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七章 容哥
    “小伙子你真能行么?”

    这家小物流公司的老板娘是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四十多岁的年纪打扮打扮和三十出头的花信少妇差不多,趴在货运站的窗口很少女的托着下巴看着秦羽,那眼神很有点炽热的味道。

    不过虽然眼前这个秀秀气气的少年实在很养眼,但老板娘是开门做生意可不是开善堂的,也没阔气到养小白脸的程度,关键是物流公司的老板也不是个善茬子,老板娘可不想自己的东北老公把蒲扇般的巴掌扇在自己的脸蛋上,所以虽然觉得秦羽实在很养眼,可也只能忍痛割爱的拒绝了。

    秦羽哪里知道自己的到来在人家老板娘的心里激起了层层涟漪?他现在只知道自己得找点活干不然就没饭吃了,一看人家老板娘不要自己,秦羽很干脆的指了指放在物流公司门边的一堆货:“大姐,这货一箱要几个人抬?”

    老板娘飞了个媚眼:“看你说的,这一箱货小三百斤呢,至少两个人抬啊。”秦羽道:“我要是一个人能给您抬进去,您能不能让我在您这上工?”

    这话一出口,不光是老板娘笑得花枝乱颤,周围的搬运工也都嘿嘿的笑了起来,这也实在是秦羽看起来真的是太秀气,你说要不是他个子高得话换上女装说是个美女都有人信,就这模样能扛动三百斤的货?

    秦羽自己其实也没多大把握,不过他这两天感觉自己的力气比以前大了不知道多少,可他也没正经的试过,他走到那堆货物前晃了晃膀子,准备动手。

    老板娘一看很怕秦羽闪了腰,所以就有了前面老板娘担心的提醒秦羽的那一幕,秦羽一听老板娘这话头也不抬的道:“谢谢。大姐您放心吧。”

    双手抓住箱子的两侧,这箱子其实体积不算大,问题是里面的货是耐磨球之类的金属制品,那重量可就不小了。

    秦羽吐气开声,一下把一箱子货物给提了起来,问题是他用力太大结果差点把自己弄了个趔趄。

    看到这一幕老板娘忍不住张开红润的嘴唇惊呼出声,其他工人也都瞪大了眼睛,他们都是老搬运工了,还不知道这一箱货有多么沉重么?

    秦羽稳稳的提着这一箱货走了几十步之后才放下,额头上一点汗珠都没有脸不红气不喘,以至于其他搬运工纷纷过来看那箱子货,他们真的很怀疑那箱子货是不是空箱子,不然怎么可能这么轻松。

    事实证明那并不是空箱子,于是秦羽就在一片惊叹声中成了宏大物流公司的一名临时搬运工,按件提成。

    几天下来秦羽挣了一千多块的同时也和这里的人都熟悉了起来,其他搬运工都喜欢拿秦羽打趣,因为老板娘对秦羽的关照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不过老板娘也最多是言语上调戏调戏秦羽,倒也没有什么过分出格的举动。

    熟悉了以后秦羽发现物流公司里有一个小赌场,说是赌场其实就是一群人在这里凑在一起赌钱而已,原本这并不关秦羽的事情,但这一天发生了一件事,却是让秦羽再次出手了。

    这天下午秦羽照常干完活以后和几个搬运工坐在那抽烟聊天,忽然就听到办公区里面喧哗起来,跟着就听到老板娘红姐的叫喊声:“杀人啦,杀人啦!”

    秦羽一听杀人两个字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他正要往里面走就被一个老搬运工拽了一把:“小秦你干啥?”

    秦羽扭头看了老搬运工一眼:“你们没听见里面老板娘喊杀人么?”老搬运工道:“你个傻小子,那里面的都是社会人,你跑去干啥?老老实实在这里歇着,不关咱们的事情!”

    秦羽摇摇头还是朝里面跑了过去,他一跑到那个充当赌场的房间门口就看到地上倒着一个人,这人已经是血污满脸都不动弹了,而另一个满脸横肉的男子还在不停的用脚踹着倒在地上的人。

    老板娘红姐就趴在那个倒在地上的人身上大声哭喊着,秦羽从来没见过活泼开朗的老板娘现在这个样子,这个女人平时身上有股泼辣的劲头,但现在却惊恐脆弱的好像受惊的小鸟。

    倒在地上的男人是红姐的老公,也就是这家物流公司的老板,而正在踹他的男人是一个常来这里赌钱的客人。

    让秦羽无法理解的是在房间里还有十几号人围观着这一切,这些人都是和老板娘夫妻两称兄道弟的人,平时看他们的关系似乎是好得不行,可现在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来制止这件事情,连一个出声的人都没有?

    “容哥,容哥你别打了,求求你别打了。”

    老板娘跪在地上不停的向那个容哥磕头,叫作容哥的男子停住了脚对着老板娘狞笑了一下,然后突然好像踢足球射门一样一脚踢在了老板娘老公的身上。

    站在门外的秦羽忍不住咧了一下嘴,这真是看着都觉得疼,也不知道老板娘的老公现在伤成什么样了。

    就在秦羽准备动手的时候,容哥停止了殴打老板娘的老公,伸手在老板娘的胸脯上狠狠捏了一把:“你老公污蔑老子出老千,你说他这顿打该不该挨?嗯?”

    老板娘眼泪直流的道:“该,该,容哥,我替他道歉。”

    容哥嘿嘿一笑:“道歉?道歉有用的话要条子干嘛?别说哥不给你们路走,两条路,一条你们两个跑,赶紧跑,看跑多远老子找不到你们。”

    “另一条,明天晚上之前准备一千万给老子,不然的话……”容哥没有继续说下去,伸手在老板娘脸上狠狠拍了两下,然后扬长而去。

    这个容哥一走其他所有人都做鸟兽散,只有老板娘红姐抱着自己老公哀哀的痛哭,秦羽走进门道:“红姐,你要不要报警?”

    “报警?报警有用吗?”红姐哭着道,然后掏出手机拨打。等她拨打完,秦羽问了一声:“那个容哥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