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十八章 再闯
    整个晚上秦羽都沉浸在走火入魔的忧虑中,如此也没了修炼的胆子,泡了个澡便睡了过去。

    翌日清晨秦羽朦胧间感到有一只柔软的手覆在自己额头,紧接着耳边传来一声娇呼:“好烫!”

    是林晓蕊,秦羽有气无力地睁开眼,有些不耐烦:“小姐,你这是在搞什么啊?”

    林晓蕊似是不相信有人烧成这样还能说话,不防间受到了惊吓,顿时有些结巴:“你……你头好烫……”

    “嗯。”秦羽淡淡应了声,他能感觉到的好吧?见了鬼了,无缘无故发烧,全身的力气都好像被抽空了一样,现在连手都抬不起来。

    林晓蕊显然是急坏了,娇美的脸上浮现出深深的忧虑,开始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转来转去。“不行不行,这样肯定不行,我必须得通知林先生给你叫我们最好的医生。”

    “不必了!”秦羽强自撑着眼皮,也不知道他体内的七杀火种能不能被检测出来,要是能的话岂不是神功未成就暴露了自己?他才不会这么傻。“我这是老毛病,你去帮我叫个冰袋,顺便拿点酒精帮我物理降温。”秦羽撒了个谎,开始指挥自己的贴身助理干着干那。有美女在不使唤白不使唤。

    林晓蕊刚才是慌极了,现在才想起来当务之急是降温。她赶忙让服务员送来秦羽要的东西,任劳任怨地为其擦拭手心脚心……及胳肢窝。

    见到那两丛旺盛的体毛,林晓蕊神色如常,但耳后根却悄悄红了,不巧,被一直观察着她的秦羽瞅了个正着。

    他轻咳一声,忽然问了个问题:“你们女孩子都刮腋毛的吗?”别人他不知道,但江蓉蓉一定是刮的,他曾经见过她的腋下,嫩白如雪,和五大三粗的男人根本不一样。

    一想到女人,秦羽感觉体内燃烧着的火似乎熄灭了一些,整个人也就不那么灼热。

    林晓蕊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她含羞带气地横了秦羽一眼,看得他心中一动。不得了了,这七杀经实在太过邪门,怎么现在对这个异性就能发情!

    秦羽用力压制邪火,索性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不知不觉竟然睡了过去,睡梦中还有人轻轻擦拭着自己的身体,带来一阵阵清新的凉意。

    “秦羽哥,我为你熬了粥,快起来喝。”秦羽刚想睁开眼,便感觉到林晓蕊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此时他感觉体内的火去得差不多了,起了使坏的心思,故意不睁眼。

    林晓蕊见秦羽没有反应,还以为这家伙体力不支晕过去了,又见他体温没有大碍,便起了捉弄的心思,扯着秦羽的腮帮子转了几下,盯着他的丑样子窃笑不已。

    装睡的秦羽暗道偷鸡不成蚀把米,不由报复心起,“水……水……”秦羽闭着眼睛低声呢喃。林晓蕊吃力地将他拉起来坐着,倚在靠枕上,将水杯递到他嘴边喂他,水却从秦羽嘴边淌了下来。

    秦羽一边装一边在心里窃笑,不曾想两瓣温热的唇就这么毫无防备地贴了上来,如此柔软,真是前所未有的体验。秦羽不禁心神荡漾,牙关不自觉被撬开,被这样喂了小半杯水。

    林晓蕊气喘吁吁地放下水杯,喂水是个力气活,她已经累得不行了。一转头,秦羽已经醒来,就这么戏谑地盯着她看。

    “你、你什么时候醒的?”林晓蕊有些紧张地问。

    秦羽娟狂一笑(自认为的):“就在刚才,你喂水的时候。谢谢你啊,很敬业,改天一定要向你义父好好夸夸你。”这次可算是把她设计桃色陷阱给自己跳的仇给报了,快哉快哉!

