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冢虎神话 > 第二百七十一章 申屠婉儿的家书
    青羊宫前,一名仙朝武士浑身浴血,来到山脚下。

    武士浓眉大眼,面容刚毅,眼神充满着喜悦,看了看青羊宫颓败的山门,又有了点惊疑。

    他喃喃自语道:“当日小姐拜入青羊宫,我跟随着老管家陪着来的时候,青羊宫何等风光!怎么会是这样一副场景?”

    武士年纪不过二十七八岁,阅历却已经无丰富,心顿时无失望:“家主和老管家想要借助青羊宫之力的想法,恐怕要落空了啊!”

    只是家族蒙难,像他这种与世家捆绑的豢兵死士,也没有其他的念头,哪怕自己去死,只要能保住主家不毁灭,那么足矣了。

    青年武士稍稍整理了下身残破不堪的战铠,简单修饰了下仪容,方才昂然山……他可知道仙朝世家和大宗门有着不可逾越的规矩,必须小心,不可触犯!

    只是他一路山,所见都是残垣断壁,路径无荒凉,罕见人迹,这心顿时拔凉拔凉的。

    直到到山顶,方才看到一片新盖的房舍,规模繁华却远不及当年青羊宫的万一。

    青年武士傻了,名动天下的青羊宫,怎么会是这副样子?

    这时有人走了过来,对他呵斥道:“那里来的土鳖?到青羊宫也不知道拜山门呢?”

    青年武士一惊,连忙大礼拜下,恭声说道:“恕罪恕罪,小子是三川地域申屠家的信使,来找我家小姐的。”

    呵斥青年武士的人是葛洪,这些日子他在青羊宫待得无舒服,修为也是一日千里,心隐隐觉得青羊宫岳宝儿对他,可诛魔殿好多了。

    所以,葛洪看见有陌生人闯山,心自然不舒服,居然挺身而出,为青羊宫挣脸面……这青羊宫是衰微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任意乱闯的。

    “申屠家?三川地域?小姐?”

    葛洪可不傻,马换了副和颜悦色的面孔,对青年武士说道:“你家小姐可是申屠婉儿?”

    青年武士马点头,答道:“正是。”

    “哈哈,原来是自己人呐……”葛洪拍了拍青年武士的肩膀说道:“婉儿师姐在后山测试符兵呢,我带你去。”

    青年武士大喜,连忙道谢:“有劳了。”

    两人转过峰顶,来到后山。

    原本风景如画,林木幽深之地,被诸多神玄法术肆虐过,早已变成一片狼藉地方。

    此时,数名彩衣武士轰然杀出,声势惊人,飞沙走石……细细观之,青年武士赫然发觉这些彩衣武士都不是真人,而是类似战傀的纸人符兵。

    演练符兵旁边,高洪,申屠婉儿指指点点,讨论着符兵的优劣……

    “二师姐!”

    葛洪离的老远喜笑颜开,朝申屠婉儿打着招呼:“您家里来人啦,我给您带来了。”

    “哦?”

    申屠婉儿在青羊宫也待了数年,从来不曾有人过来探望自己,此时听见葛洪的话语,她第一个反应居然是自己是否听错。

    “婉儿小姐!”

    青年武士扑通一声跪下了,眼泪流了下来:“家里出大事啦!小姐一定要想办法救救家里啊!”

    “什么大事?起来好好说。”站在申屠婉儿旁边的高洪插话说道。

    高洪可是知道申屠婉儿和青羊宫底细的,假若雄霸一方的申屠世家都无法解决的事情,靠申屠婉儿,或者青羊宫,多半也无法解决。

    当然,如果岳宝儿安然回归,另当别论,神玄符士能够做许多大事,对于许多人难于登天的事情,神玄修士出马,很容易能够解决了。

    “你是谁?”

    相高洪和葛洪无条件相信这个信使,申屠婉儿眼眸却有着深深的疑问:“我见过你吗?”

    “小人洪刚,当年跟着我父亲送小姐到天獬城,小姐你不认识我啦?”

    申屠婉儿凝目去看,发现洪刚依稀熟识的容貌,方才恍然大悟:“你是福伯的儿子!”

    “正是小人。”

    洪刚眼圈红了,却也知道很多事情不能随便说,乖乖跟在申屠婉儿身后,来到一间房舍里面,方才把身藏的书信拿出来,交给申屠婉儿。

    做完这一切,洪刚浑身一松,方才放松精神,感觉眼前一黑,整个人居然晕了过去。

    这一路,洪刚可是吃了不少苦,此时精神松懈,伤痛倦意突然涌,他倒了。

    旁边的高洪见了,不禁赞了一声:“好汉子!”

    高洪指挥两名青羊符兵把洪刚安置好,回过头来看到申屠婉儿眼眶微红,小嘴抿起,一副矛盾心态。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婉儿你能跟我说说吗?”

    申屠婉儿流泪说道:“三川地域发生天地异变,被妖魔叛军围攻,危在旦夕!我父亲命我回去,并且说动青羊宫出人帮忙。”

    高洪说道:“光是我们可不行,回去没有什么作用的,如果想帮忙,也需要等岳师回来,或者你黛痕师姐突破了,我们才可以去。”

    “不!”

