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十一章 夜行美女
    听这语气女孩不仅不是火蝎帮的人,还跟火蝎帮的人有仇,怎么说也算是同一类人了吧,刚刚已经悄悄运转的七杀经也被秦羽压了下去,紧接着身子一转,反身抓住那女孩手腕的同时,趁机在女孩的芊芊细腰上摸了一把,这才双手将她摁住。

    “你……”女孩一愣,手腕用力,想要反抗。

    经过了七杀经的强化,现在秦羽力气也是了得,女孩只感觉自己的双手就像是被钳子一样夹住,“你……臭流氓你什么意思!”

    “我?我没什么意思啊,这不你先动手嘛,礼尚往来。”秦羽耸了耸肩,故作无奈的说道。

    “放开我。”女孩试图挣扎了一下之后,命令般的说道。

    秦羽转念一想,正可谓艺高人胆大,更何况这个女孩看样子也是来找火蝎帮的,当即笑了笑,“那我把你放开以后,可不要再调皮了,不然哥哥我就打你的小屁股了。”

    说着,秦羽玩味的在她的屁股上轻轻擦过,笑声一笑中已经松开了女孩的手腕。

    谁知,刚刚放手女孩一声流氓响起,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一把冒着寒光的匕首已如银蛇般旖旎上她的手中,极速撤步,手中的匕首带着不凡的力道向秦羽急刺而来。

    丫的,阴我。

    秦羽见匕首刺来,眼角闪过一丝明亮,身体侧转,同时斜着身子一拳击出,女孩意识到这一变化,当即匕首调转方向,直奔秦羽拳头而来。

    心中一惊,秦羽微微一笑,纵身一跃,同时一脚踢出。

    女孩顺势再撤步,匕首回手,双手格挡而出。

    得到了七杀经之后,秦羽的身体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般人轻易做不到的动作对于现在的秦羽来说轻松的多了。

    比如现在,就在女孩做好格挡准备的时候,一跃而起的秦羽突然间身子再次一跃,在女孩诧异的眼神中已经落到了她的身后。

    敬酒不吃吃罚酒,秦羽心中一想,毫不留情就是一脸踢出,女孩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男人不管是安妮速度还是力量来说都是这样害怕,刚刚这一连串看似不可能的动作瞬间做出,行云流水。

    还没有从惊讶中换过神来,身后传来一阵大力,女孩身子就像是沙包一样被踢了出去,一个嘴啃泥跌倒在地。

    秦羽却没有停下,在女孩身子向前倾去的时候,他的步子随之迈出,女孩落地的时候他一只手臂已经拦到女孩胸前,感受到手臂上传来的柔软,秦羽内心嘿嘿一笑,借力将女孩放倒在地。

    另一只手却没有停下,快速夺过女孩手里的匕首,扔出去的同时手掌已经再次摁到了女孩的背上,随后抽手,女孩虽然扑倒在地,却因为秦羽刚刚的动作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这样的速度,简直就是可怕!

    虽然没有受伤,女孩已经出了一身冷汗,自己到底是招惹到了什么人。

    “你到底是谁?”女孩倒在地上,脸上露出一丝红晕,却没有丝毫的停留,随之身子侧翻,快速站了起来,怪异的盯着秦羽。

    秦羽笑而不语,女孩再次扑上,连连攻势,招招致命!

    秦羽见这个样子,自己不就是为了来这里惩恶扬善,顺便提升一下自己嘛,怎么就摊上这样一件事儿呢?

    内心有些无奈,秦羽却一直闪躲着,在没有弄清楚对方身份的情况下,秦羽是不会滥杀无辜的,尤其是还是这样一个相貌迷人的妹子。

    连续躲过几招之后,秦羽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趁女孩倾身攻来的时候,再次身子一闪,一巴掌狠狠的拍在女孩的屁股上,在这宁静的夜里,啪的一声清脆入耳。

    “嗯……手感还不错,挺紧致的。”

    秦羽停下,回味的说道,落在女孩的耳里,气的只咬牙,一跺脚刘不甘心的再次扑上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秦羽猛然窜上前去,一把捂住女孩的嘴巴,丝毫不顾及女孩的挣扎,将她拖到了岸边的芦苇丛里。

    “别说话,有人来了!”秦羽附在女孩的耳边说道,这样一说女孩安分了许多,愤愤拉开了秦羽的手。

    狠狠瞪了秦羽一眼,还是不甘的想要再次出手,见她这个样子,秦羽还真是无奈,“你他妈不想被发现就别哔哔!”

    秦羽怒目圆睁,压低了声音,又不不失威严的对女孩说道。

    “哼。”女孩轻哼一声,也算是顾全大局的人,没有再搭理秦羽,扒开眼前的芦苇叶子,压低了自己的身子看去。

    果然是秦羽说的这样,此时远处出现了几束光亮,摇摇晃晃着快速向这边移动而来。

    应该是火蝎帮的人。

    秦羽放缓了呼吸,那几人已经来到了他们芦苇荡前面的空地上,眼前的几人拿着手电,另一只手上握着铁棍,裸露着的手臂上同样的纹身图案在月光下被秦羽看的清清楚楚。

    “你刚刚真的听见这边有人说话?”

    “是啊,不然还能有假!”

    那几人来到这里没有再发现芦苇荡里的秦羽他们,慌乱的看着四周议论开了。

    “**的是不是吓我们兄弟几个呢,这大半夜的谁吃饱了撑的敢来我们火蝎帮的地盘啊,这不存心找死。”

    其中一个体型彪悍的汉子愤愤的说道,估计是领头的。

    “不是,我真听见这边有人说话。”

    “那人呢?**的人呢?”

    “人……人……”被问的那人带着警惕的扫了扫四周,就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脚步一阵踉跄,结结巴巴的说道,“恐怕不是人呢……”

    “什么!不是人还他妈是鬼啊,老子又不是没杀过人,人都敢杀,老子还怕什么鬼,那天晚上这不是来了一娘们,你们不就说是鬼吗?最后还不是被老子爽够了给解决了。”

    炫耀一般说完,那彪形大汉挥舞着手中的铁棒,让他们散开。

    可在秦羽旁边的女孩听到这话的时候,突然身子一阵颤抖,手捏的芦苇呲呲作响,秦羽正想开口,那女孩已经猛地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