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十六章 亲戚
    事实证明,是后者。

    “也许你没听过这个名字,实属正常。鄙人刚从海外归国发展,对于国内也不是特别熟悉。”林昊抽完一只雪茄,林晓蕊从身后的立柜中取出香氛,用手掩着在空气中略略喷了几下。

    秦羽对这个装腔作势的男人尤其没有好感,特别是看见林晓蕊对着他卑躬屈膝的时候。都什么时候了还玩封建社会那一套?

    林晓蕊,林昊,莫不是这两人之间还是亲戚?

    联想起刚刚的限制级声音,秦羽看着两人的眼神不禁有些异样。林昊敏锐地察觉到了,放下漱口杯,开始跟秦羽介绍林晓蕊:“这是我的养女,想必你们已经认识了吧?”

    秦羽闻言不耐烦地嗤笑一声:“单刀直入行不行?究竟请我进来做什么?我不是公安局,可没兴趣查你们的户口,你们是谁跟我有关系吗?”

    林昊闻言大笑两声,笑得满面油光,“对不住秦小兄弟,人上了年纪就是容易啰嗦。”

    这么短的时间内,连他的名字都查清楚了。秦羽开始怀疑,在遇见林晓蕊之前,他就已经被这伙人盯上了。

    “有没有兴趣跟着我干?”林昊一边无意识地拨弄扳指,一边诚恳地看着秦羽的眼睛,“我知道你要做什么,正巧你要做的事情我也十分感兴趣。中国有句俗话,众人拾柴火焰高。独行侠虽然酷,但不比团伙行动来得更划算。”

    秦羽眼中终于闪过一丝讶异,又是被拉入伙?“既然你已经调查过我,那你就应该知道,我之前被传销骗过,对入伙有心理阴影。”

    这倒是实话,特别是因女人而入伙,这点秦羽尤其抵触。

    林昊了然地轻笑一声,示意林晓蕊拿来一份文件:“抱歉,我刚刚的表述有点问题,现在我重新问一遍:秦小兄弟,要不要跟我合作一段时间?先别急着拒绝,看完协议再决定签不签。”

    秦羽有些莫名其妙地坐正,从林晓蕊手里接过文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林晓蕊的手擦过秦羽的小臂,温暖而滑腻,秦羽小小地心神荡漾了一下。

    等看清协议的内容,秦羽倒吸一口冷气。这他妈可以说是下了血本了。

    略略扫完协议书内容,除了“本协议履行期间,甲方需接受林晓蕊女士作为贴身助理”一条,秦羽什么都没记住。他清了清嗓子,故作镇定:“看得出林先生还是蛮有诚意,我呢,粗人一个,年纪又小又不懂事,难免不喜欢被约束……”

    “放心,合作期间除非有任务,其余任何时间你都是个自由人,与我毫无干系。”

    林昊眨着一双无害的大眼睛,看起来就是个和蔼的胖大叔。因为修炼了七杀经的缘故,秦羽对一个人身上的气息特别敏感,之前只有在杀了人之后才能感应到这人的邪恶,功力精进后,偶尔见了面便能感知到人身上的邪气。

    这个林昊,看起来人畜无害,气息比其他人都要通透,但善恶兼具,邪气与正气相抗衡,难分伯仲,让人摸不清底细。

    “成交。”秦羽原本还算个实诚保守的小伙子,经过被抛尸之后,身体内的冒险因子被激发得很彻底,不及细思就将自己和这个来路不明的男人绑到了一起。

    当然,人在枪口下不得不低头,面对这么多黑洞洞的圆形口径,秦羽心里不能说不害怕。

    林昊见秦羽松口,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晓蕊。”他冲义女扬了扬下巴。

    林晓蕊轻巧地走到秦羽身前,纤细的腰肢弯成一个板正的弧度,“秦羽哥。”

    “秦羽哥!”端着枪的手下们利落地将放下枪,同样一个九十度鞠躬,声如惊雷,秦羽差点没被吓得跳起来。

    但逼还是得装。秦羽压下内心的波涛汹涌,淡淡点了点头,“嗯。”

    林昊搓了搓手站起来,秦羽也只好站起来,和他像两国领导人友好会面一样进行了皮笑肉不笑的握手。

    秦羽被林晓蕊带去休息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自己怎么这么容易就入了坑,至少要知道“合作”理由啊!万一林昊需要人来背锅,那自己岂不是太惨了些。

    秦羽从硕大的床上猛地弹起来——按照协议内容,他现在住在这里最顶级的大酒店的总统套房,可在深夜俯瞰整个城市最精华部分的夜景,享受皇家般的至尊服务,最重要的是,套间里的管家房里住着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女,随时随地听候自己的调遣。

    秦羽看着锃亮的、金光闪闪的马桶,差点都没拉出来。

    如果林昊真的没安好心的话,那现在自己过得有多享受,今后就会有多惨,就跟那被蓄意养肥好送去杀猪厂的猪似的。

    “理由,快他妈给我个理由!”秦羽嘭地一声倒在床上哀嚎不止,无意中碰到床头的按铃。

    “秦羽哥,怎么了?”林晓蕊推门而入,看样子是刚洗漱完,俏丽的短发还没干,被一根猫咪发带束着,凌乱地堆在头顶,看样子有种随行的美感。而她身上穿的,却是一件再性感不过的睡裙,低胸吊带款,胸口有大片蕾丝,没想到林晓蕊看着柔软,胸前倒着实有几两肉。

    为防鼻血汹涌澎湃,秦羽赶紧移开视线:“哦……没、没事……不小心按到。”

    林晓蕊点了点头,转身欲走,秦羽忽然又叫住她,她莫名其妙地回过头来,顺手整理下肩带。

    妈的还不如不整呢,现在肩带更偏了,秦羽毫不怀疑下一秒它就要从林晓蕊肩头划下来。

    “那个……你义父为何偏偏选中了我?难道是因为我长得好而他是a?”为了能套到话,秦羽不禁开了个低劣的玩笑,而林晓蕊竟然被这个笑话给逗笑了,白皙的脸上深深的酒窝显得格外耀眼。林晓蕊脸上什么时候有这个酒窝了?秦羽有些迷茫。

    林晓蕊就近在靠近落地窗的那张榻榻米上坐下,“这个嘛……”她随意捡起榻上不知是谁丢在上面的枪械,利落地拆下所有零件,又慢条斯理地装回去,像小女孩在玩芭比娃娃一样专注。“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林先生这人很随性的,他看重一个人很可能是因为这人身上有他想要的东西,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她俏皮地歪歪站起来,“如果没事的话秦羽哥早点休息,明天我们还有活动。”

    秦羽看着林晓蕊袅袅婷婷地走出门,费了好大力气才将目光从她裸露了一大片的脊背上拔下来。“妈的说了就等于没说,浪费老子时间。”秦羽重新静定打坐,修炼七杀经的心法。期间还不忘告诫自己差点抬头的老二:“给我老实点啊,就是因为你我才被困在这儿,再给我作妖我就剁了你。”

    大抵杀欲和是相辅相成的吧,自从修炼七杀经以来,秦羽明显感觉自己比之前更加血气方刚了,见着年轻异性就忍不住荡漾,更别提林晓蕊这样的美女了。回想起初见时吃了林晓蕊不少豆腐,秦羽不禁有些得意。不过现在可不行了,人家是自己的贴身助理,背后还站着一位势力惊人的大佬,秦羽必须得坚守兔子不吃窝边草原则,敬而远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