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冢虎神话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北斗战阵
    北斗战阵!

    天獬军堪称精锐,而且军士大多都是修行者,拥有超凡之力,又长期练习战阵之法。手机端

    这赵梦龙实力不怎么样,又喜欢玩弄阴谋诡计,但是他的治军指挥水准还是蛮高的。

    一声令下,身后百名天獬军士轰然行动,如同一头变形巨兽徒然发飙,人形彼此穿插,一股森然可怕的气息在人群形成。

    武黎仙朝的战阵可是非常厉害的,特别是这些常年同妖魔异族战斗的百战精兵使用出来,气象又是不同,铁血之气轰然而起,在头顶天空形成云兽,十分可怕。

    此时是白天,却因为战阵影响,整片区域天空开始变幻,一片星空笼罩在诸人头顶,宛如星夜降临。

    “他们在聚集星力,这是北斗杀阵!”

    久经战阵的阿朗可不是有眼无珠之辈,马向高洪请示:“主人,我们要趁他们战阵未成之际发动猛攻,否则北斗战阵形成,我们恐怕会处于不利境地啊。”

    高洪笑了,他有他的想法,在这天獬城,赵梦龙还不能只手遮天吧?

    只需拖延一些时候,事情闹大了之后,自然会有人出面阻止赵梦龙发疯。

    高洪占尽了优势,所以他可没有像赵梦龙一样丧失理智,真在这青羊山大开杀戒,那是十分不理智的。

    至于以拖待变,高洪也不需要手下们送死,毕竟他们手还有大量符兵,足够消耗了。

    符兵列阵!

    高洪的话语声落下,阿朗等螳螂武士掏出符牌,唤出符兵,形成密密麻麻的符兵海,与北斗战阵对峙。

    一群纸人符兵聚集在前面, 在它们身后是数十名高大的螳螂武士,更后面是阿朗,暴龙,申屠婉儿和高洪等人。

    这个时候,高洪和申屠婉儿聚拢到一起,对寒蠡剑一个劲的动手。

    “轰轰!……”

    申屠婉儿踩着地的落叶,手提一串符锁链缓缓走近,伸手触摸了一下寒蠡剑,并且顺手把这串符锁链放在寒蠡剑面,帮助高洪镇压剑灵的反抗,回身看高洪:“你想要这柄飞剑?看起来不好镇压啊,你想怎么弄?”

    高洪说:“我手边正好缺一个兵器,这柄寒蠡剑正好,又有剑灵,拥有无限可成长属性,我很喜欢。”

    “可是,不杀死飞剑的原本主人,想降服拥有剑灵的飞剑,这件事很难办到啊!”

    申屠婉儿不怀好意的目光落到赵梦龙身,建议道:“不若我们杀了这家伙,这寒蠡剑好弄了。”

    高洪始终心都有大局观,杀死天獬军将领,这样的事情岳宝儿或许能做,但是也要承受很大的反噬力量。

    更何况,现在岳宝儿并不在青羊宫,假若高洪和申屠婉儿真杀了赵梦龙这个天獬军将领,恐怕麻烦立刻会找门来,这局面不好收拾啊。

    与蛮荒不同,高洪等人想跑路也困难,而且黛痕仍然在闭关,无法打扰,也无法带走,这件事需要高洪细细思量了。

    高洪心闪念数次,下定了决心,即便不能获得这柄寒蠡剑,也绝对不能给青羊宫招惹祸患。

    赵梦龙可没有高洪这样的顾忌,他已经完全疯魔了,任何后果都不考虑了。

    噗!

    北斗战阵刚成,赵梦龙再也坚持不住,压不下伤势,再次喷血。

    这是心头血!

    赵梦龙虽然看不到申屠婉儿和高洪究竟是如何攻击镇压寒蠡剑的,但是心神相连,他已经开始承受本命物重伤的反噬了。

    轰!

    满天星辰幻象,突然一震,一颗斗大星辰射下一道光束,这是星光垂落的光影。

    赵梦龙身后骤然出现一头星神幻象。

    赵梦龙伤势受到战阵的压制,他又生龙活虎起来,一指眼前符兵海:“杀!”

    无数道星光垂落,加持在百名天獬军士身,令他们的身影面孔都变得不那么真实起来,身隐隐出现星光组成的幻甲。

    明明不过百人,看起来却如同千军万马般浩大可怕,直接碾压过去。

    如果是普通生灵组成的敌人,被战阵气息一压,十成实力恐怕发挥不出来一二层来,更为重要的是,令人心生不起决战之念,没有了拼死一战的决心!

    这才是北斗战阵最大的功效,也是北斗战阵最为恐怖之处。

    只不过今日,北斗战阵遇见的敌人并不是拥有恐惧感的生灵,而是不知恐惧为何物的纸人符兵。

    这些被神气息活化的家伙,偏偏能够免疫北斗战阵的恐怖气息压制。

    而受到战阵影响的螳螂武士们,也不需要正面肉搏,这受到的影响变得微乎其微。

    因为赵梦龙选错了战阵,直接导致战阵优势的荡然无存,他却仍然不知,一个劲的命令手下猛冲,要夺回寒蠡剑。

    轰!