    “臭流氓!”林晓蕊的脸色果然一阵红一阵白,对着地上干干地“呸”了一声。忽然想起什么,急忙问道:“林先生定下的任务就在今天晚上,你现在这么虚弱,还能完成吗?”

    秦羽也不知是怎么回事,经历过这次发烧后,短短几个小时,竟感觉自己的七杀功力精进了不少,模糊间似乎解锁了不少新技能,让他都有些跃跃欲试了。他刚才的反应不会体内的七杀气在升级吧?他赶紧在心里默背七杀经,果然发现自己的功力已经小有所成,进阶到了二杀!

    秦羽心潮澎湃,一跃而起,向林晓蕊展示了自己近来越发有模有样的肌肉:“以我的能力,就算下不来床了也能将火蝎帮那伙人一只手捏死!”

    此时他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难免狂了些,而林晓蕊看到少年人这副志得意满的样子竟也说不出打击的话来。这次行动林先生曾做过预估,难度颇大,真希望能如秦羽所说,马到成功吧。

    夜幕降临,秦羽让林晓蕊呆在酒店等他,带着林昊配给的装备踏上了再次直捣火蝎帮据点的征程。

    这次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依旧是游泳登岛,这次用内力烘干衣服的速度比上次快了一倍不止,秦羽心里简直是得意万分。

    他根据林昊的指示完美避过芦苇荡中的各处关卡,成功抵达小型监狱的外围墙。

    有个全副武装还带着头套的巡逻人出来偷懒,不小心被秦羽撞上了。

    那人是个穷凶极恶的赌徒,正想跟在外围值班的兄弟们再来一局,顺便讨论下上周刚玩过分尸的那个女人,就见一个一身黑衣、长腿挺立的少年咧着一口白牙,转着手里的匕首,悠闲地倚在墙边看着自己。

    这人本能地感受到危险的靠近,忍不住张嘴大喊,然而“来”字还未出口,喉管便被秦羽干净利落地割破了,鲜血喷涌,溅到围墙上的铁丝网上。

    秦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来回作案的只有他的匕首。这招飞刀是他刚刚从七杀经中解锁的技能,适合小距离作战,杀人于不经意间,实在是夜黑杀人的必备良技。感受到体内又涌进一股清冽的杀气,秦羽满足地仰天叹了口气。

    因为升级的缘故,现在没杀一人带来的功力加成都比以前要厉害,一个小喽啰便能这般,秦羽有些期待自己将火蝎帮老大解决时的情景了。

    迅速将小喽啰的尸体拖进阴影中,用堆着的干草掩埋好。正要去翻围墙,秦羽灵光乍现,指尖自动燃起一簇火焰,将这堆干草尽数点燃。今晚又有风,瞬间火势变大,那人的尸体在火焰中若隐若现。

    “着火了!救火!”秦羽对着塔楼吼了两嗓子,便一跃跳至树上观望。果然沙洲上的人对着火比较忌讳,毕竟这里有大片芦苇荡,若是起火的话简直不堪设想。

    远远近近皆有人扯着水管拿着灭火器围过来,毕竟大家都不想死,连岗哨里值班的人都带着水盆赶了过来。

    看着空无一人的防守,秦羽嘴角挂着窃笑,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这座建筑真的和监狱太像了,入目是一座空旷的院子,中间设有各种障碍物,像是犯人放风的场所,又像是特警训练地。院子三面都是一排排楼房,蜂窝一般密密麻麻。

    秦羽知道,径直穿过前面的那一排楼房,再往后走便是一座私人别墅,此行的目标人物杨勇便住在那里。今晚,他一定会从拉斯维加斯回国,和他这里的小"qing ren"共度良宵。

    秦羽一边用精准的步法避过林昊指出的院子里的各处埋雷点,一边想象杨勇跪在自己脚下痛哭流涕的求饶场景。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院子中央,突然,有什么声音从四面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