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二十六章 欺辱
    “二爷,还是没消息……”红灯区的某间楼内,火蝎帮的二爷左手搂着一个女人听着那手下说的话气的牙痒痒,随手就将桌上的茶壶扔了过去,摔得四分五裂。

    “废物!”二爷怒斥着,一生气估计是搂得劲用大了,那女人喊了句疼。二爷瞥了一眼,那女人急急忙忙跪了下去,眼泪叭啦的。

    二爷现在也没时间玩弄女人了,喊了句滚。那女人就匆忙的跑了出去,他看着自己的手下说道:“你去明山那边没有拆迁的人家去找找,那小子中了一枪跑不远。”

    “对了,那块属于近郊了尽量别开枪,到时候事情闹大了谁都不舒服。”

    ……

    “你有什么打算吗?难道咱们就这样一直往外面开?”张小飞开着他那辆破的不能再破的吉普,整辆车卷起了大量的沙尘,随着辆车的抖动,车上的人也坐的不怎么安稳。

    “你这哪里整的破车呀,再往外开开你就放我下来吧,我找个地方避一避就好,到时候等精力养好了,这帮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张小飞挑了挑眉,这要是搁在以前他肯定要笑话秦羽半天,现在哪里还敢呀这“变异”的秦羽估计一只手就能解决自己。

    “我妹还说等到九点半给你换药呢,她要是回来看不见你估计要埋怨我半天呢。”张小飞开着车突然说道。

    秦羽看了张小飞一眼,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半天支支吾吾的才说道:“我就是怕你那妹妹,到时候眼泪哗啦哗啦的留我,我就走不了了。”

    “倒还真是我那妮子的性格……”

    聊到一半张小飞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了起来说道:“喂?啥事说,你飞哥开车呢。”

    “飞哥,我刚才看见来了一帮人把你们家门给撬开了,人蛮多的,要不着我带着兄弟会会他们去?”手机里边的声音说道。自从练了七杀经之后秦羽各方面的素质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想听不清楚对方说话都难。

    “别让你们那帮小弟趟这浑水。”秦羽说道。

    张小飞惊讶的看了一眼秦羽然后朝着手机里的人说道:“你们懂个屁呀,那些是我兄弟,来我家求哥哥我办事的,就你那帮兄弟,幼儿园收个保护费都难,还他娘的会会。”

    “不是飞哥,幼儿园孩子都没钱,他们父母有钱我也干不过呀……”手机里的声音说道。

    张小飞一句话都没说就给挂了,一旁的秦羽抱着肚子笑着没完。

    “一帮屁事不懂的小孩子,你不说我也不会让他们去的。反正咱们都出来了,屋里也没啥值钱的东西。”

    秦羽看着车上的时间调到九点三十分,随即问道:“你妹妹不会回来吧。”

    张小飞异样的眼光看着秦羽说道:“兄弟你糊涂了吧,酒吧哪有九点半关门的?”

    “那她怎么九点半给我上药?”

    撕拉,破旧的吉普在这不怎么平稳的土道上来了个大漂移,掀起一层尘土。

    “嘟,嘟,您好您所不打的电话……”

    张小飞手开始有点抖了,他又打了一遍,依旧是无人接通。

    “艹!”张小飞吼着把手机甩到了座位底下,指着秦羽说道:“你现在给我滚下车去。”

    秦羽此时的情绪比张小飞好不到哪里去,听见这句话他觉得很莫名,脑子火气一片说道:“你他妈疯了呀。”

    “你过去干什么自投罗网去呀!”

    “我不去你一人去那送死去呀,一帮小喽喽,想杀老子?开车呀!”

    张小飞现在虽然气性很大,但是脑袋是清醒的,不出所料张琪琪已经回家了。虽然那帮混蛋不知道张琪琪跟秦羽的关系,但是一帮无法无天的混蛋看见一个姿色动人的女孩鬼都知道会发生什么。他现在也就不管什么秦羽了,一脚将油门踩到最大往家中开去。

    火蝎帮的人一脚将张小飞家的门踹开,这已经是他们搜查的最后几家了,此前一无所获,这弄得火蝎帮的家伙们火气十足。进入张小飞的家中发现什么人都没有更是来气了,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任何感觉值钱的东西。

    “艹,一家穷货。都没有老子踹门的价值。”火蝎帮中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说道,他姓谢,叫什么恐怕就连他自己也忘了吧,在火蝎帮也算个不大不小的人物,这次寻找秦羽就是他带领的。

    “喂,你们谁呀,怎么在我家?我哥呢?秦,唔……”

    “谢哥,谢哥这有个宝贝!”姓谢的在里屋就听见了女人的声音,再有小弟一叫他,他便不急不慢的走了出来。看见张琪琪第一眼他就笑开了花,张琪琪本就秀色可餐,今天去酒吧还穿的兔女郎的衣服,曲线身姿暴露无遗让人看着都想流口水。

    姓谢的那叫一个美呀,这种姿色的美人在那红灯区,一条街也找不到几个,就算能找到也不是他能享受的起的。

    “哟,这是知道爷爷我日子过得辛苦,老天都可怜我呀!”姓谢的就一把把张琪琪拉了过来,张琪琪想反抗,但是劲头怎能大过他们呢?她就被硬着拉近了里屋的房间内。

    姓谢的关上了门,用手在她的身上胡乱的摸,还一边说着:“小兔女郎,你就从了我吧,跟了我荣华富贵,包你享乐!”

    “你别,救命呀!我……”

    张琪琪喊着不,眼泪哗哗的往外流。他双手挥打着,却感觉打在了石头上没有任何的变化。

    后边的事情张琪琪就不太记得了,就觉得下体传来剧烈的疼痛,他身体抽搐着昏了过去。

    张琪琪从来没有想过,她的第一次就这样没了,也没有想到是给了这样一个人呢。她就觉得只是梦,她也希望这真的只是梦,可这强烈的疼痛感,让她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

    昏睡中她做了一个梦,梦中她与秦羽结婚了,然而就当她幸福的宣告婚礼誓言时,秦羽被一个男人捅死了,那男人流露出猥琐而又兴奋的样子,就像刚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