    天獬军士个个都是强大武士,悍然杀入符兵海,却愕然发现敌人毫无变化。

    没有第一时间击溃敌人,令很多天獬武士意外。

    不过瞬间爆发的血战,让每一个人都无暇他顾,天獬武士的优势在于武具,战铠,法符,战阵。

    而纸人符兵的优势一个,数量众多,不怕消耗。

    双方战力个体而言,当然是天獬武士占据优势,他们普遍都是龙虎镜武士,还有一小部分军官是山海境的二阶武士。

    纸人符兵没有一个的实力超过了龙虎镜。

    可是纸人符兵的数量特别多,尽管没有战阵加成,但是这种如同蜂群般的数量,太让人恐惧了。

    黑压压的纸人符兵转眼之间把百名天獬武士吞到符兵海里面。

    刀剑起落,总有那么一两个倒霉鬼变成了真鬼。

    大战如火如荼,不过死伤的总是天獬武士。

    纸人符兵毁坏了,螳螂武士们很容易又拿出一些符牌,放出符兵来补充,令悍勇的天獬武士也都一个个面色绝望,心神动摇。

    算十具纸人符兵换一个天獬武士,赵梦龙一方也是无吃亏啊!

    特别是这种战斗涉及将领私怨,根本没有什么必要的时候,天獬武士不干了。

    他们可不是炮灰,而是有所追求的修行者,他们加入天獬军可不是为了将领私利而来拼命的豢兵!

    一名赵梦龙的心腹军官过来劝说赵梦龙:“敌人符兵数量太多,拼消耗,弟兄们死伤太多,得不偿失啊!怎么办,要不……我们稍微退一下!”

    赵梦龙脸色铁青,他心头不断滴血,因为他能够清晰感知到寒蠡剑正在遭受可怕折磨,反抗能力越来越弱了:“不!他们不是我们的对手,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杀过去!!!”

    军官一脸无奈:“我们……我们这样做岂不是拿兄弟们的命开玩笑嘛?”

    “是的。”赵梦龙并不否认,淡淡道:“但是这样,总对方耀武扬威,侮辱我们天獬军要好多了,至少我们保住了天獬军的尊严!”

    “呃……”

    军官不说话了,他心暗忖:“保住的恐怕是你的本命飞剑和面子罢了!”

    但是作为心腹,军官反而一转身厉声喝令手下:“兄弟们杀啊!再加把劲,对方挺不住了!”

    这种蛊惑人心的语言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密集的符兵形成的战阵,如同贪婪巨兽不断从北斗战阵面撕扯下天獬武士来,一一杀死。

    面对袍泽不断被杀,而对面符兵无论击杀多少,仍然蜂拥而来的战局,天獬武士们的勇气不断下降,很快降低到不可承受的地步。

    最为关键的是,大家又都不傻,明知道这命拼的毫无价值,又怎么会心甘情愿呢?

    特别是当敌人展现出来不可战胜的实力的那一瞬间,所有天獬武士都心生退意,再无战心。

    啊!

    伴随着第三十三名天獬武士惨死在符兵海的攻击之下,第一名逃兵出现,他摆脱星光,退出北斗战阵,朝远处逃走。

    “赵!你做什么?”

    军官大吼:“临战脱逃,按律当斩!”

    赵这个逃兵也是豁出去了,反唇相讥道:“可有军候将令?你们自己想搞事没有关系,可不能拿我们当傻子,让我们白白送命!赵梦龙,你还不配!”

    “死!”

    赵梦龙眼眸一凝,凶暴万分,一拳凌空击出,三镜巅峰的实力也不是这名龙虎镜武士所能够抵抗得了的。

    轰!

    伴随一声恐怖惨叫,赵整个人都被打成一团血雾!

    只不过这种镇压的刚猛手段,在这战况激烈之际,其实不应该用出来的。

    毕竟,赵梦龙并没有督战队,能够形成真正的威慑。

    下一刻,四五名天獬武士一声不吭,转身退出北斗战阵,开始朝四面八方逃走。

    这些人选择方向都是远离赵梦龙的路线,赵梦龙哇哇大叫,却也鞭长未及,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人逃走。

    阿朗这种久经战阵的豢兵将领又怎么可能坐视这种机会消失,马喝令手下催促符兵开始猛攻!

    形势一下变换,北斗战阵成为守势,承受压力大了,死伤也多了,天獬武士们的厌战之心也越发旺盛。

    旋即,又有十几名天獬武士退出战阵,转身逃了。

    这些人也想明白了,赵梦龙任意妄为,最后都不一定是什么下场呢。

    青羊宫是那么好惹的吗?

    大家犯不再给赵梦龙卖命了。

    一向自诩指挥战阵实力超群的赵梦龙傻眼了,他再牛逼,也需要手下帮忙啊,否则他光杆司令一个,能玩什么战阵?

    而没有了战阵帮忙,他想打垮高洪手下,夺回寒蠡剑的图谋终究是一场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