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冢虎神话 > 第二百九十二章 脱罪之词
    青羊宫内。

    高洪,申屠婉儿指点着山峰区域,商议着重建之事,有了三川地域的支撑,青羊宫想要重建,其他诸多实力,就再也没有了掣肘的办法。

    因为梅薇丝回后山练剑,只有申屠婉儿和高洪两人独处,申屠婉儿巧笑嫣然,心情十分之好。

    申屠婉儿望着黛痕闭关之地,黛眉蹙起,忧心说道:“咱们回来五日了,黛痕师姐也没有出来迎接我们,看来她已经进入到关键时刻,无法分心。”

    武黎世界的修行者有着千百种修行之路,不过任何一种都十分艰辛,特别是进阶之际,都充满了风险。

    冲关失败,陨落之辈,不计其数,却仍然有无数人为之趋之若鹜,毕竟一步登天,哪怕充满苦痛,面临死亡威胁,也没有人真的会退缩!

    “希望黛痕师姐破镜成功!”

    高洪却知道,黛痕所突破之关隘可是三境到四境神玄镜!

    这一步,就是从人到神的分界!

    放在仙朝普通地域,任何一位神玄修士都能够镇守一域,镇压诸天邪魔,却是守护武黎世界的骨干力量了。

    天下人族百姓以亿万计数,而其中能够修行之人百中无一,任何一个觉醒血脉,能够使用超凡力量的修行者都能够开创自己的家族,追求自己的人生了,拥有令黔首百姓无比羡慕的自由!

    而能够破镜,拥有龙虎之力的修行者,地位就已经相当于贵族子弟了。

    至于二阶山海修士,能引动如山似海之力,将超凡之力释放到人类的巅峰,都是名动一方的大人物了。

    而能够修行神魂,御使飞剑,百步杀人,御兽如手使指,画符如神的本命镜三阶修行者,各个都已经是一方霸主级的人物了,身份同阀主,城主,诸侯等同。

    这神玄修士更了不得,对抗外域魔神,诛杀邪神,守护一方天地,接受供养,甚至开创宗门,名留青史。

    黛痕能以妙龄之年就冲击这神玄之位,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

    面对如同仙子般的美女师傅,以及黛痕这样绝色倾城,却又才华横溢的师姐,高洪突然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

    自己这个男人可千万别让这些女子比了下去,那可就太过丢脸了。

    尽管高洪心中如此想,但是他看了看身边,比自己还要年幼,在符箓之道上,远比自己造诣高得多的申屠婉儿,高洪顿时又有点泄气。

    这些天之娇女,就在自己身边,稳稳压住自己一头啊!

    就在高洪患得患失之际,青羊宫前山传来争吵之声,甚至有兵戈交击的清越声音传来。

    “何人居然敢来青羊宫闹事?”

    高洪和申屠婉儿顿时都怒了。

    两人飞快回到前山,顿时看见一队百人的天獬军士正在厉声大喊……

    数十名长相狰狞的螳螂武士同样组成战阵,与他们对峙,因为身高有优势,螳螂武士们居高临下俯视着这些仙朝武士。

    螳螂武士们从气势上就压倒了这些天獬军士。

    带队的仙朝将领是个红脸大汉,穿戴着一具用黄金装饰的战铠,金光万道,气势不凡,战铠上面的虎头护心镜狰狞无比,腰间还挂着一柄*。

    仙朝神将至少都是神玄镜修为,这人修为不到,定然是天獬城中某一镇的主将了。

    在天獬城中,也算是个人物了。

    红脸将领手按*,杀气毕露地说道:“我们是来审案的官军!谁敢阻拦,格杀勿论!”

    尽管话说的霸道,但是这名金甲将领仍然没有动手,有着克制。

    但是他心中却暗暗惊奇,这群螳螂武士来头不小,毕竟以前申屠氏牛逼哄哄,四处得瑟的时候,他见过这些螳螂武士,知道螳螂武士的悍勇。

    同天獬军僵持,甚至火并,会引发大事件,高洪和申屠婉儿都不想这样做。

    申屠婉儿过来挥了挥手,对螳螂武士们说道:“你们先下去!”

    “军侯!他们意图不轨,居然说我们在三川城害死了十几个交流生,要我们协助调查!”

    为首的螳螂武士阿郎,对一些权贵陷害良民的伎俩非常清楚,洞悉了金甲将领的阴谋,他对申屠婉儿说道:“请不要听从他们的话语!”

    “这是我的命令!”

