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冢虎神话 > 第二百七十四章 破城之危
    “请救救满城百姓吧!”

    申屠燕明这时候自然早已看出来整个船队里面究竟是谁说话算数,他突然跪地,叩首请求高洪:“螳螂叛军势大,我这要求有点强人所难,如果您不愿搅这浑水,那么我们也不敢怨恨您。”

    申屠燕明情真意切地说道:“我只请求您送我们入城,让我们三川男儿与满城父老,同生共死!”

    眼见申屠燕明如此,百名申屠家的豢兵武士同时跪地,向高洪等人请求:“请送我们入城!”

    青羊宫的数十名交流生见状,一个个嘴巴紧闭,根本就没有一个人热血上头,想要下去参战。

    螳螂武士的凶猛他们早就见识过了,先前同负责断后的军队大战,都打得那么惨烈,这一次面对数万螳螂武士的主力精锐,自己这数百人的援兵,根本扭转不了大局啊!

    申屠婉儿同样热血上头,尽管她是女儿身,但是毕竟也是申屠家的女儿,是三川父老养育了她,申屠婉儿绝对不允许螳螂人屠灭自己的家乡!

    “高洪,你一定要帮忙!”

    高洪望着申屠燕明,说道:“如果你们只想回去送死,那么我不会送你们回去!”

    “什么?”

    包括申屠燕明在内的许多人都抬起头来,无比愤怒地望着高洪,无论高洪是不是好心想挽救他们的生命,他们此时也豪不感激!

    高洪对这些人说道:“我们不光是要回去,还要打败螳螂人!”

    “打败螳螂人?”

    所有人都傻了,申屠燕明宛如做梦般看着高洪一字一句说道:“你们回城就一件事!必须做好,分秒必争!”

    高洪口唇开合,说道:“你们帮助分发符牌给城中的百姓,无论是不是修行者,有多少真元魂力,他们都能够至少操控一面符牌,而每一面符牌,都至少能够控制一名青羊符兵,或者数名符兵。”

    高洪缓缓说道:“城中百姓没有什么战力了,但是他们能够操控符兵战斗,只要你们把满城百姓组织起来,我这里有百万数的青羊符兵,一定能够战胜螳螂武士!”

    “谢谢!”

    申屠燕明和百名三川武士真心拜谢高洪。

    高洪心中却是叹息,话虽然可以这样说,但是真实的战斗当然不可能这样想当然的。

    幸好,三川城强行分流了螳螂武士,令他们的军阵战力不能发挥,而在小规模的战斗中,巷战的结果充满变数。

    ……杀!

    城中一角,浑身浴血的申屠杰死战不退,在他身后是一群妇女孩童。

    申屠杰面对的是六名螳螂武士,他们巨大的刀臂上早已染满鲜血,早已疯魔了的螳螂武士一路杀进城,见人就杀,根本不分男女老幼。

    当年申屠氏选拔螳螂武士十分残酷,每一名加入三川军的螳螂武士都需要斩杀十几名族人层层遴选,方才能够获得活命的机会。

    而在一生的战斗生涯中,他们往往要充当死士,为申屠氏子弟冲杀在第一线,却获得不了什么奖赏。

    这样当牛做马,猪狗不如的日子,他们早就过够了,他们做梦都想过上祖先自由的生活,让自己的后代在三川地域快乐生活。

    所以,三川地域的人类统统都要死!

    “锵!”

    申屠杰再次飞身进击,战刀同螳螂武士的刀臂发生剧烈撞击,他的战刀终于不堪重负,折断了,而螳螂武士的刀臂完好无恙!

    申屠杰满心失望地不甘后退,如果不是申屠氏给予的腹甲,他确信能够杀死这名螳螂武士。

    可惜,申屠氏订做的腹甲保护了螳螂武士柔软的腹部,让这些螳螂武士没了天然弱点。

    “杀光他们!”

    一名螳螂武士说着怪怪语调的话语,呼喊道:“三川城属于我们螳螂人啦!”

    “做梦!”

    一声大吼,十几个彩衣武士冲了过来,后面的一名三川武士喊叫道:“拿住这牌子,跟我念口令,与他们拼了!”

    一面符牌飞了过来,申屠杰随手接过,就见这名三川武士大吼道:“进攻!”

    十几名彩衣武士蜂拥而上,对六名螳螂武士发起凶猛攻击。

    直到这时候,申屠杰方才看清楚了,这些人居然是纸人。

    纸人符兵!

    这样的战斗傀儡究竟能够有多少战斗力?

    申屠杰愕然地看着螳螂武士挥舞刀臂,斩碎符兵。

    不过数柄武器也同时刺入螳螂武士的身体内部,大股大股的绿色血液随之流淌出来。

    “别傻愣着!”

    把符牌交给申屠杰的三川武士大声怒骂道:“这些符兵要集中使用,人数越多威力越大!”

