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二十章 风流
    浴室里只有哗哗的水声,林晓蕊就这么在秦羽面前亭亭玉立地站着,俏丽的短发被水沾湿,额前的刘海儿贴在嫩白的额头,更为她增添了几分娇媚。

    “秦羽哥……”林晓蕊眼神魅惑,鲜红的指甲抚上秦羽坚实的胸肌,她身材虽然高挑纤瘦,但比之最近又猛蹿了几公分的秦羽,到底还是算娇小,穿着高跟鞋的脚微微踮起,火热的红唇就这么印上了秦羽的嘴巴。

    两个人在水雾中难分难舍地吻在一起。

    虽然是一头雾水,但这并不妨碍秦羽享受美女的唇舌服务,说实话,这个毛头小子的情感经历颇为苍白,这种程度的舌吻还是第一次。这小子不明白,明明林晓蕊的舌头这么软,香滑香滑的,为什么力气那么大,竟嘬得他舌尖有些发疼。

    不知不觉,秦羽已经将手放在了林晓蕊不盈一握的纤腰上,化主动为被动,紧锣密鼓地反攻,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林晓蕊一边的肩带已经滑到了胳膊上,而自己的右手,正紧紧地捏着人家的……嗯……

    秦羽吓了一跳,连忙将手缩回来,没想到林晓蕊挨得更紧了,主动拉起秦羽的手,重新放到上面,同时将已经湿透的小吊带迅速脱了下来,扔到浴缸里。

    秦羽的瞳孔猛地一缩。竟然是、竟然是真空!这小娘皮怕是要玩真的!

    “林晓蕊,你可别冲动啊,可别不把我当流氓,我这个人什么便宜都占的,特别是自己送上门来的,我劝你别玩火。”秦羽尽量让自己不要去注意林晓蕊雪白新鲜的**,想要走到外间去拿浴巾,但眼睛却怎么都移不开。

    林晓蕊毫不介意地展示着自己优美的曲线,但耳后的红潮泄露了她此刻的害羞。“秦羽哥,林先生说这次让你受惊了,特意叫我过来安慰你,怎么,难道你不喜欢吗?”

    林晓蕊的一双美眸流光顾盼,望得秦羽好不恍神。

    秦羽薄弱的意志力根本抵挡不了林晓蕊这含羞带怯的模样,他来不及思考林昊的用意,只知道这是她义父的意思,也算是父母之命了。

    男人的本能让秦羽用力就林晓蕊拉到身边,重新吻了下去。林晓蕊牢记林昊“好生伺候”秦羽的嘱咐,自然是给予万分热情的回应,两人搂搂抱抱,秦羽上下摸索,从浴室行至主卧里的大床上,然后激情似火地倒了上去。

    虽然秦羽是个雏儿,但大概是修习了七杀经的缘故,一上来便能得心应手,越战越勇,差点用上七杀经的功力。妈的没想到交配是件这么的事,他前半生算是白活了!林晓蕊万万没想到秦羽的战斗力这般强悍,到了后几次她根本就招架不住,连连求饶。

    不知过了多久,秦羽终于偃旗息鼓,满足地搂着一结束几乎立马进入昏睡过去的林晓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他不禁有些遗憾自己没有抽烟的习惯,否则真要在此刻点一根烟,试试到底什么是赛神仙式的快活。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有如今这般奇遇,住着本城最豪华的酒店套房,睡了个之前都不敢肖想的漂亮妹子。

    女孩玉琵琶一样的美背冰凉冰凉的,摸着像冷玉一般舒服,秦羽忍不住掐了两把,滑不留手。林晓蕊察觉到不舒服翻了个身,身上的薄被滑落,整个背部都露在外面。秦羽笑了下,伸手为她盖好被子,却忽然“咦”了一声。

    在林晓蕊的脊柱中央,有个鲜红的纹身图案,只有半个手掌大小,看起来像是一棵挺拔的杉树,正好成对称图形。秦羽年少时也有过纹身,一个大大的“秦”字,不过长大后觉得有些傻,便洗掉了。而林晓蕊的这棵杉树虽然规矩,但是是什么鬼!怎么会有美女在自己的脊柱上纹一棵杉树!

    秦羽越想越奇怪,手无意识地在林晓蕊背上摸来摸去,摸来摸去。结果是——林晓蕊带着被吵醒后的低气压,面色不善地回头看他:“大哥,你这精力也太旺盛了吧,你不睡我还要睡呢,见好就收吧。”

    秦羽到底还刚刚"po chu",脸皮还属于比较薄的阶段,当下结巴道:“谁、谁想了?我只是看你的纹身比较特别。”

    林晓蕊翻了个白眼,转过身来,将被子拉得高高的,“胡说,我哪里有什么纹身!”

    嗨这小娘们,大晚上的净睁眼说瞎话!秦羽一把将她扯到怀里,手摸上她脊椎,“这里不是纹身是什么,难道还是胎记啊!”

    林晓蕊感受着秦羽手放的位置,忽然坐起来,拥着被子,将床头上的手机递给秦羽:“拍张照片我看看。”

    不会吧?林晓蕊真不知道后背有个纹身?秦羽像是听到了天方夜谭,拿着手机对着林晓蕊的美背按了几张,之后将手机递给她:“喏,就是这棵树。”

    林晓蕊盯着照片,久久说不出话来。

    “这不是我自己纹的。”她笃定地看着秦羽的眼睛,眼里情绪复杂,秦羽读不懂,但是可以感受到她此时的心情,疑惑,激动,兴奋……这个纹身究竟代表了什么?

    林晓蕊重新躺下,秦羽也充分享受被奖赏的权利,将她拥在怀里。“有三种可能。一,纹身的时候你还没有记事;二,纹身的时候你晕了过去;三,你失忆了。”

    林晓蕊闻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昏暗的床头灯下,手指轻轻抚上秦羽眉心,脸上是有别于白日的软媚:“我自从记事以来,一直在林先生身边平平安安长大,所以后两条可能性几乎为零。”

    那便是在很小的时候纹的了,秦羽向林晓蕊问出了心中藏了许久的疑惑:“那么这纹身极有可能是你的亲生父母留下的家徽之类……话说,林昊不是你义父吗?你为什么叫他叫得那么生疏?”

    “哦,这个啊”,林晓蕊仿佛陷入了自己思绪里,指尖开始无意识掐着秦羽胳膊上的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