    出乎高洪意料,申屠婉儿拼命摇头,泪珠都迸溅到高洪肌肤面:“我父亲心根本没有我!这些年来,我困在龙虎镜不能突破,他们早不理我的死活了!在我被退婚之际,更未曾为我说过一句公道话,任凭我受人侮辱!”

    高洪笑了,看着申屠婉儿:“难道你不想悔婚,还想跟那个男人再续前缘吗?”

    听见高洪如此问,申屠婉儿马捶了高洪肩膀一下,啐道:“我们很清白的,有了你,我也不可能跟他了。”

    旋即,申屠婉儿说出自己的心所想:“门阀世家的女子都是他们手的筹码,我若不是遇见了岳师,又怎么可能安安稳稳过到现在?”

    高洪手指轻挑申屠婉儿脸庞的泪珠,问道:“你不想回家?你不想帮忙?恐怕不是你真心话吧!”

    高洪能够明白申屠婉儿心所想,以及当日被家族,被父母,被人轻贱抛弃的悲愤!

    高洪说道:“青羊宫这些日子没有什么事,黛痕师姐闭关又不是生死关,有葛古两人伺候,也没有什么大事。

    我们不如走这一趟,见识一番域外妖魔。”

    高洪看看情绪平复下来的申屠婉儿,继续说道:“你不是总跟我说嘛,青羊宫弟子本以守护世界为己任,这外域妖魔入侵,算不是你们申屠家,我们也会出手相助,毕竟我们都是人族。”

    申屠婉儿怔怔地看着高洪说道:“谢谢你。”

    高洪则去找到梅薇丝。

    梅薇丝正在练剑,风姿卓约,如同剑仙人。

    高洪静静看着,猛然发觉,不知不觉间,梅薇丝的实力都要自己高出许多来了。

    原来所有人,天资根骨心性,高洪反而是最弱的那一个。

    被一群女人了下去,高洪却没有办法不服气,因为这些女子太过优秀,高洪深知这差距难于弥补。

    “你来了。”

    剑术大成的梅薇丝徐徐收剑,如同百花闭合,场的剑影顿时消失。

    高洪看着梅薇丝说道:“婉儿家里有点事,我也想出去走走,我在这青羊宫虽然学了不少知识,但是修为却没有太大进步,需要出去走一走了。”

    在高洪想来,自己其实反而更适合野路子的修炼,以杀悟道,或许才是自己最应该走的修行之路。

    “你跟我们走,还是留在这里?”高洪继续询问着梅薇丝的意见。

    梅薇丝笑了,犹如牡丹盛开,光艳照人,说道:“你都不在这里了,我待在这里又有什么意思?”

    梅薇丝顿了顿,目不转睛地看着高洪的双眼,非常认真的说道:“高洪!我这辈子跟定你了,你走到哪,我跟你到哪里!”

    高洪心感动,说道:“谢谢你,我……”

    话语被堵住了,梅薇丝轻盈飘过来,抱住高洪,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高洪愣住了,口舌留香,梅薇丝却已然不见。

    美人恩重,高洪心却百味陈杂,不知如何是好。

    “哼!”

    旁边充满醋意的女声响起,高洪回头却只能看见申屠婉儿的窈窕背影。

    高洪苦笑。

    青羊宫交流生传播着这样一件事,申屠婉儿要回家省亲,需要一些同门护送。

    毕竟,如今仙朝局势不稳,原本被镇压的叛军云盗,诸侯异族,邪魔妖人,此时都纷纷跳出来兴风作浪,早已不是当年太平盛世了。

    青羊宫大殿之,高洪对诸多交流生说道:

    “诸位!

    这一次师姐回家省亲,而岳师也发下话来,扶助同门的师兄弟,她老人家自然看在眼里,记在心,想要学点真本事的师兄弟抓紧报名,咱们船小,装不了那么多人的……”

    高洪连蒙带唬,又抬出岳宝儿扯虎皮做大旗,各怀鬼胎的交流生顿时纷纷涌过来报名十分踊跃。

    一旁观看的梅薇丝和申屠婉儿看得抿嘴直笑。

    高洪的准备当然不止如此,能够撼动一处地域的叛乱,自然不能简单依靠几个人能转变局势。

    高洪这几日放出风声,青羊宫马要闭关,想要活化青羊符兵的符士,先把符兵运来,过些日子从新开山门方才能够把活化后的符兵还给众人。

    先前数月,符兵这门生意,不知养活了多少散修符士,令多少商会从大赚发家。

    此时听了消息,自然争先恐后而来,等待活化的符兵堆积如山……

    这一日,高洪,申屠婉儿和梅薇丝带着青羊宫的数十交换生,以及高洪雇佣而来的三百豢兵,乘坐十二艘巨大艨艟云舟,直接离开天獬城。

    这些云舟却是申屠婉儿出面,以申屠家诸多产业担保,从天獬军高价租借过来的。

    有了这些仙朝一流战舰,高洪申屠婉儿此行方才有些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