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冢虎神话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制作符兵武器
    “你来说说,这符兵最缺什么东西?”

    高洪看着一旁的梅薇丝询问着她的意见。

    梅薇丝虽然是女子,但是同高洪配合无间,早已显露出惊人至极的修行天赋,按照高洪的看法,假若他没有战灵幻境的灌注帮衬,他的修行速度根本比不上这名蓝灵族的女子。

    梅薇丝扫了高洪一眼,就知道高洪早已有了答案,问自己只不过是验证一下自己的看法罢了。

    不过高洪对自己不见外,却让梅薇丝心花怒放,她说道:“当然是攻击力了。”

    高洪点头,看着始终拿一只山鸡都没有办法可想的符兵说道:“这个符兵的力量太弱,攻击力太差,所以需要东西来弥补。”

    符兵可不是傀儡,同傀儡有着极大的区别,自然也不可能使用战傀一样的武具。

    事实上,武黎世界的傀儡士制造的战斗傀儡,早已达到非常强大的阶段,相应的,与战傀配套使用的各种武具,也是不断被傀儡士发明出来。

    而有些巫士和符士要挣钱,也特意按照战傀的需求,推陈出新地生产武具,这也是武黎世界的傀儡士尽管比不上白垩人的傀儡士,但是战傀层面的战斗力也并不逊色太多的原因。

    白垩人傀儡士占据主流,巫士武士受到压制,人才少,而符士比不上仙朝的符士。

    而白垩人十分倾慕的符士,却极力想要发明出来专属符士的符兵。

    对于高洪看来,这些比较和纷争根本就毫无作用,只要能够帮助战斗的武具,无论是战傀,还是符兵,都是辅助修行者战斗的手段而已。

    既然是辅助战斗的手段,高洪心中并没有任何执念,只要能够解决自己面临的难题,他能够接受任何方式方法。

    符兵使用法符战斗,太奢侈,那是在烧钱!而且高洪制作的这种便宜符兵本身的能量,也不够支持符兵释放法术战斗。

    事实上,岳宝儿神念传法不过数天的事,高洪还没有把青羊宫的符箓之道彻底吃透,他想要在符兵身上绘制能够不断释放法符的符阵,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符兵既然不能如同妖兽般释放法术,那么就只能走武士的道路了。

    可是,符兵整个都是符纸构建,弱不禁风的样子,根本就没有妖兽般的天生尖牙利爪做武器。

    高洪想要增加符兵的战斗力,那么就只能往符兵身上增添武器了。

    符兵虽然说是拟人状态,但是符兵终究不是真人,使用真正的刀剑武具,有着困难。

    武黎世界的符士直到今日也没有真正彻底地解决这个问题。

    当然,武黎仙朝专门研究符兵的符士,数量很多,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解决方案。

    比如,黛痕给自己的符兵一号,准备了符刀。

    这种由珍贵符文材料制作的符文武器,非常珍贵,价值万金,假若黛痕不是有岳宝儿在背后背书,她这件符文武器根本不可能成功。

    高洪当然没有这个条件,能够求动岳宝儿为自己亲手制作符文武器。

    因为高洪的这个符兵等级太低,材料一共也没有几个钱,这样的垃圾,你想让岳宝儿这种神玄符士出手,那简直是在侮辱人一样了。

    所以,高洪准备自己动手解决这个问题。

    高洪的思路倒也简单,魔人当年的武器中就有许多可以借鉴之处的。

    符兵的武器既然无法定制一个昂贵的,那么就外挂一个简单便宜实用的武器就好了。

    一柄菜刀被高洪拿来当做武具胚胎。

    按照高洪的想法,这青羊宫刚刚经历大战,四处一定有许许多多断掉的兵器,这些废料尽管不能充当强大修士的武具,但是用来做普通人的武器,也够用了。

    可惜,这些材料也有着一定价值,能够想到的人,也不止高洪一个,早在岳宝儿和黛痕回到青羊宫之前,整个青羊宫战场遗迹,所有东西,只要对修行者有用的物品,都被人拿走了。

    所以,高洪只能用一柄普通菜刀来武装符兵。

    符兵耍菜刀?

    当然也是困难重重。

    首先就是两者之间绝不兼容,符兵难以操控菜刀,毕竟符兵的细微之处的构造同人类有着极大的差距。

    类似人类的符兵也不是没有,黛痕的符兵一号就精致到极点,不过越是精致,这成本就越贵。

    高洪想制造出来能够由普通人操控的符兵,这成本绝对不能贵!

    这倒不是高洪想走贫民路线,而是按照武黎世界的条件限制,超凡物品只能是修行者使用。

    越是珍贵的东西力量属性越是强大,这种东西,凡人如何操控呢?

    这个度不好把握啊!

