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十五章 福利
    一般民宅怎么会有保镖?

    怎么会训练这样一个女人?

    那么林晓蕊去火蝎帮是不是真的为了报仇?

    她的姐姐又是什么人?她姐姐又是为什么去火蝎帮?

    一连串的疑问出现在秦羽的心里,激起了他一探究竟的心。

    这样想着,秦羽找到一个有树掩饰着的院墙,纵身一跃,翻了进去。

    一个翻身躲到了院子里的草丛之后,却让秦勇疑心再起,院子里空落落的,光线也是异常昏暗,本想自己进来之后一定会看见很多保镖,现在这空无一样人院子反而是让他感到一阵压抑。

    观察良久,秦羽小心翼翼的移动到了房子边。

    这是一栋三层的别墅,每一层都留有一个阳台,除了三楼的一扇窗户亮着灯,其余的房间都黑洞洞的,这倒是符合常理,谁会这么大晚上不关灯睡觉。

    可越是这样,秦羽心里越是忐忑,轻身翻上二楼阳台,阳台上的窗户拉着窗帘,秦勇小心翼翼的贴近窗台。

    俯身一听,屋内的声音让秦勇感到血脉喷张,秦羽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哪里承受过这般阵仗。

    林晓蕊熟悉的声音传来,带着阵阵娇声。

    “不要,不要,嗯”

    “老子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还不要老子上你,你这样子能做什么事,我看你不仅是做事不如你姐,在床上都不如你姐。”

    “可是”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之后,那男的闷哼一声,“没什么可是,先让我爽够了再说。”

    紧接着屋内办事的声音越来越大,声音已经传到了楼下,要怎么样凶猛的男女才能够有这样的动静啊。

    秦羽听着声音,身上也有了反应,长舒了一口气,不禁心想道:“这样的现场直播不看还真是可惜了。”

    想着,林羽伸出一根手指,试探性的摁了摁窗户,没锁。

    还真是天赐良机,秦羽心想。

    轻轻的滑动着窗户,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心中窃喜,而屋内的声音不仅没有停下,仿佛随着他窗户也推越开,屋内的声音更加凶猛。

    窗户打开了一指宽,秦羽没有再推,轻轻一笑,听这屋内的声音,林晓蕊那曼妙的身材出现在脑海里,再次伸出一根指头去微微拨开窗帘。

    打开一条缝的瞬间,屋内的声音戛然而止。

    不好,危险的讯号迅速在脑中一闪而过,林勇下意识的抽身就要跑,可还是慢了,就在他手抽回来的时候,屋内的窗帘被猛的拉开,入眼几个黑洞洞的枪口隔着玻璃指着秦勇的头。

    整栋别墅也在这个时候突然间灯全部打开,灯火通明。

    还真是欲哭无泪秦羽暗声说了句操蛋,他毫不怀疑自己就算是速度再快,这么短的距离,这么密集的枪口,自己还是难逃一死。

    七杀经刚刚得到,自己还要惩恶扬善,行侠仗义的,今天难道会交代在这里?

    心里忐忑无比,秦羽索性大胆向房间内看去,这一看瞬间明白。

    看来这还真是为他量身定制的陷阱。

    这里并不是卧室,而是一个很大的客厅,正中间放着一套皮质沙发,此时在最中心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穿着唐装的中年男人,手里夹着一支雪茄,翘着二郎腿,头靠在沙发上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林晓蕊站在一旁,小心的用余光瞥着这边的情况。

    还真是红颜祸水,秦羽摇了摇头,屋内的人已经冲了出来,几个一袭黑色西装的保镖正握枪指着秦勇:“快,自己进去。”

    耸了耸肩,秦羽顺从的走进了屋内,被送到了那个男人的前面。

    这才发现那个男人把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一只手放在膝盖上,轻轻点动着,好一副悠然的样子。

    秦羽见状,暗暗心惊,既然是专门为自己设下的圈套,林晓蕊一定将他的情况全部说了,可这个男人自始至终一个没事儿人一样,就不怕自己动手杀了他同归于尽。

    秦羽这样想着的时候,那个男人睁开了眼睛,没有看秦羽,把玩着手里的雪茄,“贵宾来啦?那请坐。”

    闻言,林晓蕊扭着屁股来到了秦勇身旁,指着旁边一个沙发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秦羽眯着眼睛看林晓蕊,没有去坐,反而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林晓蕊看了眼那男人,眼神中扫过一丝心悸,再看向林勇颇有些无奈,缓缓开口道:“实在不好意思,我家主人想请你作客。”

    “哦?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秦羽盯着林晓蕊,又看向那个男人,再扫过屋内拿枪的几人,没有一点的恐慌,冷声道:“既然说我是客,那我是不是想走就走,这个客我不做了,恕不奉陪。”

    语毕,秦羽抬腿欲走。

    “唉,小兄弟,请留步。”

    中年男人歉意一笑,站了起来,“年轻人真是好魄力,请坐。”

    那中年男人堆着一脸的笑容,挥手之下,众人把枪放下,又说,“还望你海涵,请坐请坐。”

    再次请求秦勇坐下,这时秦羽才冷哼一声,坐到沙发上一靠,也翘起了二郎腿。

    “说吧,你们这样大费周章,一定是有什么事。”秦羽的语气里满是不耐烦,有些走心的说。

    “哦?”那中年男人听见这语气,不怒反笑道:“晓蕊果然没有看错人,年轻人不仅魄力非凡,更是聪慧,正是后生可畏,那我也就不遮遮掩掩了。”

    谁他妈跟你遮遮掩掩了?真是失了智。

    秦羽一边腹诽一边换了一个姿势,摆出了一幅睥睨的姿态。既然这位大佬大费周章的将自己“请”了进来,这就说明了自身利用价值的绝对可观,秦羽下定决心要好好摆一摆座上客的谱。

    中年男人见秦羽满脸写着欠揍的样子,非但没有生气,脸上笑容反而是笑的更灿烂了。

    “先容我自我介绍一下,鄙人林昊。”

    林昊,秦羽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些,发现自己贫乏的道上知识中,好像没有哪个帮派的头头叫这个名字的,要么是自己知道的太少,要么就是林昊所在的势力太过于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