    申屠杰马上心神沉入,顿时数名符兵与他心神相连。

    申屠杰大吼一声:“杀!”

    “蠢货!”

    恨铁不成钢的三川武士吼道:“喊口令,心神相连,喊口令,符兵只听口令!”

    申屠杰马上心神一动,催动符牌,喊道:“进攻!”

    顿时数名符兵化身杀戮兵器,加入围攻行列。

    而同时,三川武士又把更多的符牌交给后面瑟瑟发抖的妇女小孩,吼道:“想活下去,就拿着这个,指挥符兵同螳螂武士拼了!”

    “什么?我们也可以使用符兵?”

    普通妇女和孩童顿时都蒙了,这事情完全颠覆了他们对符兵战傀的认知啊。

    最低阶的战傀也需要一定修行者方能操控啊。

    半大孩子胆大一些,接受能力也快,很快就有半大少年成功操控符牌,指挥符兵加入战斗:“进攻!”

    “进攻!”

    “进攻!”

    “进攻!……”

    越来越多的人会使用符牌,越来越多的符兵加入到战斗中来。

    原本凶狠无比的螳螂武士顿时陷入符兵海洋之中,处于绝对劣势,惨被围殴!

    轰轰轰!

    噗噗噗!

    螳螂*臂斩碎符兵,却也难免受伤,很快就因失血过多而战力下降,三米长的身躯,此时反而成为极大弱点,躲避不了符兵的刺杀斩击!

    噗通,噗通……

    五名螳螂武士先后力竭惨死,最后一名螳螂武士接连劈碎五具符兵,仍然没有杀出重围,被数具符兵斩杀。

    “谢谢,我们现在怎么办?”

    战斗结束,申屠杰却知道整个三川城都陷入到巷战中来。

    “接住了,把这些符牌分发给更多的人,然后找个地方据地死守,嗯,如果看见了螳螂武士,就操控符兵给老子杀!还用我教你吗?”

    三川武士把一包袱的符牌交给申屠杰,转身就离开了,他要找到更多的人,分发更多的符牌。

    而申屠杰拿着数十枚符牌,眼眸明亮起来,对身后众人说道:“巷战必须有据点!我们去街口,占据了地利,也有更多的人会过来和我们汇合的。”

    这样一幕,在三川城中不断发生,尽管三川城中百姓不擅长战斗,也根本不可能是螳螂武士的对手,但是他们为了活命,往往成群结队,指挥的符兵数量更多,又有熟悉地形的优势,在初期触手不及之后,居然相互联系,开始形成稳固的战线,在巷战中抗住了最为危险的第一波打击。

    一名魔人将领站在一间房屋的屋顶,仰望着天空的十二艘云舟,嘟囔道:“又是仙朝的艨艟战舰!你不是说,早就把申屠家的云舟都毁掉了吗?”

    旁边的螳螂人主将摇了摇头说道:“三川地域的云舟早已都毁掉了,这些云舟一定是外面过来的援兵,你们的魔人机炮要是还在,又怎么会让他们猖狂!”

    魔人将领烦恼地说道:“先前打的太狠,所有弹药炮弹都打光了,如果想要从新启动魔炮,必须等一段时间,魔巢生产出来方才可以。”

    螳螂人主将凶狠地说道:“申屠家的高阶修行者差不多都让我们杀掉了,这三川城中的敌人没有几个高手了,我们又炸开了城,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我们螳螂武士用人堆也能把这些敌人援兵杀光!”

    螳螂人主将不认为这几艘云舟战舰就能够改变战局。

    直到手下汇报有大量符兵加入战斗,他方才急匆匆和魔人将领来到巷战前线。

    一片彩色海洋堵塞在大街上,面容冷峻,毫无表情的符兵形成可怕的军阵,反而如同潮水般朝螳螂武士冲了过来。

    在初期的慌乱过后,高洪开始掌控战局,而申屠燕明也以申屠继承人的身份号令三川城中所有人,开始以三川武士,普通人,符兵编组手下。

    三川武士大多拥有实战经验,对于如何巷战使用兵力有着基本的能力,而普通人在三川武士的指挥下,开始指挥符兵,形成合力,依靠符兵的恐怖数量,加上有利的地形,同螳螂武士战斗。

    这时候,高洪对符牌口令符兵一条龙设置,发挥了特别巨大的作用,符牌简单易操作,口令统一,更容易让符兵发挥合力。

    在符兵恐怖的数量下,螳螂武士的勇猛反而成为了劣势,双方死伤惨重,符兵补充简单快速,而螳螂武士每死一个,都会削弱进攻方的实力。

    巷战无比残酷,死伤不可避免,不过三川城中百姓数量庞大,即便螳螂武士采取斩首战术,专门挑选手拿符牌的百姓斩杀,也不能遏制符兵的攻势。

    数万螳螂武士在同符兵,百姓,三川武士混战了一天一夜之后,不得不退出城去,白白浪费了破城良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