    正因如此,武黎仙朝的符士那么多,也没有人制造符兵来给凡人使用。

    高洪想做这第一人,就必须自己想办法。

    实验数次,操刀的符兵令高洪皱起眉头,这两者难以结合。

    高洪寻思半天,拿过菜刀,开始在菜刀上面勾勒符纹法阵……他的想法倒也简单到极点,那就是把这菜刀也绘制上符阵,同符纸制作的手脚一样,成为符兵本身的一部分,那么如何使用菜刀,就变得非常简单了。

    符兵也不需做什么高难动作,只要挥舞劈砍,横斩圆舞就行了。

    这件事说来容易,做起来颇为不易。

    梅薇丝旁观一会,十分无趣,走了,悄悄练剑去了。

    高洪接连实验数十种青羊宫的符箓方法,几千种灵符符文,所用时间很久,高洪饿了就吃点干粮,渴了就喝点泉水,如痴如狂地专研。

    申屠婉儿来了,颇为心疼地想要叫醒高洪,却被黛痕生生拉拽走了,黛痕悄声说道:“婉儿,你怎么能打扰他呢?我们做研究不正是应该如此吗?没有这种专研精神,高洪又如何突破?他又有什么资格真正继承我们青羊宫的符箓传承?”

    申屠婉儿想想也对,也就走了。

    梅薇丝这些日子也进入到一种奇妙境界,整日凝神苦思剑术奥妙,她自己都顾不过来呢,也就没有功夫过来管高洪。

    至于岳宝儿的目光里,却有着赞赏,深深感觉自己并没有做错决定,高洪这小子虽然底子薄,却也是个有心性毅力的。

    在如何坚毅,碰壁多了,高洪也不禁哀叹,这符士真不是人能干的!

    经过多日苦思,辛苦实验,高洪不得不面临一个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那就是他也不是无所不能的神,面对这种难题,根本就没有办法解决。

    正当高洪想放弃的时候,他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想起魔人……

    魔人的武器可是极尽巧思,而且都是普通人就能使用的武器,只不过魔人聪明无比,准备了大量的限制,成功避免了仙朝匠人的仿制和破译。

    突然之间,高洪思路豁然贯通!

    如果把符兵看做是魔人,再把这种符兵专属武器,看做魔人武器,两者只要有着某种特殊关联,能够成功互动不就行了吗?

    高洪不禁哈哈大笑!

    想到就干!

    高洪马上转变思路,开始研究起来符兵和菜刀之间能够相互共鸣,互相联系的符文符号。

    不得不说,仙朝符士早已进步到巅峰年代,高洪只要想法确定,各种解决问题的符文符阵,都是现成的。

    很快,高洪就把菜刀上面铭刻了数座符阵,并且成功地把这件武器安装到符兵手上。

    看着自己的呕心沥血之作,高洪忍不住大叫一声:“拿鸡来!”

    梅薇丝不在,高洪终究还是自己动手去捉了只山鸡过来。

    这只山鸡畏惧地看着高洪,但是当它看到符兵目光中不禁露出不屑之意……

    说来也巧,这只山鸡居然就是上一次,符兵拿它没有办法的那只山鸡。

    高洪一松手,山鸡拍打着翅膀,飞过符兵身边,一点都拿符兵没有当回事。

    在山鸡小小的脑袋里面,它认为上一次自己没有事,那么这一次它同样也不会有什么事的。

    可惜,山鸡失算了。

    呼!

    利器破空,血光飞溅!

    符兵挥手,菜刀一刀斩了过去,鸡毛纷飞,山鸡惨叫顿时掉落地上,发出凄厉的鸣叫。

    有了武器的符兵顿时也不一样了,身上有了杀气,尽管面对一只战斗力为零的山鸡,符兵就像屠龙斩虎般威风八面!

    噗噗噗!

    菜刀剁鸡!

    山鸡很快就不动了,符兵身上染了鸡血,整个形象也有了极大改变,变得杀气凛凛!

    高洪点头。

    不过这还不够!

    作为战斗宗师高洪深知盾与矛的关系,这符兵可没有自己那两下子,真要是料敌先机,不受到攻击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符兵因为材料的低劣,防御力差的太多了,不过这件事解决起来,已经很容易了。

    毕竟,高洪解决了武器这个难题,道理是相通的,换个方案就行了。

    高洪弄了套普通的武士盔甲做模板,按照盔甲的形制,使用符纸,开始制作符甲!

    相比于修行者的战铠,符兵的符甲简单至极,制作起来也不费力,成本更是低廉。

    当申屠婉儿看不过眼,跑过来喊高洪道:“洪哥,你胡子都很长了,赶紧剃了吧!”

    高洪笑了起来,像申屠婉儿介绍道:“婉儿,这就是我的符兵,你看怎么样?”

    申屠婉儿惊愕无比,凝视着高洪的心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