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冢虎神话 > 第二百五十章 青羊宫
    山门破碎,满目疮痍。

    高洪同样吃惊于青羊宫的损毁程度。

    地面大部分呈现着黑色,那是草坪过火之后留有的余烬。

    更多的是一块块琉璃样的物体,那些是建筑被超凡火焰剧烈焚烧,遗留下来的痕迹。

    青羊宫占据的这座山十分大,但是战场遗存遍布四处,而且痕迹很新,显然来不及彻底打扫,只不过将尸体等物移走了而已。

    就这样,看着战斗痕迹,高洪等人一路前行,登临青羊宫。

    又是数十里的通道过去,高洪发现整座山都有战斗痕迹,山上的林木能够留存下来,反而是因为一种可怕的冰霜力量。

    这些超凡力量释放出来的冰霜将林木冻结,抗拒了火焰的焚烧,但是它们形体犹存,生命却已经远去。

    面对一株株栩栩如生,如同石像雕刻的树木,高洪心中发寒,这是什么样的力量?居然把这些品种特殊的树木变成完全不同的另一种物质!

    高洪伸出手,轻轻触摸一株树体表面,感受着数日之前的恐怖力量,明白这是种堪比神灵的力量。

    哪怕是武黎世界也只有神玄修士,方能释放出来这种程度的超凡之力!

    “这是什么功法战技?居然把这些林木变成如此模样?”高洪讶异。

    “这是天晶神沙。”

    黛痕眼神冰冷地望着林木,说道:“这原本是我们青羊宫发明的巫术材料。”

    高洪等人当然明白,巫士手上的巫术媒介如果强大,那么他们的巫术自然也十分强大。

    这种天晶神沙配合某些冰霜类巫术释放,威力强大无比,造成的损害堪比魔神出手了。

    这自然是仙朝巫士强大之处。

    只不过,青羊宫的林木被自己发明的巫术材料变成一片死亡森林,这自然是极为讽刺的事情。

    诸人再次登山,前行了足有十里地,高洪深感吃惊,这片青羊宫的死寂之地居然这么大。

    这段路上的战斗遗存更为众多,痕迹也更为触目惊心,高洪能够想象到当时战斗的激烈程度。

    自然他也能够推断出来,那些神玄修士全力战斗的威力。

    有巨大的金属残骸深深砸入地面,这是仙朝傀儡士的金属战傀,虽然笨重了一些,但是防御能力却毋庸置疑。此时被人击毁,遥想当时的战况,高洪不禁默然。

    奎木天狼这种程度的战傀,比之这尊金属战傀要差了整整一个档次,而这样强大的战傀也被人击毁,可见出手之人的厉害!

    终于,高洪等人行走了一段距离后,他看到了,第一栋还算完整的建筑。

    一座古老宫殿。

    宫殿墙壁都是由特殊灵材石块垒砌,此时也已经鼓胀,露出很多巨大的裂缝……

    此时,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古老宫殿里面的灯光顺着缝隙射出来,照亮四方,不知为何消失不见的宫殿大门里面,是巨大的空间。

    隐隐约约有一尊巨大的塑像耸立。

    “那是……”高洪大吃一惊,又行进数步之后,彻底看到前方有什么。

    那是一尊女修行者的人像,她面容姣好,宫裙美丽,骑坐在一头狰狞青羊之上,目视前方。

    人像巨大而古老,整体绚烂刺目,有符文神光外放,释放出浓郁的符文光束。

    这绝对是一尊战傀!

    高洪几乎第一时间就得出了结论,大战过后,仍然能够保持完整的塑像,自然不可能是普通物体。

    当然,战傀表面布满裂痕,火烧刀砍的痕迹比比皆是,否则这种层次的战傀,平日里就会如同真正的雕塑一样,根本不会出现这种能量外泄暴露身份的场景。

    显然,这尊战傀受损严重,已经不能保持基本的状态,需要修复。

    高洪看着眼前的战傀雕塑,也想明白了为什么天獬军的神将, 如此忌惮岳宝儿的原因了。

    想来,就算是单单这样一尊战傀暴走,整个天獬城就会乱翻天!

    当高洪等人走入古老殿宇之中,方才发现整个殿宇其实也已经大半损毁,殿宇上半部早已不翼而飞,就这样暴露在星光夜色之下。

    大殿非常宽阔,至少能够容纳万人,塑像也有百米之高,与之相比,高洪等人如同蚂蚁搬渺小。

    自然,殿宇中原本是有人的。

    一名身穿青羊宫特色法袍的女子跪坐在塑像面前,静静祈祷着什么。

    殿宇里面的光源只有一个火堆,那是一个原来供奉塑像的香炉,此时居然用来点火。

    光线虽然不算明亮,但是高洪等人也都是修行者,眼神足够锐利,自然能够看清楚这个女子的一举一动,甚至是一根发丝的轻微变化。

    这名女子有着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扎成马尾披散在背后,高洪能够清楚地看见她欣长的脖颈,雪白的肌肤。

    这就是个普通人?

