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七杀传人 > 第一章 雨夜抛尸
    一辆破旧不堪早该报废的黑色轿车在雨夜中悄然行驶着,大雨淹没了汽车行驶的声音,时不时的一道闪电划过漆黑的夜空,也映出了司机苍白的脸和副驾驶上发抖的另一个人。

    黑色轿车开到了江边,司机和副驾驶上的人没有立即下车,两个人各自点了一根烟狠狠抽了几口,司机咬着牙道:“干活!”

    “狼哥,这可是一条人命啊……”副驾驶上的瘦弱中年手里拿着烟抖个不停,他相信跟着组织能挣大钱,但他可从没想过组织会让他做这种杀人抛尸的事情,原本以为最多是发展发展下线而已,这已经超过他的承受底线了。

    绰号狼哥的汉子一把攥住了瘦弱中年的衣领,对着他的耳朵吼叫道:“黄老三你给老子听着,这特么人已经挂了为什么让我们来干这事你还不明白?狗日的你长脑子了么?”

    黄老三低下头,眼角有浑浊的泪水流出来,这是被吓出来的泪水也是懊悔的泪水,他也是个成年人怎么不知道组织的头领为什么让自己来干这事,这是让所有人都沾一手,这样就没人会去告发了啊……

    这是一个混乱的城市,在这个城市里几乎没有太多公理可言,但当两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从汽车后备箱里把一个蛇皮袋抱住来扔进滔滔江水里的时候,闪电和暴雨都似乎变得大了些,仿佛老天爷都看不下去这样的行径在用自己的方式发泄着怒火。

    白色的蛇皮袋随波逐流,飘出不远就被一个浪头打到沉底,黑色轿车中的两人甚至不敢多看一眼就看车离开了这里。一夜暴雨过后所有的痕迹都会消失,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而在黑暗的江水中的那个白色蛇皮麻袋里,却正有着不可理解的事情正在发生……

    白色的蛇皮麻袋仿佛被充气的气球一样慢慢鼓胀起来,然后就像真正的气球一样从水底漂浮到了水面,而在这个过程中它还一直在膨胀。

    任何物体都有极限,就别说一个质量其实不怎么样的蛇皮麻袋了,随着砰的一声巨响,白色的蛇皮麻袋炸成了碎片,一条人影冲天而起,天空中的闪电猛然加剧,这条人影分明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但此时的他仿佛有什么东西托着他一样停在了空中,那双眼睛望向天空,赫然是一双血红色的眸子!

    “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报天……杀!”少年仰天长啸,在电光缭绕下如同魔神降世,那气势实在是惊人得很。

    不过这堪比国产大片五毛特效的气势没维持多长时间,三秒之后这少年就扎手扎脚的从半空中落在了江水里,那双血红色的眼镜也恢复了黑白分明的眸子,只见这少年手脚并用使出了传说中浪里白条的绝活狗刨式,眨眼之间就游到了江岸边。

    直接从水里一下跳到了岸上,少年仰头大哭了三声却又大笑三声:“江蓉蓉,江蓉蓉!你好,你真好!”

    这个少年名叫秦羽,就是江城市本地人,但却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

    在孤儿院长到十六岁接受了九年制义务教育,秦羽开始了自己独立谋生,而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在这个纸醉金迷物欲横流的社会,谋生的艰难可想而知。

    江城很乱,秦羽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两年也曾经被那些社团帮派招揽过,不过他一直记得孤儿院老院长临终时的教诲,自食其力不走歪路,过着虽然清苦但还算平静的生活。

    然后他在打工的酒吧里认识了江蓉蓉。

    江蓉蓉很漂亮,很性感更很有女人味,情窦初开的秦羽第一眼见到这个女人就不可自拔的爱上了她,江蓉蓉对秦羽也很有兴趣,毕竟十八岁的秦羽高大帅气,看起来比大多数韩版花美男更加养眼得多。

    爱情来得太快,秦羽对江蓉蓉几乎是恨不得把心给她掏出来,但江蓉蓉对秦羽却始终是若即若离,秦羽自从认识江蓉蓉以后再也没能存过一分钱,甚至为了满足江蓉蓉买化妆品买衣服包包的需求还拉了不少饥荒。

    这些秦羽都可以忍耐,他爱江蓉蓉,自己赚的钱不能满足女朋友他只觉得自己很失败,却从没想过这份感情特么的从一开始就不是对等的关系。

    为了赚钱,秦羽加入了江蓉蓉介绍他去的一个培训班,结果一进这个所谓的培训班秦羽就知道自己上了贼船了。

    语调亢奋的讲师,一群情绪激动的学员,金字塔式的销售结构,发展下线各级会员……这特么不是传销么?

    秦羽心急火燎的去找江蓉蓉,结果在江蓉蓉住的女学员宿舍没找到,问了同宿舍的‘学员’才知道江蓉蓉被讲师叫去单独辅导了。

    隔音很烂的木门挡不住房间里传出来让人血脉贲张的声音,秦羽站在门口攥紧了拳头,他和江蓉蓉谈恋爱快半年的时间都没有越雷池一步,因为在他眼里江蓉蓉是那么好那么好……然而现在他的女神正在别人的床上发出让他都没脸听的声音!

    一脚踹开了门,在床上纠缠成一团的男女惊慌只是一瞬间,秦羽还没来得及指责江蓉蓉就遭到了毒打,他最后的记忆就是自己昏倒前看到的那张写满了不屑的娇艳脸庞。

    “男儿行,当暴戾。事与仁,两不立……”秦羽脑海中回荡着一个冷峭无比的声音:“男儿事在杀斗场,胆似熊罴目如狼。生若为男即杀人,不教男躯裹女心……”

    在他昏迷中,这个冷峭的声音一遍遍的在他脑海里念诵着这些充满了暴戾气息但却又让人觉得气势雄健昂扬无比的词句,秦羽不知道这念的是什么玩意,但那冷峭的声音还在他脑海里留下了一样东西。

    “传承了我的七杀经,小子,你大难不死当知这世间无人不可杀……杀一是为罪,屠万即为雄。杀得一人得一分杀气,七杀经以杀气为根基,你杀的人越多就越强大,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