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十九章 遭伏
    秦羽目瞪口呆地看着从四面八方围过来的人,他们全部光着头,端着长短不一的枪,有条不紊地逼近秦羽。

    秦羽懵逼了一瞬,接着出于本能地将匕首扔到地上,举起双手,一脸无辜地看着人群中看起来是领头人物的那个唯一没有端枪的壮汉。

    “这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小崽子,竟敢夜闯我火蝎帮?”壮汉是真的壮,只穿着背心的身上肌肉嶙峋,像是抹了油似的在昏暗的夜里闪闪发光。只不过与他的身材不符的是,此时他正翘着兰花指,用一根牙签一样的东西慢条斯理地剃着牙。

    “二哥,刚才有兄弟没收到消息,竟然大意撞到他面前,被这小东西杀了。”有小喽啰凑上前来道。壮汉听了,剔牙的手顿了下,“呦,能耐啊,回回杀我火蝎帮帮众,这位‘大侠’,厉害呀!”说完一个手势,靠秦羽最近的一个人直接把枪抵上了秦羽的脑门。

    原来这个其貌不扬的壮汉便是火蝎帮的老二!看起来还没有容哥有气势,真是人不可貌相!秦羽只学过怎么躲避枪子,但那也正是在枪没有抵在脑门上的前提下,眼下这般情景,他可以说是插翅难逃了。

    秦羽在心里叫苦,面上却是一派镇静。“是我,火蝎帮欺压百姓,横行乡里,我替天行道,何错之有?”秦羽挺着胸膛,正义凛然。

    老二嗤笑一声,硕大的身体逼上前来:“什么替天行道!在我火蝎帮的地盘上,天老大,老子老二!别他们给我瞎逼逼这些有的没的,你敢说你这次来没有任何私心?”

    秦羽眉头一跳,没由来地感到背后升腾起一股凉意:“你们知道我今晚要来?”不对啊,今晚他的行动除了林昊和林晓蕊,谁都不知道,那又有谁会走漏消息呢?

    林昊?不可能,没有人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林晓蕊,也排除,砸义父的脚岂不也是在砸她的脚?

    秦羽这边在进行头脑风暴,老二确实冷哼一声,松着自己的手腕,歪着头将骨头掰得咔咔响。“知道那么多干什么,反正也要死了。”他向左右招呼着,“兄弟们,今晚这个可要好好玩玩,我看他细皮嫩肉的,说不定天赋异禀,有特殊爱好的今晚可以肆意了。不过悠着点,别玩得太残,我们还等着凌迟分尸呢!一定要让这小子见识到我们火蝎帮的厉害,到了地底见着我们死去的兄弟都得绕道走!”

    老二吩咐完,便有人拿着绳子和针筒向前,脸上还挂着笑。卧槽这群变态究竟要做什么!他秦羽可是个纯得不能再纯的爷们!

    秦羽按捺下内心的恶心,不动声色地做出不反抗的姿态,安静地接受肌肉注射,还拉着老二闲聊:“你们老大呢?”

    “妈的老大也是你这个狗崽子能问的!”老二正在旁和放下枪的兄弟们开玩笑,闻言一巴掌扇过来,直扇得秦羽的头歪到一边,嘴角缓缓流下一条血。

    “我警告你,老实点接受你的惩罚,否则刑罚翻倍!”老二捏着秦羽的下巴,门牙上还沾着韭菜叶,难闻的口气让秦羽皱紧了眉头。

    这针筒里似乎是让人失去力气的药物,秦羽听到老二说:“这针就能让他插翅难逃,绳子就不用绑了,量他也没力气跑。”

