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冢虎神话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清洗申屠氏
    三川城,央大街之,一个满身血污的青年一边走,一会哭,一会笑,正是申屠燕明。

    父死家破,从高高在的阀主位置,几日功夫坠入尘埃,这种打击可不是贵族青年能够承受的。

    “申屠燕明,原来你在这里!”

    申屠燕明身前出现数名三川武士,拦住了他的去路。

    这几名三川武士修为极低,大多不过是血脉武士而已,很多人连龙虎镜都没有突破,放在以前给申屠燕明提鞋都不配!

    “你管我!都给本少爷,不,本阀主滚开!”

    申屠燕明走投无路却仍然是山海境巅峰修为,说实在的,这些人想要对他不利,一拳打死了。

    几名三川武士彼此交换着眼神,纷纷露出笑脸,低声劝说道:“阀主大人,如今风声紧啊,申屠婉儿派人封锁四门,满城抓捕阀主呢。”

    “这个贱婢!”

    申屠燕明恨声说道:“她居然勾结外人,对付我们申屠家,罪不容诛!”

    “ 哎呀,现在风声紧,阀主还是跟我们走吧。”

    几个人七嘴八舌的劝说着,却不敢动手拉拽,生怕激怒申屠燕明。

    申屠燕明傲然说道:“我不走!三川城是我们家的,是我申屠燕明的,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敢在这里对付我!”

    “公子,您老去我那里休息一下,洗个澡,更个衣,也让我们能够为您效劳一下。”

    一个人的话语突然打动了申屠燕明,在三川城闲逛了数日的申屠燕明,实在也无处可去,也跟随这几个人来到一处宅院。

    大木桶装满热水,几个婢女容貌虽然差了些,却贵在懂得情趣,也让申屠燕明好好放松了一下。

    更衣过后,申屠燕明神智恢复清明,知道申屠婉儿已经登阀主之位,并且书仙朝请封三川侯爵位。

    说实话三川城的反抗,并没有申屠燕明想象的那么激烈。

    面对螳螂武士的攻城屠杀,所有人没有第二条选择,也只能死战到底,而申屠婉儿要主政三川城,却没有什么人敢于跳出来反对。

    毕竟,修为高点的修行者都死的差不多了,而剩下的人也见识了青羊符兵的厉害,心生不起半点反抗之念。

    至于普通黔首百姓,换了谁当官,都是纳税服役,只要能够稳稳当当过日子,管他是男是女呢。

    申屠婉儿掌权第一件事,是命阿朗带着自己的官乘坐云舟,去蛮荒寻找败逃的螳螂部落主力。

    螳螂人所求不过是生存权而已,实在是以前申屠氏对它们压迫太过火。

    申屠婉儿特赦所有螳螂武士,招他们回来。

    这些日子,螳螂主将率领的螳螂人,在蛮荒之被巨兽践踏,被异族攻击,损失同样十分巨大。

    早已过惯了与人类相伴而居的日子,螳螂人十分不适应蛮荒的生活。

    得到儿子阿朗的传信,螳螂主将马决定回到三川地域,哪怕因为先前的叛乱自己会被处死,也在所不惜!