    申屠婉儿稍稍加重了语气,这些螳螂武士都把目光射向了阿郎。

    阿郎下意识地望向高洪,见高洪没有示意,此时他再是不甘,也只能恭敬退后,原本如林的螳螂武士们顿时同时后退,甲页声声,进退有度,俨然是了不得的精兵。

    金甲将领见状忍不住皱眉,这申屠婉儿已经有爵位在身,又有这样的精兵护卫,原先的计划行不通了啊。

    金甲将领也是有机智的,眼珠一动,就把目光放在高洪身上。

    高洪好啊。

    高洪出身卑贱,没有背景,现在也没有爵位在身,又是岳宝儿的弟子,正好拿下发落。

    金甲将领一指高洪,大声说道:“你在三川城谋害师兄弟石田光,张由茂等十七人,现在苦主家属告你,你有什么辩解的吗?”

    “说我杀人?居然还告我?”

    高洪盯着红脸将领的金色战铠,在上面,他仿佛看见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显然,对青羊符兵的贪念,对青羊宫的忌惮,已经令许多人忍不住了,迫不及待的跳出来动手了。

    眼前这个金甲将领或许只是投石问路的一块石头。

    不过这块石头足够巨大,甚至高洪和申屠婉儿一个应对不好,就会被石头砸死!

    只是高洪纵然不甘,又如何呢?对方拿着仙朝官府的大义出来,走的又是审案的过程,不是直接动手,但是高洪跟着去了,这命就不见得是他自己的了。

    金甲将领看着高洪嘴角露出冷笑:“岳宝儿这个疯女人不在家,黛痕又在闭关不能露面,申屠婉儿实力不足,又有大义名分,这个小小少年如何能逃出我的手心?”

    现在我就能主宰你的生死,要弄死你们这些少年男女,实在太简单了……”

    “嗯,他们就是我杀的。”

    轰!

    金甲将领的耳边,蓦然浮现出一声话语,却如同雷霆般把他劈得怔住了。

    他真没有想到高洪会是这种回答。

    如果按照正常流程,对方认罪他就可以拿下高洪下狱。

    只是眼前这些螳螂武士和申屠婉儿会让他如愿吗?

    而一旦真的爆发了大规模冲突,这事态就严重了,金甲将领本就只是想搞点事出来,但是他可没有胆子真的得罪死青羊宫。

    如果岳宝儿回来了,发起疯来,真要杀自己,天獬神将也不会救自己的。

    “怎么办?”

    一时间,红脸将领懵了,他居然回头去看自己的手下,却失望至极的没有看到自己的心腹谋士的身影。

    上这青羊宫,他可没有带上这个武力不行的手下,此时反而误事!连个出主意的人都没有,红脸将领有些进退不得。

    直到这个时候,高洪方才施施然的说道:“其实,我杀他们也是有着原因的。”

    “哦?”

    金甲将领正愁没有台阶下呢,想也没想,就说道“你来说说是什么原因?”

    这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跟这小子费什么话,看他的样子就不应给他说话的机会。

    果不其然,高洪侃侃而谈:“这些败类,居然鬼迷心窍,同申屠氏内奸勾结,害死了申屠旻阀主!”

    “啊?”

    不仅仅金甲将领不信,他手下的人也不信。

    高洪可不管他们信不信,就是信口开河,屎尿帽子一个劲的扣上去。

    “他们害死申屠旻阀主,还想害死申屠婉儿和我这些师兄弟,实在利欲熏心,罪该万死!”

    高洪说的话,貌似自己是相信的:“天可怜见!幸好我们命不该绝,有螳螂武士中的义士阿郎等人倒戈帮助,我们打败了他们……嗯,战斗之际,刀剑无眼,只能杀了他们,这就是事情的真相!”

    高洪看着红脸将领问道:“仙朝律令,阴谋叛乱,杀死诸侯贵族,祸乱天下的贼子,斩立决!

    难道我就杀不得吗?”

    红脸将领口才可不如高洪,关键他这脸皮没有高洪厚,谎话说到这种层度,也算是一种境界了。

    红脸将领憋红了脸,几乎内伤,方才反驳道:“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你还是随我回去同苦主们对对口供吧!”

    高洪笑了,一指身后的申屠婉儿,阿郎和数十名螳螂武士,问道:“你们来作证,我说的可有差错?”

    阿郎等数十名螳螂武士迈步向前,齐声说道:“并无差错!”

    高洪转过身来,一摊双手,对红脸将领说道:“你看看,我有那么多人证,还需要跟你走吗?”

    红脸将领怒了,这小子居然敢当面欺负自己,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吼道:“你们口说无凭,没有证据!”

    高洪同样变了脸色,冷笑道:“你的所谓苦主证人,恐怕也是口说无凭,没有证据吧?!”

    红脸将领一指高洪说道:“强词夺理!现在给你跟机会,乖乖跟我走,否则我就要对你不客气了!”

    高洪笑了,伸出手指,指了指地面,寒声说道:“这里是青羊宫!你就算是天獬军将领,也无权带我走!”

    高洪一番说辞,把红脸将领的借口驳斥掉,他再想强人所难,把人带走就是挑衅了。

    仙朝贵族将领到修行宗门挑衅,被杀被打,仙朝官府也不管的。

    因为他们已经属于私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