒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