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二十四章 房东
    “慢着。”

    秦羽刚想出手,就见老二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这是又要玩什么花样?

    秦羽本能地感到不妥,果然,老二话音刚落,卫生间的门忽然打开,逼仄狭小的空间里站着几个面带黑超的火蝎帮帮众,而最前面的椅子上,绑着一个面目全非、已经昏死过去的瘦小男人。

    房东!

    秦羽心里大惊,下意识地就要往前,却被老二“好心”地叫住:“等等,你再往前一步,看见他脖子上的那把刀子没?只要出了一点点差错,你可怜的房东就能都要遭殃了。小子,我等逞威风呐!”

    老二脸上挂着嘲讽的笑,看得秦羽咬牙切齿。他可算真真切切感受到火蝎帮的阴险狡诈了!此刻他很不得将这群渣滓败类全部收拾干净,但理智告诉他不可以。

    秦羽缓缓松开捏紧的拳头:“你们他妈放了无辜的人,要杀要剐随便来。”

    “呦,还真他妈大英雄。”老二阴阳怪气地盯着秦羽:“空口无凭,我先实验一下。”说完,掏出裤兜里的手枪,瞄准了秦羽。

    “开枪”

    “啊!”秦羽从来不知道被枪子击中会这么疼,好像骨头都裂缝了一样,他单膝跪在地上,捂着受伤的小腿满脸冷汗地说不出话来。

    老二这才满意地用枪把敲敲他脑袋:“你小子终于老实,跟我们回去吧,弥补下我们上上次的遗憾。”

    秦羽忍着没有再痛叫出声,皱着眉无计可施、别捆成一颗粽子的样子,可怜极了。火蝎帮的人都开心得大笑起来。

    “二哥,这个小崽子怎么收拾。”有弟兄指着昏迷的房东问老二。

    “崩了。”

    一路上秦羽凌迟了老二的心都有了,他心里有愤怒,更多的是酸涩,因为他的缘故,竟有一个无辜的人牺牲,这说到底都是他做的孽,他应该去偿还!

    身后的房间里一声枪响,老二揪着秦羽的头发将他拽到面前,冲他脸上吐了口浓痰。

    “看见没有,这就是当英雄的下场,开心吗?”

    自然是懊悔万分的,秦羽被扔在面包车的后备箱里,火蝎帮帮众带着他在开往沙洲的路上飞驰。可算逮着这邪门的小子了,竟然能在他们岛上逃脱!要不是老大说要亲自会会他,逼问出一些东西,否则他们现在就想玩残他!

    伤口上还在源源不断地流着血,秦羽感到一阵又一阵的眩晕。

    终于到了目的地,对面有条汽船在等着他们。火蝎帮众人圆满完成任务,志得意满地打开后备箱,却惊奇地发现堆满杂物的后备箱没有了那个被捆成粽子秦羽!后备箱里还残存着一滩血,中间放着一捆绳子。

    这不科学!秦羽怎么自己解开绳子逃跑!而且后备箱是锁着的,他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这样做而不被他们发现!老二一巴掌呼在开车的那个人头上,“妈的这么疏忽大意,不想活了是不是!”

    不,不对,绳子的结还没有解开,秦羽就相当于凭空消失了一样。

    “不会是见鬼了吧?”有小喽啰小声嘀咕着,被老二递了个眼刀,便不再说话。老二一边愁眉苦脸地想着待会要怎么跟老大交代,一边吩咐手下:“按原路返回,找!找不到就别回来了,我先送你们老婆孩子去地底下等你。”

    却说秦羽如何能够逃脱呢?原来这孩子从小爱看武侠小说,对书中的“缩骨术”十分感兴趣。得到七杀经后,一直在想能不能通过七杀经练成这门只有在小说里才会出现的武功。结果还真就让他自己这么钻研出来了。这时候秦羽发现,七杀经真的可以说是万能心法,只要功夫到了,就能在原有的基础上不断创新,开创属于自己的独门秘技。也不知道这经书的前主人们都是怎样的风采。

    车子飞驰的时候,他瞅准一个弯道减速,滚落在路边的草丛中,将上衣脱下来包扎在伤口处。在这么流血下去,他怕是自己还没找到一个容身之所就已经歇菜了。

    这里应该靠近明山,他的兄弟张小飞的住处。张小飞和他是从小光屁股一起长大的交情,两个人无话不谈,大了各谋出路后才渐渐少了联系,不过秦羽相信,他有苦难,张小飞一定会无条件地收留他。

    “谁呀?”张小飞打开门的那一刹,十分惊奇地发现一个高大的肌肉男只穿着一个背心站在门外,脸是肿的,像是刚被人打过,腿上包着一件被血沾湿的衬衫。

    他愣了足有三十秒,这才不确定地叫道:“羽子?”

    “小飞,是我。能让我进去吗?腿疼得厉害。”秦羽嘻嘻地笑着,张小飞连忙将他让进屋。

    “不是我说啊,羽子,怎么不过一年不见,你就变成这逼样了?肌肉什么时候练的?怎么现在这么白?脸长得跟娘炮似的。惹到道上的了呀?这伤是什么时候的事?”

    张小飞的嘴巴就像是机关枪似的,问完也不期望秦羽回答,倒了杯水塞到他手里,同时叮嘱:“把你的腿离沙发远一点,别把沙发沾上血,贵着呢。”

    秦羽哭笑不得地坐到地上,赌气道:“这总行了吧?”这发小从小就婆婆妈妈,嘴又损,可人是热心肠的,换了别人,看到自己这副被追杀的样子,都不见得愿意开门。

    “张琪琪,快来,带着你的药箱,你秦大哥快死了。”张小飞冲着楼梯大声喊道。秦羽听了,无奈地扶着额头。

    “怎么回事!”

    有女孩穿着印满小兔子的可爱睡裙蹭蹭跑下楼梯,看见靠着沙发坐在地上的秦羽,美丽的脸上现出十分惊恐的神情:“秦大哥,你怎么变成这副鬼样子了!”

    “不愧是亲兄妹,你哥刚才也这样说我来着。”秦羽无奈地歪了歪头,指了指腿上还在冒血的伤口,“有没有止血绷带?我觉得我的血槽要空了。”

    张琪琪连忙擦了擦眼里的泪水,转头就往楼上跑,马尾辫在身后甩出一道动人的弧度:“有的有的,秦大哥等一下!”

    秦羽望着张琪琪慌里慌张的背影,和张小飞皱着眉小心翼翼为他解下衬衫的样子,心里不禁暖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