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二十三章 逃亡
    “今早收集得差不多了,这才发给你,你可以先从里面排查一下,希望能帮得到你。”秦羽可能不太习惯为人提供帮助,说完自己就有些不好意思。妈的他害怕个毛线啊!

    “谢谢!”林晓蕊激动地向秦羽道谢。无论这些信息又没有用,秦羽对自己花的心思都令人感动。原来他说的要帮自己是真的,没有因为合约的结束而置之不理。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林晓蕊不能在外面耽搁太久,于是深深地望了秦羽一眼,转眼消失在黑暗中。“你自己小心!”

    秦羽确实要小心,他现在惹上一个神秘的林昊,身上还背着火蝎帮的人命,虽然身怀七杀经,但依旧是胆战心惊。他从需要身份证登记的酒店搬了出来,在江边租了间小公寓,每天除了出门吃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修习七杀经。

    虽然他将内功心法背得纯熟,但因为最近没有杀人的缘故,功力怎么都得不到精进。于是在夜黑风高的晚上,秦羽顶着一头乱发出门了,不知不觉逛到一条灯火通明的道路——六马路。这是本城最著名的红灯区,里面的会所、ktv、洗浴中心、按摩房林立,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将这里映照得俗气而魅惑,站在街边招揽客人的小姐们一个个穿得比清凉无比,红底细高跟尖得仿佛能戳死人。

    秦羽的出现激起了不少涟漪。因他长得帅的缘故,所以就算看起来很邋遢,也有不少小姐想做他的生意。

    “呦,小弟弟出来玩啊,来我们家怎么样,价格公道,你想要什么样的妹子这里都有。”类似于老鸨的半老徐娘穿着西服套裙,扭着腰冲秦羽招手。

    “小弟弟,我们这儿价格透明,而且包夜优惠,怎么样,要不要来试试?”另一个会所的公关经理不甘示弱,也过来招徕秦羽。

    秦羽虽然满脑子都是荷尔蒙,但已经睡过了林晓蕊那样的女人,怎么能将这种庸脂俗粉看在眼里?他深觉无聊地转身要走,却忽然听见一个高亢的叫骂声:“妈的还想跑?看我不打死你!小贱货!”

    对面一家按摩房里冲出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穿着俗气的超短裙,一边跑一边喊救命。

    后面追出几个打手模样的大汉,有一个手里还拿着棍子,在追上女人的同时一把将她推倒在地,狠狠地踩上了她的脸。

    “川哥饶命,川哥饶命!”女人一边挣扎着,一边小心翼翼地哀声求饶道。

    川哥却并没有停手,反而变本加厉,手里的棍子一下下打在女人后背,女人一开始还能求饶,最后只能伏在地上,痛苦地着。

    “燕儿,你来了也有两个月了,怎么就是不认命呢?客人要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要是不听话的话,我一天剁你一根脚趾!”

    身后的几个男人闻言笑起来:“那不是得吓着客人!”

    “没关系,接客的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她以为她是仙女啊……”川哥嫌弃地看着燕儿肿起半边的脸,还朝上吐了一口唾沫。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能放她走呢?”

    按摩店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少年,浓黑的眉毛让他此刻显得很是英气威风。

    “呦,来了个英雄救美的,臭小子,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别怪我手里的棍子不长眼!”川哥举着棍子恐吓地挥了挥,现在生意火爆,不适合在店门口闹事。

    是吗?

    秦羽挑了挑眉,暗暗催动内力,“啪”,川哥只觉得手像是突然抽筋了一半,棍子转眼掉落在地上。

    身后的几个兄弟疑惑地看着他,他想要弯腰去捡,却像是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推了一下,“扑通”跪倒在地。

    “这么急着给你爷爷磕头呐?乖孙子。”秦羽脸上挂着嘲讽的笑,一步步走进跪在地上不得动弹的川哥,同时威吓地看着面面相觑的其他几个男人。

    也不知道这小崽子什么来头,光是被他看着就害怕得不得了。但是为了兄弟,该上还得上。意料之中的。

    秦羽三两下就解决了这三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然后捡起地上的棍子,像刚才川哥打女人一样向他的后背砸去,只两下,川哥就痛哭流涕地求饶。妈蛋怎么这么疼!像是全身的穴脉都被扎上了针一样。

    秦羽冷眼看着地上的男人们,想着这些人只是普通打手,应该罪不至死,于是便大发慈悲地放过了他们。他将身上带着的钱都掏给女人,叫了辆出租送她去医院。

    “伤好后买车票走得远远的,远离这里。”秦羽嘱咐完,在女人感激的注视下转身离去。奇怪的是,这次没有杀人,但仍旧感觉体内的经脉通畅了许多,这是惩恶扬善的福报?

    秦羽一边想着,一边往出租房内走。

    不远处的地方,有人关掉手机录像,拨通了一个电话:“二哥,这小子又出现了!”

    第二天夜晚,同样的时刻,秦羽再次前往红灯区闲逛,在出手教训了一个寻衅滋事、为难小姐的客人后,还没过中二期的秦羽,发现自己爱上了这种当大侠的感觉。

    如果那一僧一道在的话,怕是要抚掌大笑了。

    心满意足地回到出租屋,还没有打开房门秦羽就感受到了一种危险的气息。他推开门,同时右手发力,将那个躲在门后的垃圾一掌拍飞。

    “可以啊,小子。”

    火蝎帮老二又是翘着兰花指剔牙,大摇大摆坐在沙发上,邪笑着看着秦羽。房间里一片狼藉,所有能砸的东西全都被砸得稀巴烂,整个让人没有下脚的地方。

    这老二怎么知道自己住在这儿的?

    而且只带了一个小喽啰就敢来找茬,也不知是谁给的自信。秦羽抱着手臂迈过狼藉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地冲着他笑:“找死是不是?真是地狱无门你自来,既然你想要作死,老子也就成全你。”正愁没人用来练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