    高洪可是有着天命灵眼在身之人,他一眼望去,居然发现这个女人没有任何异常之处。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青羊宫本就是强者云集之地,普通人根本就没有资格进入,就是些仆役也应该是背景不凡之人。

    “天命灵眼!”

    高洪心中暗叫,开启天赋神通,望向这名女子,顿时一团如同太阳般耀眼的神光轰然映入眼帘,高洪顿时双目刺痛,眼泪直流,连忙闭眼。

    “吓死人了!”

    高洪惊恐,而且后怕,像这种神通反噬的情况,爆了眼珠子,成为瞎子都有可能。

    显然,这是女子手下留情的原因,她不怪罪高洪窥探自己,压制反噬,否则高洪的下场会非常凄惨。

    当然,能够让高洪如此吃瘪的修行者,至少也需要是神玄镜的大修行者。

    黛痕上前行礼,说道:“师父,我把小师妹带回来了。”

    申屠婉儿眼眶红了,抽噎起来,说道:“师父,我回来了……呜……我想死你了。”

    “傻孩子,既然脱出牢笼,又何必回来呢?”

    跪坐的女子转过头来,露出一张宜嗔宜喜的面孔来,看她模样比之黛痕也大不了几岁,却已经是一名神玄修士了。

    这名女子定然就是申屠婉儿和黛痕的师傅岳宝儿了。

    作为仙朝最为年轻的神玄修士,岳宝儿的泼辣同她的美貌一样,被很多男人津津乐道。

    在高洪看来,岳宝儿的容貌并不比身边这些女子出色,若论清纯不如青樱,若论野性不如鬼貘女,若论美艳不如赤妖海的妲姬,若论异域风情不如梅薇丝,若论文静不如申屠婉儿,若论高冷不如黛痕。可是岳宝儿也有着自己的特色,那就是她的一双丹凤眼,眼神中闪烁着寒芒,拥有不怒自威的气场。

    高洪不敢多看,扫了岳宝儿一眼,连忙就把目光转向其他地方,他可是非常清楚,岳宝儿这种修行境界的人对于其他人的窥视,究竟会有多么敏感。

    岳宝儿看都不看高洪等人一眼,只是惊喜地看着申屠婉儿,啧啧称奇道:“婉儿的血脉枷锁已经打破,以后必然前途无量啊!我们青羊宫有了你们方可再次崛起!”

    岳宝儿并不是高傲,但是这种无视反而令高洪心中升起阵阵不爽……被人仇恨其实也是件好事,这正说明别人重视你,但是像岳宝儿这种完全无视,当做空气的样子,就让高洪非常无奈了。

    黛痕首先开口,也没有介绍高洪等人的来历,只是解释自己为什么枉顾青羊宫规矩,带人过来:“师父,接回师妹的时候,他们同天獬军有很多不愉快,天獬城不欢迎他们,所以我就把他们带上山来了。”

    岳宝儿不置可否,只是嘿然冷笑道:“不欢迎?其实我们几个青羊宫传人,才是天獬城最不欢迎的人,他们无时无刻不想着如何赶走我们!”

    随后,岳宝儿随意说道:“反正青羊宫的人也已经快死光了,地方有都是,让他们自己找地方安顿一下吧。”

    申屠婉儿和黛痕领命,申屠婉儿开口道:

    “师父,他们也想加入我们青羊宫。”

    岳宝儿摇头,训斥道:“胡闹!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让你的朋友加入我们青羊宫,那是在害他们。”

    听到师傅训斥,申屠婉儿不说话了。

    岳宝儿随后对高洪,拓跋烟,孙承宗等人说道:“你们救了我的弟子,我就还你们个人情,你们想加入天獬城那一个修行宗门,跟我说一声,我负责免试保送你进入那家宗门!”

    拓跋烟听了这话,沉吟片刻,开口说道:“我想去诛魔殿,你能帮助我吗?”

    岳宝儿笑了,说道:“明天我写个条子,保送你进诛魔殿。”

    孙承宗眼眸一亮,看了看高洪,开口请求道:“我想去天阙宫。”

    岳宝儿笑了,说道:“天阙宫是天獬城中唯一个奉行有教无类的修行宗门,你作为蛛人修行者,去天阙宫自然是最好的选择,这件事也包在我身上了。”

    岳宝儿眼眸凝视着梅薇丝,颇为惊奇地说道:“蓝灵魔族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你想去那里?”

    梅薇丝对岳宝儿的蓝灵魔称呼,多少有点不满,但是她也非常聪明并没有表露出来,而是望着高洪,坦然说道:“他去那里,我就去那里。”

    最终岳宝儿的目光还是落在了高洪身上。

    高洪顿时感觉如芒在背,整个人都不自然起来,高洪平视着岳宝儿,侃侃而谈道:“我决定加入你们青羊宫,毕竟我对符箓之道有着兴趣,而青羊宫是仙朝符士心目中的圣地。”