    有十二艘巨大云舟做运力,很快把螳螂部落从蛮荒运了回来。

    经过这一番波折,螳螂人同人族的关系变得更为恶劣,却也将螳螂武士彻底推到申屠婉儿一方,成为她最为信任的手下。

    有了螳螂武士做武力,讨伐消灭申屠氏不服势力变得无简单,更不用说,数十万符兵作为苦力,帮助人们重建三川仙城。

    有申屠婉儿这样的天才符士在旁,又有数十交流生打下手,三川城的传送阵很快能够从新运转,三川城变成三川仙城,再也不是孤岛了。

    申屠婉儿安抚螳螂人,重建三川城,修复传送阵,处理政事很是井井有条。

    而高洪却远申屠婉儿做的事情要多,所谓的脏活都让他承包了。

    自然,很多事情也不需高洪亲力亲为,暴龙,阿朗,螳螂主将这些人都是心狠手辣之辈,有些事情根本不需高洪特意去说,已然做好了。

    首先,暴龙以申屠婉儿的名义,召集申屠氏贵族诸房的子弟议事。

    敢于不尊令的人,当然会马被符兵和螳螂武士当场斩杀。

    而被迫来的数百贵族,被暴龙聚集在一起,安放了一个特大*包,直接点燃,放了一个特大的烟花,把所有够资格同申屠婉儿争夺三川侯位置的贵族,统统弄死了。

    没有人敢于质问这件凶案。

    而暴龙随便写了个安置*不善,疏漏事故为借口,把这件事揭过去了。

    螳螂主将和儿子阿朗,带着数万螳螂武士,配合符兵,瞬间平定整个三川地域,云盗叛军,申屠残部,都被杀得一干二净。

    一时之间,困扰申屠氏许久的盗匪叛军问题,都被解决了。

    这个时候,申屠婉儿出面,招募申屠氏的底层人士。

    申屠氏底层族人,同高层之间当然早有着巨大的鸿沟,此时压在头的大山不复存在,很多人心其实是非常高兴的。

    而大力提拔新人的申屠婉儿,自然也受到所有申屠氏族人的爱戴,一时之间,申屠婉儿的阀主仁义之名,广为流传。

    不过,十几日的功夫,申屠婉儿和高洪稳定了三川地域的形势,将这片富饶之地,牢牢抓在手。

    高洪和申屠婉儿的手腕,以及巨大的收获,令同来的青羊宫交流生捶胸顿足,后悔不已。

    早知今日,当日应该紧紧挨着高洪和申屠婉儿站着,经历这些事件之后,那种好处不言而喻。

    只是,世事不可重来。

    或许,申屠婉儿唯一的弱点是她不够狠,一直没有杀死申屠燕明的想法。

    居然任由饱受刺激,变得疯疯癫癫的申屠燕明在三川城闲逛了数日。

    “ 燕明公子,你来见见这几位朋友。”

    引申屠燕明来的人,带着申屠燕明来到客厅,与几名等在这里的修行者会面。

    这些人或高或矮,或男或女,各个身穿青羊宫法袍,却是这些人眼红高洪和申屠婉儿的收获,而起了相争之心。

    无论如何,申屠燕明都是申屠氏的正统继承人,又是男丁,只要拉他,到时候宗门出面,青羊宫无力相抗,只能把到嘴里的肉骨头吐出来!

    “燕明公子!”

    “申屠阀主!”

    十几个野心勃勃的修行者站起来与申屠燕明见礼,开始商讨夺回三川地域的大事……

    夜晚,天黑无风。

    城内一间厅堂之,却是灯火通明。

    十几名来自各个宗门的奸细汇聚在一起,把申屠燕明围拢在间,都是面色凝重:“这三川城,不能继续令申屠婉儿和高洪这样下去了!”

    “只是十几日,他们打开了局面,如此下去怎能得了?”

    一名虬髯大汉更是一拳砸在桌板:“申屠婉儿是山海符士,又继承三川侯的爵位,这绝对不能允许!”

    “不错!”

    其它奸细纷纷附和,愤慨之情溢于言表。

    这也是他们并没有亲眼目睹当日数次决定性大战,未能彻底服气高洪和申屠婉儿。

    这个可整整一处地域的财富啊!

    哪怕神玄修士都会眼红,这些人又怎么能不动心?

    所以,他们相互串联,冒然接洽本地修行世家,出面找来申屠燕明,协商大计。

    实际,他们都不认为高洪和申屠婉儿拥有绝世武力镇压异己。以至于,他们大刺刺在厅堂说着话,根本没有太多警戒。

    “……很好,事不宜迟,我们以后按照这个办法做。”

    虬须大汉说得吐沫齐飞,面露得色,忽然间,却是又眉头皱紧:“什么人?”

    “咣当!”

    外面传来剧烈的撞门声,旋即人影幢幢,甲胄声声,很多武士冲进院子,传来一声叹息:“牛亥,你们是自寻死路啊!”

    “古哥,同他们废话什么?统统杀掉了事!”

    葛洪浑厚的声音传来,带着杀意。

    葛洪出身诛魔殿,有了周琰的事在前面,他一直很有压力,在这三川地域申屠婉儿和高洪一句话,能让他人头落地。

    此时,正好拿牛亥等人献功脱罪。

    虬须大汉牛亥知道无法逃避,与一众奸细来到门外,借着火把光芒,见到古天乾,葛洪和暴龙几个带着螳螂武士,已经将此处院子牢牢围起。

    当先的古天乾身躯巨震,似还是不能置信:“牛亥兄弟,你们为何要如此?”

    “嘿……成王败寇,既然被你发现,还有什么好说的?”

    牛亥冷笑一声,望向葛洪:“只是你也是诛魔殿的人,申屠婉儿和高洪杀了诛魔殿的周琰师兄,你居然还帮他们做事!

    葛洪,你还真的拿青羊宫做师门吗?

    你不怕诛魔殿找你算账!”

    “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

    葛洪摇摇头:“这三川仙城凶险万分,我们数十个交流生已经死了一多半在这里!

    我想活下去,我想活着回天獬城,所以你们也不要怪我!

    诸位,请路,明年的忌日,我会给诸位多烧些纸钱的!”

    “因为这个?”

    牛亥简直无法置信。

    “便因为这个……再说……”

    葛洪轻轻一笑:“我想好了,高洪和申屠婉儿对我们实在不错,传授功法,炼制符兵,都是倾囊而授!

    既然青羊宫给我的更多,更实在,那么我为什么还要去做损害青羊宫的事情呢?”

    “你……”

    牛亥额头立即浮现出暴突的青筋。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位葛洪小人,心思竟然如此阴沉!

    是啊!反过来想一想,假若把高洪和申屠婉儿的巨大收获,当成大家的收获,难道他们还会亏待大家吗?

    都是贪心误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