    秦羽像软面条似的,被推搡着向前,他似乎要到小型监狱外面去“玩”。这正和他意,只有两个人看着他在后面磨蹭,其余的人都跑到前面的小楼里去“做准备”了。

    原本耷拉着脑袋走一步一句的秦羽突然像换了个人,直起腰在黑暗中勾了勾手指,后面的两个男人便直挺挺躺在地上,连叫都没叫出来。

    “还想玩我,下辈子吧!”秦羽擦了擦嘴角刚才被老二打出的鲜血,不屑地将目光从这两人身上移开。这便是修习七杀经的好处了,对药物有了很强的抵抗能力,体内会自动消解注射进去的东西,这也是秦羽发烧时候拒绝找医生的原因,因为他的抗药性,一切退烧针都对他没有用。

    远处的小楼里欢声笑语,丝毫没有意识到他们的玩物已经逃脱了。秦羽迅速杀回之前的路线,奔到小别墅才发现,那里空无一人,连条狗都没有!

    杨勇今晚一定不会在沙洲了!

    秦羽回头望了眼远处冒着青烟的火堆,一头扎进冰冷的水里。

    回到酒店的时候,林昊在沙发上等着他,林晓蕊拘谨地站在沙发后面,见到秦羽的那一瞬眼睛一亮,似乎等待了很久。

    秦羽有些疲惫地走进来,撸了撸头发,坐在沙发上拎起紫砂壶便往嘴里灌。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是任务失败后的表现。林昊转了转手里的佛珠,想说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只是叮嘱林晓蕊今天要好好照顾秦羽。

    秦羽牛饮完一壶上好的君山银针,这才有空去观察林昊的脸色。林昊虽然面无表情,但至少面容还是温和的。“失败了。”秦羽闷闷地道歉,“有人走漏了消息,他们事前就知道我要来,杨勇不在,我中了他们的埋伏,差点被他们玩残。”

    “那你没事吧?”纵使有林昊在场,林晓蕊还是忍不住关切地问了出来。

    秦羽心里一暖,暗地里早勾了勾唇角,他故意将自己说得惨一些好博取同情,没想到还真的到了大美女的关心。

    林昊听了秦羽的话倒是有些意外,他早就猜到秦羽没有完成任务,但没想到失败的原因竟是有人走漏消息,可这知情的不就是在场的三个人?“怎么回事?”林昊沉吟着,向来笑眯眯的脸上阴云满布,“晓蕊,是不是你多嘴?”

    林昊锐利的眼光扫向林晓蕊,林晓蕊不仅打了个寒颤:“没有。林先生,我一直呆在秦羽哥身边,哪都没去。”

    秦羽连忙点头作证:“我方才想了,我们仨都没有走漏消息的动机,所以这件事还得细查。不过无论怎样,我没有完成任务,协议里的条款也都失效了,我今晚便从这里搬出去。不过火蝎帮我是不会放过的,今后一定会让杨勇付出作恶的代价!”秦羽握了握拳头,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林昊严肃的脸上忽然又笑开了花:“小兄弟这又是看不起我林某了。林某连这点住宿费都出不起不成?且住着,咱们是长期合作,以后还得仰仗你,请你千万不用跟我客气!今天辛苦了,早点休息!”

    这倒拿出了满满的诚意,弄得秦羽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转念一想,老子为此差点丢了性命,林昊这样也实属应该。

    这林昊虽然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但也不是很失落的样子,走之前将林晓蕊叫道客房去交代了一番。秦羽见林晓蕊出来的时候表情凝重,与秦羽目光相对的时候竟然像被蛰了一下似的,羞红了脸。

    搞什么啊,莫名其妙。秦羽一边腹诽,一边忍不住怀疑。这女娃不会又要阴自己吧?

    事实证明他的猜想是对的!林昊正冲澡时,浴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身上裹着件黑丝睡袍的林晓蕊踩着高跟走进来,一步一步像猫儿般曼妙,走到莲蓬头附近的时候,一把扯下睡袍,露出里面的同色吊带。

    正在冲澡的林昊张着嘴巴,淋浴水不小心冲了进去,“咕嘟”一声,他咽得响亮。

    这女人果然是要搞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